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帷幕後的菊元百貨(下):臺北市能否包容新舊空間共生共存?

圖/作者提供
圖/作者提供

上篇,〈行政操作凌駕專業評估的文資審議〉

菊元百貨於2014年列冊追蹤後,直至2016年柯市府時期才啟動文化資產審議會議,然而儘管會議中,文資審議委員皆對菊元百貨對舊臺北城的歷史、經濟發展與美學皆表達指定古蹟之需要,然而在看似取得共識下,臺北市副市長鄧家基卻宣布「無共識」並「散會再議」,使得原有機會全棟保留的菊元百貨保存運動再度蒙上一層陰影。


若以保存為優先,保存菊元百貨就會有許多辦法

因為不認同這樣「會前會」式無止盡的協商,以及抗議僅告知一位提報人等理由,我以需工作為由向文化局的承辦同仁婉拒現勘邀約。我也確實真的要上班,若要參加就要請假,但在網路上公開這個本來就該公諸於世的會勘行程,讓一直以來關心菊元的民眾們跟上審議進度,並請大家協助分享訊息讓更多人知道這個文資審議程序,公共議題的參與式審議原本就是市民應有的權利。結果會勘當天,只准產權人國泰建設、訴求參與都更的鄰地產權人、產權人委託建築師及文資委員入內,而將前往關心此案的諸多提報人及民眾排拒門外,國泰建設代表聲稱「菊元百貨是私人產權,讓誰進去由他們決定,不是在『開家庭日』,沒有想變成今天這樣的『嘉年華』。」希望降低訴求保留的民眾對於文資委員的「干擾」,控制委員認知與會勘結論的意圖明顯。

2017年1月18日,前往參與文化資產會勘的民眾被擋在門外拒絕入內。 圖/蘇柏安...
2017年1月18日,前往參與文化資產會勘的民眾被擋在門外拒絕入內。 圖/蘇柏安攝

雖然大家都心知肚明產權人的開發意願是文化局不願指定菊元百貨為古蹟的最主要原因,不過從後續媒體的報導還是可以看到會勘當天產權人委託建築師,試圖以建築構造現況問題為由,減損菊元百貨價值及保存的可行性,且試回應釋疑如下。

聯合報報導〈臺灣第一間現代百貨 菊元百貨存廢陷拉鋸〉,指出國泰建築師認為:

  1. 電梯井為商辦需要都已鋪設樓地板。
  2. 頂樓退縮的外貌也在民國57年翻修時不復存在。
  3. 外牆立面也重建過,更因年久侵蝕安全堪虞。
  4. 如要原址重建(應為修復),需增設剪力牆補強結構和改善地質,這些措施都會破壞原貌。

然而實際上,首先電梯井位置明確,只要拆除後期鋪設樓地板即可恢復電梯,臺南林百貨的電梯也是仿舊新作復原;其次,頂樓退縮外貌為外推擴建而非向內拆除,拆除後期增建即可恢復。第三,經由郭肇立教授詢問當年進行改建的朱祖明建築師得證,1968年外牆立面增建方式為懸掛玻璃帷幕,多年來反而保護原有外牆構造避免持續侵蝕,修復時僅需將之卸除即可恢復;最後,原地保護修復,不增加土地載重,對結構安全最佳,整棟拆除新蓋高樓才是挑戰基地地質的承載力。

菊元百貨歷經多次大地震皆無損傷,反而是戰後新建鄰房有災損,可見其原本結構強度充足,無需過度補強。其實臺灣土地建物株式會社出品的營造品質,已有多處文化資產做為其優質業績的明證,甚至後來世華銀行買下此樓,選擇增建而非拆除新建,其中一個原因也就是因為菊元高強度的構造品質仍非常堪用,好品質的鋼筋混凝土構造,承受上百年的使用是很正常的情形。當年保留下來的理由,在今日反而成為產權人欲拆除新建高樓的理由,顯然不合邏輯。

