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龍緣之/愛動物所以零皮草?時尚產業的「政治正確」

DKNY、Versace與Furla三個時尚知名品牌,在十天內競相宣佈「零皮草」...
DKNY、Versace與Furla三個時尚知名品牌,在十天內競相宣佈「零皮草」,原因為何? 圖/路透社

2017年底開始,一波「零皮草」的風潮席捲歐美,對時尚趨勢與產業發展帶來新的刺激。緊接著,2018年3月20日,舊金山市立法禁止全市販賣任何皮草製品,成為現今全美最大的「零皮草城市」。

兩天後,國際知名時尚品牌DKNY也於同月22日宣佈全品牌零皮草,成為繼2017年Gucci與國際零皮草聯盟(Fur Free Alliance)簽約,以及范思哲(Versace)、手袋及配飾製造商芙拉(Furla)之後,又一引發話題的時尚品牌。

然而,面對時尚產業的動作頻頻,若你以為這些奢侈品牌、設計師甚至是政府的決議,是出自「愛動物」的話,那麼誤會就大了!

有態度,才能引領潮流

過去數十年來,由動保組織主導的反對皮草運動,揭露皮草養殖場的真實情況,引發多國民眾加以抵制,「零皮草意識」遂而成為歐美社會倫理消費(ethical consumption)觀念的一部分,被民眾普遍接受。

據調查,超過90%的英國民眾反對皮草。美國前後兩位第一夫人,米歇爾‧奧巴馬和梅蘭妮亞‧川普,也都明確表態絕不使用含皮草的服飾。然而,眼前這場零皮草風潮,並非由下而上的由民間捲動,而是從城市與國家的高度所進行的一場生態意識革新。同時,也是時尚產業自主的選擇。

時尚品牌不是動物保護組織,相較之下,他們在乎利潤而非慈善。過去,皮草等奢侈品帶動經濟發展,政府沒有理由以超然的道德高度下令禁止。因此,若將這股零皮草風潮解讀為出自於「愛動物」而「反皮草」,可謂是完全誤解了從政府命令、產業革新、時尚潮流變化的內在邏輯。

早在2011年,西好萊塢市成為美國首個禁止皮草交易的城市;2017年,伯克利也通過了同樣的法規。在舊金山,當地的華人領袖、議員Katy Tang主導了這項禁止販售皮草的法令推動。於議會表決前,她發動民眾參與連署,並且很快地達到了近10萬人連署的預期目標。

值得注意的是,據舊金山商會估算,舊金山的皮草年銷售額至少有4,000萬美元;而依據舊金山經濟分析辦公室的資料則顯示,2012年皮草銷售額約為1,100萬美元;在此背景下,Katy Tang推動這項法案卻顯得胸有成竹。2017年,舊金山已然成為全美最大的零皮草城市,法案的通過贏得公眾讚譽,為城市形象錦上添花,政治人物與政府機關也從善如流,呼應這股零皮草的風潮。

梅蘭妮亞‧川普是因為愛動物而棄用皮草的嗎? 圖/美聯社
梅蘭妮亞‧川普是因為愛動物而棄用皮草的嗎? 圖/美聯社

舊金山市第四區監督委員會主席、該區女性華人領袖Katy Tang推動立法禁止皮草...
舊金山市第四區監督委員會主席、該區女性華人領袖Katy Tang推動立法禁止皮草販售,得到眾多民眾支持。 圖/取自Katy Tang

政治正確?零皮草僅是「可持續時尚」的第一步

奢侈品牌何以爭相「零皮草」?以年輕族群為主的消費者意識興起為主因,這些年輕的消費者在選擇消費商品時,更傾向選擇那些和自己政治立場與價值取向接近的品牌。

Gucci的品牌價值高達61億美元,同時在品牌的歷史與知名度上更扮演著頂級奢侈品的風向標,過去有數十款服飾採用皮草。如今,Gucci的CEO親自宣佈品牌全面零皮草,庫存皮草也將拍賣、所得全數捐給動物保護組織,其背後對棄用皮草的經濟效益計算,不言自明。

