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詐騙受害應對事件簿:世界各國如何自力救濟? | 徐子軒 | 鳴人堂
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中國禁台灣農漁產:可以用國際法制裁中共的經濟脅迫嗎?

柬埔寨詐騙受害應對事件簿:世界各國如何自力救濟?

圖為2017年,從事網路詐騙的中國公民,在柬埔寨遭逮捕後準備遣返中國。 圖/美聯社
圖為2017年,從事網路詐騙的中國公民,在柬埔寨遭逮捕後準備遣返中國。 圖/美聯社

立場矛盾的柬埔寨政府

當網路電信詐騙橫行經年後,洪森政權一貫的對策是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偶而破破案來回應內外輿論,仍是不願正視問題。不過,中國、東協等國的外部壓力蜂擁而來,洪森政權被迫承認有不少外國公民在柬國遭到販運、暴力甚至死亡威脅,也表示將終結犯罪,但地方政府的態度似乎和中央不同調。

像是柬國副總理兼內政部長Sar Kheng是政府處理人口販運問題的代表性人物。他曾表示希望在今年6月柬國地方選舉前,解決西哈努克等地的犯罪問題,以免柬國惡名遠播。他也呼籲要讓在柬合法的外國勞工擁有免於恐懼的自由,才能讓更多的外資進入柬埔寨

不過,被洪森視為幹才的西哈努克省長Kuoch Chamroeun,卻表明經過調查後,顯示所謂的販運案只是勞資糾紛,並沒有對待外勞的不當行為。他希望不要在社群媒體不斷製造恐慌,影響西哈努克的名聲與投資。中國血奴案傳出後,Chamroeun也強調是假新聞,並質疑鮮血的價值,因為他捐了很多次血,從未得到報酬。

又如西哈努克警察局長Chuon Narin表示,儘管有關詐騙的報導很多,但當地生活一如往常,沒有特別需要擔心之處。他承認偶爾會有些販運案件,不過許多案件都是外國勞工因為不滿雇主而捏造,目的在於散播謠言以謀取利益,並讓國內外對柬國政府失去信任。

西哈努克省長Kuoch Chamroeun。 圖/美聯社
西哈努克省長Kuoch Chamroeun。 圖/美聯社

事實上這一、兩年間,柬國警方確實會不定期發動營救行動,態度則是相當低調,對於大規模犯罪組織往往有投鼠忌器之虞。像是柬埔寨警方早就承諾與印尼進行司法合作,在今年8月剛破獲一處犯罪組織、救出六十多名印尼人,印尼媒體也做了相關報導,但柬國部分卻由Narin出面否認有拘禁情事,變成羅生門

由於柬國執法態度曖昧不明,各國只好嘗試以不同手段解救公民。第一種是打擊犯罪,今年2月,泰國警方向柬國警方提交71份逮捕令,得到洪森政權同意。柬國警方於金邊、西哈努克展開數波掃蕩行動,最後抓到21個泰國人,在泰國警方的陪同下,將這些人驅逐出柬埔寨。

在整個行動中,雖然泰國警方宣稱是共同突襲,但事實上是被安排在特定地點,等待柬國警方回報。且泰國警方表示希望能同時逮捕幕後的中國首腦,卻沒有任何一個中國人被抓。他們雖不滿意,也只能接受柬國聯合執法的條件。最後,被抓的泰國人是以非法入境為由,並非為泰國警方所指控參與欺詐等罪名逮捕。

各國政府嘗試自力救濟

從上述的例子不難明白,柬國總在保護國家名譽與縱容犯罪間擺盪。於是泰國採取第二種方式——外交壓力。今年3月,巴育政權大張旗鼓,宣布將派遣警隊和海軍艦艇前往柬埔寨,目標是救回三千名受困騙局而被囚禁的泰國國民。無論是否被騙,這些泰國人到了柬國從事詐騙工作,使泰國人每月估計損失數億泰銖。

即使泰國警方保持國際合作,但仍無法有效杜絕此類犯罪,使泰國在美國的《人口販運報告》(Trafficking in Persons Report, TIP report)排行中停留在第二級,不利於與美國貿易與國際形象。因此巴育政權決定採取大動作,派出泰國警方參與救援,試圖減輕國內外輿論抨擊。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2022年《人口販運報告》發佈會發表談話。 圖/美聯社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2022年《人口販運報告》發佈會發表談話。 圖/美聯社

獲得洪森政權同意後,兩國警隊在西哈努克等地共同採取行動。他們在西哈努克的一處別墅發現疑似囚禁者。此處是由中國犯罪集團經營,但柬國警隊無法進入搜查,據傳雙方僵持了八小時,最後中國犯罪集團同意泰國警隊支付一千五百美元,贖回24名泰國人。

在金邊的突襲行動,則是被人通風報信,雙方警隊撲了個空。更離譜的是,西哈努克的犯罪集團基於不知名理由,居然在路旁釋放七名泰國人,供泰國警方帶回,使得本次行動救援人數上升到31人。再加上先前幾次行動,總救援人數共計66人,讓巴育的帶回三千人一說成為空談