圖為日治時期的林百貨,是當時設備最新穎、豪華的百貨公司。 圖/台南市政府提供
圖為日治時期的林百貨,是當時設備最新穎、豪華的百貨公司。 圖/台南市政府提供

台南林百貨經過3年整修,於2014年開放參觀吸引大批人潮前往,成為台南著名的地標...
台南林百貨經過3年整修,於2014年開放參觀吸引大批人潮前往,成為台南著名的地標。 圖/本報系資料照

另外自由時報〈「菊元百貨」今現勘 3月後審議文資價值〉報導,國泰建築師提出三方案說明:

  1. 第一種完整保留結構的方案,將透過設置剪力牆的方式增加結構強度,同時也會進行地質改善,但此方案的破壞性較強。
  2. 第二個方案「僅保留立面」,蕭指出,由於現在外牆都已毀損,保留立面基本上是象徵大於實質意義,且同樣會有結構安全的疑慮。
  3. 第三個方案「整體重建」,依目前規劃方向,或可兼顧結構安全、歷史意涵保存及都市更新的需求。

就這三方案的說明,第一,此方案旨在維護菊元百貨本體結構安全,只有對於新建高樓的房產價值破壞較強,但是對於霖園集團的企業形象是大幅加分的;第二,沒有實際進行確實的解體調查,僅憑臆測無法判斷外牆是否「都已毀損」。而且目前菊元構造尚存,外牆亦可復原,事實上臺北市市定古蹟三井物產株式會社臺北支店、大阪商船株式會社臺北支店,都是內外皆經歷多次整修、原貌盡失的現代建築,當時的文資委員卻能從都市水泥礦場中看出鑽石,將其指定古蹟先保存下來。而以大阪商船臺北支店為例,指定古蹟時並沒有找到當年的施工圖面,許多線索是在指定古蹟後,解體調查時才逐漸浮現,目前也已開工修復,未來修復將以所能掌握的資料盡可能貼近事實恢復原貌。至於如果僅保存菊元立面,的確會有結構安全疑慮,這我完全認同,所以才會建議全棟保留。第三,名為重建其實就是拆除,這種文字遊戲在文化局決議臺大醫院鍋爐室「拆解平移,全部保留」(其實就是拆除)已經讓人見識過了。而且國泰建設並非考慮「重建」菊元,而是蓋新大樓再「意象復原」,臺灣已經失去太多真實的美好換來虛假的想像,文資保存不需要又一個假貨。

八十五歲的鋼筋混凝土構造其實相當年輕,若要用檢驗101大樓的結構標準去檢驗,當然可能會有需要補強的地方,但是如果將保存做為優先考量,就會為保存而找到許多方法;如果將拆除做為優先考量,所有的可能性則都會成為不保存的理由。聯合報導中也有提到國泰建築師認為「保存這棟房子要花非常大的代價!」而這就是我們所爭取的價值選擇問題,保存林本源園邸代價不大嗎?保存臺北賓館代價不大嗎?代價這麼大卻還是讓這麼多人前仆後繼的投入文資保存,為臺灣留下更多可以訴說故事的空間,其中價值顯然並非房地產的價格所能輕易抹滅。

上為落成於1883年的巴黎樂蓬馬歇百貨公司;下圖為百貨公司現況。 圖/取自Le ...
上為落成於1883年的巴黎樂蓬馬歇百貨公司;下圖為百貨公司現況。 圖/取自Le Bon Marché

保存菊元百貨的多贏方案與城市價值選擇

落成於1883年的巴黎樂蓬馬歇百貨公司,成為作家左拉文學作品《婦女樂園》的場景原型;同年開幕的倫敦哈洛德百貨公司,在百年後孕育了安東尼.柏克和約翰.藍道《重逢,在世界盡頭》的人獅情緣;20世紀初的上海永安與先施等百貨公司,是促使這座東方大城做為近代中國政治與民族主義發展後盾的經濟發動機;1924年落成的紐約梅西百貨公司、1933年落成的東京高島屋百貨店,無一不是向世界開啟認識這些城市的商業窗口,它們有的比菊元早開幕近半世記,有的和菊元年歲相近,共同點是時至今日都還在持續維護使用持續營業,當代的商業機能需求全都還能為老建築所滿足,不因「結構老舊」的理由面臨拆除。