順帶一提,美國道格拉斯高中槍擊案後,Gucci也曾捐款50萬美元以表態支持禁槍活動。簡言之,問題不在於時尚品牌的道德或政治傾向,而是由於採取與趨勢一致的明確態度與行銷策略,好為品牌豎立風格,進而獲得樂於彰顯自身價值觀的消費者認可。

Gucci和「國際零皮草聯盟」簽下零皮草承諾,公益組織慶祝「勝利」。 圖/取自F...
Gucci和「國際零皮草聯盟」簽下零皮草承諾,公益組織慶祝「勝利」。 圖/取自Fur Free Alliance

實際上,Gucci的母公司開雲集團(Kering)近年來極重視「可持續發展」,於2014年起,對生產中所造成的能源損耗與污染物排放進行監測。這項名為「環境損益表」的技術,在集團內被廣泛應用,更推出APP向同行及市場推廣,搶先奠定在業內的影響力和社會聲譽。據悉,開雲推廣這套技術的第一站就鎖定中國

此外,舉足輕重的時尚設計師Stella McCartney,在主打環保、可持續等觀念的同時,近期的作品更直接到垃圾場拍攝主題視覺,呈現出其摒棄「快時尚」與追求「可持續」的鮮明態度。

因此,在社會觀念與外在環境的改變與推動下,嗅覺敏銳的奢品巨頭率先尋找出路,引領跟風。時尚的可持續發展乃最新潮流,結合數十年來的動保意識,動物被活生生剝皮的殘忍畫面,早已刻寫在消費者腦海——換句話說,「零皮草」是謂當下時尚界的「政治正確」。

「還在用皮草?太落伍了!」Stella McCartney近期作品,聚焦在「浪費...
「還在用皮草?太落伍了!」Stella McCartney近期作品,聚焦在「浪費」問題上。 圖/Harley Weir and Urs Fischer for Stella McCartney

禁養殖、禁販售,皮草到底有甚麼問題?

零皮草風潮的另一個面向,體現在全球多個國家立法禁止皮草動物養殖業上。包括奧地利、克羅地亞、波斯尼亞、黑塞哥維那、捷克共和國、丹麥、荷蘭、馬其頓共和國、塞爾維亞和斯洛文尼亞等國。此外,德國、瑞典和瑞士,則有非常嚴格的動物福利規定,使得皮草動物養殖業被迫關閉。

而比利時和盧森堡,也正對禁止皮草動物養殖一事進行研討。其中,荷蘭是世界前三大水貂養殖國,作為當地重要的經濟產業,議會卻在2012年表決通過禁止水貂養殖,於2024年正式生效,對全球皮草產業帶來重大衝擊。至今為止,荷蘭的皮草養殖業者一直希望推翻該項決議,卻從未成功。

北歐國家和荷蘭逐步淘汰皮草養殖業的結果,使業者東遷到波蘭、俄國等地。然而,這番產業轉移,並未解決行業自身的問題。以波蘭為例,養殖場所在地的社區與政府部門,已意識到皮草產業的爭議和隱患,當地「打開牢籠」(Otwarte Klatki)的動保團體更緊盯皮草議題,且由於其出色的工作成效,「打開牢籠」甚至在另個皮草大國——中國——所舉行的「2015第三屆國際零皮草無傷害時尚盛典」中,贏得零皮草影響力風尚組織獎。

過往,許多人對皮草議題的印象,不脫動物血淋淋的殘忍畫面。然而,卻也有民眾質疑,皮草動物多半來自於養殖,亦非瀕危物種,在生態及環保方面應無爭議,而僅涉及消費者的偏好。更有業者意圖為皮草產業「洗綠」(Greenwash),表示皮草在自然環境中可分解,比「人造皮草」等化纖物質更環保。甚至,更有所謂的「Welfur」(動物福利皮草)認證制度,試圖合理化動物養殖、強調皮草的生產過程符合「動物福利」。

波蘭動物保護團體「打開牢籠」呼籲「零皮草」, 在上海獲2015年第三屆「零皮草影...
波蘭動物保護團體「打開牢籠」呼籲「零皮草」, 在上海獲2015年第三屆「零皮草影響力風尚組織獎」。 圖/取自Otwarte Klatki

