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數位列寧主義下的思想控制:中國正在「讀取」你的心?

示意圖。圖為中國空軍招募時進行的腦電圖檢查,攝於2019年6月,北京。 圖/路透...
示意圖。圖為中國空軍招募時進行的腦電圖檢查,攝於2019年6月,北京。 圖/路透社

去年,有媒體報導中國杭州中恒電氣讓工人們戴著一種智能帽工作。帽子裝設無線傳感器,能記錄腦神經的電訊號,也就是俗稱的腦電圖(electroencephalography,EEG),旋即發送到電腦,由演算法進行解釋。如此電腦可判定人的情緒狀態,像是抑鬱、焦慮和憤怒等,管理者則利用這些資訊,規劃休息時間以幫助工人提高效率。

報導指出,這種智能帽自2014年已開始使用,約4萬名工人配戴。剛開始工人有所抗拒,久了也就習慣,而當工人戴上後,公司的利潤也增加不少,據稱超過3億美元。帽子的技術來自於中國政府投資、寧波大學研發的Neuro Cap,被外界視為是一種社會監控計畫。

老闆想讀你的心?

今年,由中國人韩璧丞創建、奠基於美國哈佛創新實踐室的企業BrainCo,表示已與中國學校合作,讓1萬名10到17歲學童配戴新開發的Focus EDU頭帶,實驗為期21天。中國方面似乎極為滿意,已與該公司簽署協議,準備購買2萬個頭帶。

Focus EDU的原理與智能帽極為相似,是一種偵測腦電波的頭帶。頭帶中的腦電圖傳感器也會把資料傳送到軟體平台,讓教育工作者追蹤學生的課堂參與度和注意力,進一步識別需要額外協助的學生。BrainCo並宣稱,頭帶能使學生練習冥想,主動進入平靜狀態。

先不論這些設備的有效性,這個計劃受到許多科學家的質疑,因為人類對於腦部的理解仍有限,亦缺乏適當紀錄與解讀腦電圖的能力。經由腦電圖診療癲癇等疾病,或是判斷某人是清醒與否固然有效,但將抑鬱和焦慮等複雜的情緒狀態與大腦活動匹配,則尚不夠完善。

換言之,真正令人擔心的,不是技術能否讀心,而是深藏其中的道德與法律問題,包括涉嫌隱私等人權的舉措,人民是否能安然接受。或許是實驗樣本太小,目前看來,中國人民似乎沒有反抗之意。

▲ 由中國人韩璧丞創建的企業BrainCo開發的Focus EDU頭帶。

遠端操控人腦?

如果腦電圖還不夠讓人恐懼,那麼腦機介面(brain-machine interface,BMI;也稱brain-computer interface,BCI)或許會使人清醒點。

今年年初,中國浙江大學研究團隊發表頂級期刊論文,表示他們已成功地以人類思維的力量控制了老鼠。過去類似的研究只是利用BMI,讓人類憑藉外部設備,控制機器義肢。BMI有侵入人體式或非侵入式,像是腦電圖即是非侵入式,透過量測腦電圖,轉成BMI語言便可操作義肢。

浙大團隊強調他們開發出腦對腦介面(brain-to-brain interface,BBI),進一步控制生物。控制的方法是,先將微電極植入老鼠的大腦,連結電腦的訊號解碼器,此時老鼠會處於麻醉狀態;另一方面,人類操縱者戴上非侵入式BMI,同樣靠發送腦電圖,將訊號傳入電腦解碼,再刺激老鼠大腦,使其按照人類想法行動。

如果太多專有名詞令人目眩,無法消化,觀看最近上映的《名偵探皮卡丘》便可理解。電影中超夢被大反派戴上疑似BMI裝置,大反派也戴上裝置,差別只在於它們的裝置不是侵入性。如此大反派就可遠端操縱超夢,兩人看似合而為一,實則超夢變成大反派的寶可夢機器人。

在浙大實驗裡,他們將「機器人」老鼠放置於迷宮裡,由人類思維遙控不同路徑,以驗證BBI的效用。對照起2016年,中國上海交大團隊以思維控制蟑螂,成功率僅七成到八成,困難路徑更只有兩成。今年的結果顯示,平均成功率達到九成,有的路徑甚至是100%,代表中國科學力量百尺竿頭。

2013年,瑞士洛桑聯邦理工學院(EPFL)研發的腦機介面(BMI),用以協助行...
2013年,瑞士洛桑聯邦理工學院(EPFL)研發的腦機介面(BMI),用以協助行動不便的病患。 圖/法新社

讓未來更美好?