越南、印尼等東協國家都曾請求柬國從事類似的救援行動,中國也有類似做法,但不同於東協諸國,中國打算採取更激進的方式逼迫中籍犯罪份子回國。像是2019至2020年間,中國正在掃蕩網路賭博,不少犯罪份子轉移陣地到了菲律賓等國繼續經營事業,讓中國公民損失慘重。

菲律賓的態度一開始也和柬埔寨類似,不願大肆張揚,杜特蒂政府反倒歡迎中國人帶來的經濟果實。但在當地犯罪激增和中國政府的壓力下,菲國警方開始打黑,逮捕了數千名中國犯罪份子,一度傳出中國政府要撤銷這些人的護照,但最後似乎沒有執行,只是將人押解回國

到了今年,由於柬埔寨的情形與菲律賓不盡相同,中國又祭出新方式,推出限期回國自首令,敦促旅外中國公民回國投案。有的地方城市公布了非法滯留境外人員的個資和照片,要求相關人員親友主動聯繫、規勸自首,也有的地方威脅要凍結犯罪人員的銀行帳戶、微信、支付寶等,並獎勵檢舉犯罪的有功人員

圖為2019年6月26日,柬埔寨移民總局將63名電信網路詐騙嫌犯移交中方。 圖/取自外交部網站
圖為2019年6月26日,柬埔寨移民總局將63名電信網路詐騙嫌犯移交中方。 圖/取自外交部網站

有趣的是,各國政府除了解救僑民,也都會在國內宣傳電信詐騙的風險,提醒國民不要輕信詐騙廣告,如泰國就製作了一系列趣味短片。中國則是秉持創建無疫情社區的精神,在全國推動所謂的無詐社區,讓人民理解騙局以預防犯罪,具體作為包括掃樓式宣防、常態化敲門清查行動、上門見面勸阻等。

無論是限期自首、或無詐社區等舉措,多半只是為滿足上級要求,對於解決國外詐騙收效甚微。根本原因在於有一定比例的各國公民,是心甘情願成為騙局一員。與受騙前來的人不同,這些人具備詐騙技術與經驗,也就不會有達不到KPI而被暴力虐待的情形。相反地,他們可在此獲得巨額報酬與特殊待遇

美方壓力影響洪森政權態度

目前看來,柬埔寨的詐騙問題不像菲律賓般可透過雷厲風行的掃蕩解決,然而今年8月卻出現轉折。雖然柬國仍強調所謂的詐騙多是勞資糾紛,但洪森政權顯得較為積極,在西哈努克發起數次打擊人口販運的行動、救出了馬來西亞等國的公民,這應該與美國出手有關。

就在7月底,美國國務院公布今年的《人口販運報告》,調降了柬埔寨到第三級,與中國、古巴等國同級,主因之一正是線上詐騙而導致的強迫勞動。這對洪森政權是一大打擊,因為過去柬國一直和美國保持合作,去年還聯袂啟動了柬埔寨打擊人口販運(Cambodia Countering Trafficking in Persons, CTIP)計畫,希望獲得美國肯定,詎料今年反被降級。

2022年8月,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與柬埔寨首相洪森在金邊會面。 圖/美聯社
2022年8月,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與柬埔寨首相洪森在金邊會面。 圖/美聯社

降級意味美國可對柬埔寨實施制裁,因此洪森政權立即派出反販運委員會(NCCT)副主席Chou Bun Eng招開記者會說明。會中Bun Eng列舉柬國打擊販運的數據,認為柬國表現有進步,柬國政府正在著手處理線上犯罪的計畫,並駁斥記者不了解網路詐騙的技術性質,更不該誇大報導

對洪森政權來說,雖然被調降等級,但可能基於地緣政治等考量,華府似乎還沒有打算實施制裁。相反地,8月中美國國際開發署(USAID)才宣布新專案,支持柬國司法調查和起訴人口販運罪行,這項專案屬於CTIP的一部分,將由非政府組織國際正義特派團(International Justice Mission, IJM)監督,保護柬埔寨人免受人口販運

然而,這不代表身陷騙局的各國公民就可獲得救贖。在美國關注的人口販運中,網路詐騙的強迫勞動只是一小部分,柬國真正嚴重的是婦女與兒童的性販運交易,以及柬國人民因債務被逼在極端艱苦的環境工作,像是磚窯製磚、漁船捕魚等,美國政府更直指地方腐敗和當局有罪不罰,嚴重阻礙司法程序。

換言之,在柬國政府對詐騙犯罪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願意調查地方官員與土豪劣紳勾結的情況下,整體狀況並未改善。即使部份各國深陷騙局的公民因美國的干涉而得以脫身,但詐騙集團仍舊隱藏在黑暗中等待時機,只要人心依舊貪婪,騙術就會推陳出新,悲劇也會不斷上演。

在柬國政府對詐騙犯罪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願意調查地方官員與土豪劣紳勾結的情況下,整體狀況並未改善。 圖/每日頭條
在柬國政府對詐騙犯罪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願意調查地方官員與土豪劣紳勾結的情況下,整體狀況並未改善。 圖/每日頭條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