臺北市文化局無法指定菊元百貨為古蹟的主要疑慮,在於產權人希望進行都市更新的開發訴求,其中包括菊元百貨本身的產權人國泰建設,以及期望共同合建以換取較多更新利益的鄰屋地主。事實上,我們不斷推廣的觀念,就是「文資保存」與「城市發展」不必然、也不應該是衝突的,就算指定菊元百貨本體為古蹟,也不代表鄰屋的開發就會停擺,反而可以將更新後的風格形式延續菊元修復還原後的立面設計。不僅在樓地板面積,而是連同美學與文化意涵一併升級,對霖園集團來說不但企業形象加分,也達成保存與開發雙贏,才是臺北老城區所值得的、具備文化意涵的都市更新。

1924年落成的紐約梅西百貨公司比菊元百貨早開幕,然時至今日都還在持續維護使用持...
1924年落成的紐約梅西百貨公司比菊元百貨早開幕,然時至今日都還在持續維護使用持續營業。 圖/維基共享

菊元百貨雖非由霖園集團所建造,但有悠久歷史的大企業,配得上一座有歷史的文化資產,1964年成立的國泰建設,成立大會就舉辦在衡陽路上的臺北市第十信用合作社,現在的臺北市直轄市定古蹟,由總督府知名技師井手薰設計的臺北信用組合三樓禮堂,霖園集團甚至還設立國泰文教基金會這樣的公益事業。無論在形象上為集團附增文化價值,或者是在實際運用上的宣傳優勢區位,國泰建設若能修復菊元百貨,既能對企業形象大幅提升,也能善加運用獲得實際利益。

國泰建設所屬的霖園集團,目前的企業標誌令人聯想到在臺南成大校園由該集團認養的老榕樹,如果在北臺灣能有一處建築文化資產,也可說明集團對於南北並重、自然與人文並行的關懷面向。日本的三菱財閥重建一號館作為咖啡館和畫廊、三井財閥修復舊本館做為美術館,為的都是企業集團形象的加值,就算國泰真的不在乎這棟房子和臺灣歷史的關聯,爭取指定古蹟後脫手還可換取容積獎勵,何樂不為?而帶有文化意涵的都市更新,對於鄰屋地主來說也是利大於弊,依照媒體報導,目前鄰屋私地主因為想改建自己的房子而訴求拆除菊元百貨,為的也就是更新後的利益,並訴求市府「提供雙贏之道」,此議題實在無須僅在拆除與保存兩個選項間打轉。

圖為三菱一號館美術館。 圖/取自三菱美術館
圖為三菱一號館美術館。 圖/取自三菱美術館

無奈的是,目前最缺乏新舊空間共存共生觀念的未必是產權人,而是掌有文化資產生殺大權,卻欠缺文資專業,僅憑對空間可能性的貧乏想像與理解,卻坐在主席以及其他足以決定文資命運位子的市府行政官僚,他們不是竭力解決問題,而是絞盡腦汁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柯市府上任兩年來臺北已經失去太多文化資產,讓市民完全體會到市長上任時挑選「兇一點」開發派副手的執行「魄力」。還有一半的任期,已宣布企圖連任的柯市府除了為短暫的燈節評價患得患失,是否還有為長遠以來深刻影響城市空間文化意涵的歷史景觀,調整過往粗暴態度的可能?

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身世及前人走過的軌跡,臺北能留下什麼?未來又將迎來什麼?這將是「像我們這樣的城市」,官方和民間共同的選擇。

透過更具遠見的規劃手法,文化資產保存與都市發展不是零和博弈,菊元百貨正具備兩者共...
透過更具遠見的規劃手法,文化資產保存與都市發展不是零和博弈,菊元百貨正具備兩者共生的多贏條件。 圖/筆者繪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