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溯柬埔寨詐騙案根源:西哈努克如何成為「罪惡之城」? | 徐子軒 | 鳴人堂
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中國禁台灣農漁產:可以用國際法制裁中共的經濟脅迫嗎?

追溯柬埔寨詐騙案根源:西哈努克如何成為「罪惡之城」?

近來台灣社會出現一系列國外詐騙案,被害者通常是被高薪的網路招聘廣告誘惑,前往國外從事網路客服等工作。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近來台灣社會出現一系列國外詐騙案,被害者通常是被高薪的網路招聘廣告誘惑,前往國外從事網路客服等工作。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近來台灣社會出現一系列國外詐騙案,被害者通常是被高薪的網路招聘廣告誘惑,前往國外從事網路客服等工作。這些人會透過各種社群軟體與仲介聯絡,由仲介安排旅行費用,一旦到達目的地,仲介就會沒收或銷毀他們的護照與手機,使被害者無法與外界聯絡或自行逃脫。

隨後,被害者被轉送到特定地點,如柬埔寨的西哈努克、泰國的湄索和緬甸的克倫邦等,並告知將進行線上賭博、虛假投資或比特幣開採的騙局。於此同時,這些人也會被迫簽約,每個月都有KPI,如果沒有達到目標,可能會被虐待,若要返國,則須支付相當金額的費用贖身。

由於部分受害者遭到不人道待遇,透過網路、新聞等傳播,迅速在台灣引起軒然大波。事實上,此類騙局早已行之有年,從中國、東協等地,再到台灣,直至現在,騙局仍時有所聞。但若要了解騙局的由來,最好先探究犯罪集團的根源

跨國犯罪集團橫行使治安惡化

目前許多詐騙集團的重心位於柬埔寨的西哈努克,該地曾是背包客天堂,今日卻成為罪惡之城,反映著該地的發展。過去儘管有一些本土幫派存在,但柬埔寨境內似乎沒有大型的黑社會組織。主要從事人口販運和走私市場活動的犯罪份子,傳出與當地官員勾結,不過基本上社會仍稱純樸。

在千禧年到2010年這段期間,俄國寡頭在西哈努克等地擴張,帶來了俄國黑幫勢力,後來遭到洪森政權的鎮壓,有的寡頭被引渡回俄、有的鋃鐺入獄,俄國黑幫勢力也隨之瓦解。接下來就是由中國集團主導人口和毒品販運,再加上台灣和緬甸等地的黑幫也加入運作,試圖在這混亂的國度分一杯羹。

從2016年到2018年,拜一帶一路所賜,西哈努克湧入大量中國投資者和工人,隨之而來的是經營線上賭博的幫派,這些幫派主要透過向中國人民放貸牟利,也導致綁架和勒索等犯罪活動增加。2019年柬埔寨發佈報告,將中國公民定位為境內犯罪最活躍的外國人,像是當年第一季度,有341名外國人被拘留,其中241人是中國人

2020年初,柬埔寨下令禁止線上賭博,導致中國公民從西哈努克城外流,留下了許多未完成的城市建築專案,幾乎成為一個鬼城,鎮壓也讓該地的非法活動急劇減少。當新冠疫情的影響開始減弱,柬埔寨重新開放,中國商人和工人逐漸回到柬埔寨,特別是西哈努克,犯罪集團也跟著重返。

圖為柬埔寨西哈努克港。 圖/維基共享
圖為柬埔寨西哈努克港。 圖/維基共享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因為新冠疫情肆虐,讓柬埔寨享受了一段較為太平的日子,但捲土重來的中國犯罪集團有越來越兇惡的趨勢。擁槍自重、槍擊賭場等暴力犯罪時有所聞,部分組織完全無視柬國法紀,像是2021年震撼當地華人的肖波案,他與中國女友從金邊公寓被歹徒押走,兩人被害身亡,據信和商業利益有關。

此外,為防堵疫情,中國收緊邊境管制,原本偷渡進柬國的管道變得困難,於是中國犯罪集團以網路招聘廣告,誘騙中國人民來柬工作。同時東協各國因與柬埔寨相近,又較易移動,中國犯罪集團便結合各國黑幫,聯手詐騙東協國民,導致越南、印尼、泰國等大使館都在2021年發出警訊,不要輕信柬國工作資訊。

去年柬埔寨記者揭露當地的中國詐騙集團,稱之為中國計畫(China project)。據傳是中國三合會犯罪組織主導,在西哈努克擁有賭場酒店掩護,從中國、泰國、印尼等地招募了上萬人進行詐騙。對於無法達到KPI或企圖逃跑者施虐,往往發生命案。經過西哈努克警方的布線,突破了一處犯罪地,救出數十人

然而這只是冰山一角,犯罪活動並未就此平息,到了今年越演越烈。柬埔寨中國商會破天荒發出公開信,表示網路賭博等詐騙集團嚴重影響柬國經商環境,呼籲中柬政府打擊涉及在柬中國公民的惡性犯罪,這封信雖然沒有明確指出犯罪組織來源,卻技巧性的呼籲在柬中企和公民守法,等於間接證實中國犯罪集團的猖獗

柬埔寨中國商會破天荒發出公開信,表示網路賭博等詐騙集團嚴重影響柬國經商環境,呼籲中柬政府打擊涉及在柬中國公民的惡性犯罪,這封信雖然沒有明確指出犯罪組織來源,卻技巧性的呼籲在柬中企和公民守法,等於間接證實中國犯罪集團的猖獗。示意圖。 圖/美聯社
柬埔寨中國商會破天荒發出公開信,表示網路賭博等詐騙集團嚴重影響柬國經商環境,呼籲中柬政府打擊涉及在柬中國公民的惡性犯罪,這封信雖然沒有明確指出犯罪組織來源,卻技巧性的呼籲在柬中企和公民守法,等於間接證實中國犯罪集團的猖獗。示意圖。 圖/美聯社