控制老鼠的目的何在?該研究團隊表示,這可用於地震或其他災變的搜尋救援,有些脆裂地形人類無法進入,即可派老鼠進去查探。當然,這只是最基本的應用,該團隊在成功操縱老鼠後,便表示希望未來能在人與人之間(其實就是腦與腦之間),進行資訊流的雙向交流。

這並非空想,早在2013年,美國華盛頓大學研究團隊就已利用非侵入式的BBI,完成可能是世界上首次人與人的腦波控制交流。雖然只是簡單操縱實驗對象的手指,卻為往後的科學與醫學發展打下了基礎,像是癱瘓者可藉此與外界溝通。談到直接控制人腦,美國團隊則認為技術尚未能及,也非倫理所允許。

此外,經過多年研究,中國官媒報導,全球首款腦機專用晶片在5月底橫空出世,被稱為腦語者(brain talker)。這是由天津大學和中國電子信息產業集團聯合研發,表面是產學合作,不難斷言真正的老闆是共黨政權。

BMI和腦語者能做甚麼?官方說法是該技術旨在通過神經電訊號,解碼用戶的心理意圖。腦語者因具有便攜式尺寸,可作為穿戴裝備,讓民眾易於使用,未來將用在醫療、教育、訓練、安全以及遊戲娛樂等各種攸關人腦作用的領域。

這些新科技讓人覺得未來很美好,但我們還是對BMI一知半解。依照美國科學家最新研究,BMI幫助因神經損傷而無法說話溝通的人,將神經活動編碼轉化為言語,再透過電腦合成為語音。簡言之,透過外科手術,在腦部植入電極、電源線圈和收發器等設備,即可讀取對象的腦部訊號。

主持這項研究的科學家表示,他們不能用於閱讀人類思想,只能將人想說的話翻譯成可聽見的聲音。不過,這只是研究初期的成果,多數BMI科學家和工程師都相信,人的思想能由電腦讀取或解碼。甚至當科技進一步發展,BMI可以找出分散於大腦中任何部分的「訊息」,包括可能被人類遺忘或打算隱藏的訊息。

走向數位列寧主義?

對於專制政權來說,BMI簡直是《一九八四》烏托邦裡的禮物。基於反恐、反極端等理由,讓再教育營裡的維吾爾人戴上BMI設備如何?基於社會維穩與和諧等理由,讓違規上訪的訪民刁民戴上BMI設備如何?基於維護習核心與黨中央等理由,讓妄議中央的學者律師戴上BMI設備如何?

換面思考,當科技巨頭以更有效的評分、更安全的紀錄為由,把戴上BMI設備作為社會信用體系的基準之一;當企業老闆以了解員工心態、提升公司效率為由,把戴上BMI設備作為就業面試的方式之一;當一人以身正不怕影子斜、表態式地戴上BMI設備,一人之後又一人,離自己戴上還會遠嗎?

如今習政權已走上數位列寧主義(digital Leninism)的道路,透過科技巨頭、新創技術的配合,打造出前所未見的《一九八四》國家。以控制言論為例,習政權與前任最大不同的是,除了基本的審查線上內容,更以塑造網路風向,以國家力量主導線上思想。想維護鐵桶江山,進而讀取人民心智,也只是時間問題罷了。

要知道,專制幽靈從來沒有遠離中國,對六四噤聲失語,以為無視專制便可維持發大財小確幸;或慶幸鎮壓六四,以為支持專制便可讓中國人揚眉吐氣。這些拒絕或否定討論六四,都是縱容《一九八四》專制幽靈的養分,結果必然反噬自身。

圖為2018年在北京舉辦的世界機器人大賽,參賽者以腦機界面(BMI)控制機器人。...
圖為2018年在北京舉辦的世界機器人大賽,參賽者以腦機界面(BMI)控制機器人。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