損人、不利己、有害環境

面對此番爭辯,公益團體已透過媒體報導指出,皮草養殖業的動物糞尿、空氣污染,以及加工過程中的有毒廢水造成的水土污染,對環境造成巨大且不可逆的破壞。皮草動物難以忍受終生被囚禁於狹小籠中的折磨,發生自殘、食子、刻板行為的比例高居不下,更有些逃離養殖場。實際上,源自於東亞的貉(raccoon dog)被引入歐洲養殖場,逃跑的貉已然成為當地入侵物(invasive species),對當地生態造成一定程度的衝擊,因此被多國禁止養殖。

同樣的,皮草取皮及加工過程中的勞動環境,對人體健康有著相當大的傷害。2015年,德國紀錄片《皮草的真相》(The Truth of Fur)揭露了浙江省崇福鎮的皮草加工廠令人觸目驚心的畫面。除了加工過程對人體帶來傷害,對消費者安全而言,據歐洲的四個獨立實驗室研究顯示,市面上極高比例的皮草製品都含有毒性,存在致癌或是導致男性不孕等隱憂。在世界各國,皮草業所製造的環境和人權問題,每年均如火如荼的進行著。

中國浙江省一處皮草加工廠。 圖/路透社
中國浙江省一處皮草加工廠。 圖/路透社

在動物福利方面,2014年挪威紀錄片《Inside Fur》調查並對比了所謂「先進國家」——北歐——的皮草養殖場,以及中國的養殖環境。結果發現,兩者間有著驚人的相似度,甚至連籠子的大小都一模一樣。隨著《Inside Fur》的揭露,使北歐傳統皮草產業所謂「不消費本國有動物福利保障的皮草,消費者就會購買中國毫無動物福利的產品」的說詞,不攻自破。

透過媒體與紀錄片的傳播,許多消費者已知悉所謂的「動物福利皮草」乃是空想。這也是奢侈品大牌不會選擇「動物福利皮草」的原因——畢竟這是種搬石頭砸自己的腳的行為——而是直接Go Fur Free(選擇零皮草)。凡此種種,足見皮草是涉及人、動物、環境、生態、道德以及安全等問題,對皮草業的種種行徑,已到了不容忽視的階段了。

挪威紀錄片《Inside Fur》揭露了從北歐到中國,皮草動物養殖場的真實情況。...
挪威紀錄片《Inside Fur》揭露了從北歐到中國,皮草動物養殖場的真實情況。 圖/取自inside fur

中國:全球最大奢侈品消費國,會選擇零皮草嗎?

反觀中國,由於「整衣式皮草」,就像紅狐(red fox)皮草一樣退流行,整衣式皮草已被多數年輕消費者認為過氣,目前反而在中國三線以下的城市較為常見。以筆者去年到訪四川省南充市為例,一條街上就有數間皮草大衣專賣店。而在一個不到半個足球場大的公園裡,就有四位以上中年男女穿整衣式皮草與兒孫玩樂。

然而,被用於外套上的皮草飾邊,以及皮草鑰匙圈等配件的動物數量,其實遠遠高於整衣式皮草。皮草飾品化的現象不僅出現在中國、歐美、日韓,在台灣同樣嚴重。許多民眾尚未意識到,這些產品大多採用了真的動物皮草,使得動保團體的宣傳教育仍有漫漫長路——倘若不是蔡依林因誤買兔皮草製成的「萌萌兔」引起爭議,進而呼籲粉絲「別再買了」,恐怕現今許多人仍無此意識。 

圖/香港「圓頭漫畫」授權使用
圖/香港「圓頭漫畫」授權使用

更嚴重的問題是,隨著歐美、日本等重要皮草市場的萎縮,皮草養殖業早已趁著中國的環保和動物保護法律的缺失,已在中國北方生根發展;同時,亦不可忽略的是,中國已為全球最重要的皮草消費國此一事實。

據北歐皮草業人士消息,當地有約90%的皮草原料銷往中國;中國非但已是全球最大的皮草動物養殖國,無論水貂、狐狸或貉,每年有數千萬的取皮量,更有80%內銷中國市場。中國的消費市場,趨動了全球的皮草貿易,已是不爭的事實。 