強如中國官方仍無力介入救人

關於中國犯罪組織的情報來源,主要來自中國警方。事實上,中國有派駐金邊的公安部官員,對於柬國當地的各種中國犯罪,諸如非法賭博、擄人勒索等都有一定了解,他們會與柬國警方分享情報,但由於不具執法權,雖然不斷收到中國公民求助資訊,也只能敦促柬國,無法直接救人。

中國犯罪組織之所以如此橫行無忌,除了仗勢柬國經濟特區缺乏監管,更和當地腐敗的官員、貪婪的商人合謀,利用柬國法治不彰,從犯罪市場獲利。如柬國媒體發現曾任洪森顧問、因走私木材而遭美國制裁的大亨Try Pheap與詐騙集團疑似有關連,根據逃離的被害者所言,在其名下的房產內可能有數千名被拘禁的中國與他國勞工

另外在西哈努克,柬國媒體報導了金碧輝煌的凱博(KB)酒店旁,存在著詐騙集團的根據地,這些房產都屬於柬國皇冠足球俱樂部(Crown FC)大亨 Rithy Samnang(甫於今年癌逝)。 Samnang的岳父——人民黨(CPP)參議員Kok An,其妻名下的Anco集團房產,也出現詐騙集團與被囚禁者的蹤影

柬埔寨拚觀光但也衍生出遊客被人蛇集團詐騙的犯罪問題。圖為柬埔寨國家博物館。 圖/歐新社
柬埔寨拚觀光但也衍生出遊客被人蛇集團詐騙的犯罪問題。圖為柬埔寨國家博物館。 圖/歐新社

這些案件雖然都有受害者指證歷歷,但卻都無疾而終。正如馬來西亞駐柬大使所言,很難定義騙局中的線上賭博是否違法,因為西哈努克都是賭場,深陷賭場的各國人士大半都有合約,同意為賭場工作,再進行各種詐騙,除非有真憑實據,否則不可能以突襲賭場的方式來搶人

即使有不少媒體報導,或非政府組織等發出警訊,柬國政府似乎仍無動於衷。像是部分詐騙受害者被迫成為出賣血液的血奴,有一名李姓中國公民自稱受到犯罪組織不人道的對待,逃脫後得到中國陳姓商人的救助而就醫。醫生證實了他的健康情形,也有泰國公民報告類似案件,但都遭柬國否認。

由於血奴案駭人聽聞,迅速在中國網路熱議,中國駐柬大使館還特別發出新聞稿,要求柬國警方調查。柬國警方堅稱是李姓男子非法入境,想藉捏造假新聞搏取同情,陳姓商人則是幫兇,之後柬國警方更將他們羈押,並控以煽動歧視和虛報案件,甚至還關閉陳姓商人所屬的柬中慈善社微信帳號,企圖弭平爭議

再者,合法掩護非法,柬國政商名流與犯罪組織似有聯繫,像是Samnang和Kok An就和流亡柬國的中國賭業大亨徐愛民關係匪淺,使辦案變得十分困難。中國曾要求在柬獨立執法、逮捕違法的中國公民,但遭洪森政權以主權原則拒絕,如果像中國這種對柬埔寨有極大影響力的國家都無可奈何,其他國家更是無能為力。

中國曾要求在柬獨立執法、逮捕違法的中國公民,但遭洪森政權以主權原則拒絕,如果像中國這種對柬埔寨有極大影響力的國家都無可奈何,其他國家更是無能為力。圖為柬埔寨首相洪森在金邊會見中國外交部長王毅。 圖/新華社
中國曾要求在柬獨立執法、逮捕違法的中國公民,但遭洪森政權以主權原則拒絕,如果像中國這種對柬埔寨有極大影響力的國家都無可奈何,其他國家更是無能為力。圖為柬埔寨首相洪森在金邊會見中國外交部長王毅。 圖/新華社

衝出亞洲開創更大騙局?

值得注意的是,騙局從中國、東協、印度、巴基斯坦、台灣都走過一輪後,現在換到了香港,開始越演越烈。根據先前被救出的馬來西亞人所言,有的集團已經不滿足於用亞洲語言詐騙,打算開始欺騙說英文的族群,但還沒有招募到英文主管,香港的案件或許正代表著粵語參雜英文的新開始。

同時,這可能也意味詐騙集團打算衝出亞洲,試圖開創更大的騙局。過去,也有針對西方國家的殺豬盤,但對象絕大部分都是講漢語的華裔人士,一旦詐騙集團開始把歪腦筋動到高收入所得國家的人民身上,那麼勢必得開出亞洲人無法企及的高薪誘拐人上鉤,再加上轉移的旅行費用,可想而知下一波的詐騙金額將是天價。

目前各國只能靠外交和民間管道雙管齊下,一方面施壓柬國,一方面花錢贖人,能救回多少是多少。但柬國抓小不抓大的放縱,仍是難以杜絕犯罪,西哈努克的惡名也將深深地烙印在世人心中。

各國只能靠外交和民間管道雙管齊下,一方面施壓柬國,一方面花錢贖人,能救回多少是多少。但柬國抓小不抓大的放縱,仍是難以杜絕犯罪,西哈努克的惡名也將深深地烙印在世人心中。圖為桃園機場出境旅客非當事人。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各國只能靠外交和民間管道雙管齊下,一方面施壓柬國,一方面花錢贖人,能救回多少是多少。但柬國抓小不抓大的放縱,仍是難以杜絕犯罪,西哈努克的惡名也將深深地烙印在世人心中。圖為桃園機場出境旅客非當事人。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