雖然動保團體自2011年起不斷呼籲「零皮草」,但中國地幅遼闊,消費者教育既緩慢又難以評估成效。若要等到像象牙製品一般,從公益組織的推動、消費者意識的積累,到由政府支持的教育宣傳活動,以及立法明文禁止,可謂不太現實。

2017年,英國《每日郵報》(Daily Mail)報導芬蘭動物保護團體「動物正義」(Justice for Animals)在養殖場拍攝的藍狐(blue fox)處境。這些被媒體比喻為「怪物狐狸」的動物,由於業者的基因選擇,以及給予高脂飲食,各個過胖導致在籠中難以移動。他們的體重達到野生狐狸的六倍,過於肥厚的皮草使得他們兩腿彎曲、極度痛苦。所有這些人為操作,都是為了取得更大張的皮草。這則新聞在中國被瘋狂轉發,一度成為「百度」熱搜首位。然而,行動亞洲(ACTAsia)指出更令人驚駭的事實,中國民眾正是「怪物狐狸」皮草的最主要消費者。

因皮草產業而被飼養出來的「怪物狐狸」。 圖/取自Fur Free Allianc...
因皮草產業而被飼養出來的「怪物狐狸」。 圖/取自Fur Free Alliance

由全球時尚引領的行業變革

既然中國消費者意識仍較落後,那麼,中國消費者運動的前景將如何發展?

中國已是全球最大奢侈品消費市場。2017年,楊冪成為Michael Kors(邁克高仕)的全球代言人。然而,該品牌極度重視中國市場,但並未迎合當下的消費趨勢,而是毅然選擇零皮草政策。對奢侈品名牌而言,創造典範性、引領潮流,才是行業前景。

近年來,包括具有代表性的知名設計師吉承(Ji Cheng)在內,一干中國品牌同樣加入了全球「零皮草零售商」(Fur Free Retailer),和明星信、張馨予等人共同呼籲棄絕皮草。因應現代社會的運作方式、明星效應,公司合作(co-op outreach)儼然成為動物倡議的新出路。

然而,皮草業者透過強大的資本,與電視台等媒體積極展開合作,行銷活動覆蓋全中國主要城市。動保團體雖自2010年起,舉行相應的「零皮草春晚」監督活動,給各省級電視臺的春晚節目「打分」,一旦出現含皮草的鏡頭就「扣分」,但是成效為何始終難以評估。

圖為北京舉行之皮草時尚之夜。 圖/新華社
圖為北京舉行之皮草時尚之夜。 圖/新華社

此外同時,除了中國本土的連鎖皮草城,全球最大的皮草拍賣行,如哥本哈根皮草(Kopenhagen Fur)、世家皮草(Saga Furs),也透過與中國的服裝設計院校,如清華大學美術學院、北京服裝學院的合作,以各種贊助方式,刺激新一代的設計師選用皮草作為設計元素。

由於信息的差距,以及中國教育對社會議題的關注度較低,許多高校教師和學生未能意識時尚界正在進行的變革。雖說如此,亦不可忽視中國社會當下急劇變化,以及各種新潮流爭相競逐的現況。據悉,今年五月,「共生‧同行‧可持續時尚」的系列活動將在上海舉行,屆時倫敦時裝學院將和中國學界、時尚產業界,共同探討可持續時尚趨勢及其在中國的發展。

當今中國透過種種舉措,如設立孔子學院、發展中醫等,意圖在經濟之外,於文化、生態文明等議題上急起直追。中國政府所謂「史上最嚴環保法」已實施進入第三年,同時,物流和電商之飛速發展,亦已使得物流的包裝垃圾問題引發關注。在物欲得到滿足的同時,公眾逐漸對各種社會問題產生關注和好奇。在消費者自身之外,中國的時尚產業是否也會選擇「可持續性」作為重要參照?值得關注。

從「零皮草」到「可持續」,儘管動物不是推動時尚產業變革的核心動力,但牠們無疑觸及了每個人最柔軟的內在關懷,還有不可逾越的價值底線。

中國非但已是全球最大的皮草動物養殖國,其消費市場,更趨動了全球的皮草貿易。  圖...
中國非但已是全球最大的皮草動物養殖國,其消費市場,更趨動了全球的皮草貿易。  圖/新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