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邊」的反撲(三):社會排斥與攻擊行為——實驗室的證據

對大多數人來說,被團體排擠是一種不容易向他人傾訴的個人生命經驗。 圖/美聯社
對大多數人來說,被團體排擠是一種不容易向他人傾訴的個人生命經驗。 圖/美聯社

這是「邊」的反撲系列文章第三篇。第一篇說明何謂「邊」,為什麼會發生社會排斥的現象;第二篇則說明哪些個體容易成為被排斥的目標,被社會排斥後,個體又會有哪些行為變化。而本篇文章,我們將從一個精心設計的社會心理學實驗,來驗證當人們被排擠、被疏遠之後,「反撲」的心情與行動。

一場精心設計的騙局

對大多數人來說,被團體排擠是一種不容易向他人傾訴的個人生命經驗。因此,為了釐清被團體排擠的社會排斥對於人類行為的影響,心理學家設計了許多實驗來進行研究。其中一項廣泛受重視的研究方法,就是在實驗室內操作的「共同作業成員選擇法」。1

「共同作業成員選擇法」利用研究參與者與其他研究參與者(實驗同謀者)之間在實驗中實際發生人際互動,讓研究參與者實際體會被團體排斥的感受。

首先,心理學家會讓一群參加實驗的「受試者」(包含真正的研究參與者以及實驗同謀者「樁腳」)先從事一些團體共同作業,例如:議題討論、拼圖。在這群「受試者」中,只有一位是真正的研究參與者,其他人皆為心理學家預先訓練好的實驗同謀者。

也就是說,除了那名唯一的真正研究參與者,其他人都是心理學家事先安排的樁腳。這些樁腳其實早就彼此熟識,對實驗進行的流程也瞭如指掌。但在真正研究參與者面前,樁腳們要假裝彼此不認識,假裝第一次見面,讓這位真正的研究參與者以為自己來到一個平等的團體裡,覺得「大家彼此都是第一次見面,所以大家的地位都是平等的」。

等到研究參與者與樁腳們共同完成拼圖或是議題討論後,心理學家會要求所有的受試者從剛剛一起參加討論的成員中,選擇自己想和哪些人一起進行接下來第二階段的實驗。

這時候心理學家就開始進行操弄,心理學家會告訴這名研究參與者:「不好意思,沒人想要跟你一起進行第二階段的實驗,你必須獨自完成後續所有的實驗。」是的,這名研究參與者將被一個人孤伶伶地留在實驗室裡,看著其他的「樁腳」一起離開實驗室,去參加第二階段實驗。

直到研究參與者孤單一人坐在實驗室裡,心理學家會告訴這名研究參與者:

接下來的實驗,你可以選擇自己完成工作,也可以透過連線中的電腦按鍵給予剛剛沒有選擇你的那些人噪音干擾攻擊。噪音的音量從1到9,1是輕微的噪音、9是類似飛機起降時所發出的震耳欲聾噪音。你可以自由選擇要不要攻擊那些沒有選擇你的人,也可以自由選擇你想攻擊的強度、時間。

心理學家的這個指示,像是開啟了人性的「邪惡鑰匙」,一步一步引導被團體排擠的孤單研究參與者走上「復仇之路」。

如果不能加入你們,那就攻擊你們

本文作者以60位台灣大學生為樣本,進行了上述的「共同作業成員選擇法」社會排斥操弄實驗。在遭遇被團體排擠的60位研究參與者中,有32位研究參與者在第二階段的實驗中,寧願選擇放下自己的工作,花時間使用「噪音」來攻擊剛剛排擠自己的樁腳們。

接下來,我們分析了這些選擇噪音攻擊的研究參與者的噪音攻擊行為,發現他們的噪音攻擊強度從1到強度9皆有,平均強度為3。首次噪音攻擊的持續時間則短從0.08秒,長到11秒,平均首次噪音持續秒數為1.5秒。噪音攻擊總次數從1次到162次,平均噪音攻擊次數為28次。噪音攻擊總時間從0.08秒到166秒,平均噪音攻擊總時間為22秒。

除了量化的分析,最讓作者印象深刻的是第一位研究參與者。她是一位大學二年級的女同學,長髮及肩、衣著端莊典雅,是一名就讀於文學院的同學。在經歷了被其他樁腳成員排擠後,她依然沒什麼生氣的表情,依舊安靜地坐在座位上,做著第二階段實驗的拼圖遊戲。作者在隔壁暗房監督著這一切,心想「十分鐘就快過去了,看來這位同學不會有復仇的噪音攻擊行為了」。

然而碼表跑到大約七分鐘,這位同學忽然停下拼圖遊戲,伸出了她的右手,微微遲疑地「按下了」噪音攻擊鍵!而這「第一擊」,她就選擇「7」的高分貝攻擊。接下來,同學所選擇的噪音越發激烈,8…9…,這位研究參與者紮紮實實地對排擠她的樁腳成員進行了虛擬的噪音攻擊。

實驗結束後,作者向這位孤單的研究參與者說明所有實驗程序,以及緩解情緒。我清楚向她說明「妳並沒有被排斥,所有的一切都是實驗設計,妳的噪音攻擊也沒有傷害任何人,請放心。」

聽完說明後,這位女同學一樣淺淺微笑著說:

我也覺得這個攻擊的設計有點漏洞,但我就是對其他樁腳成員為什麼不選我這件事情感到不開心。我不喜歡被排擠,也不喜歡落單,你不讓我加入你們,那我就只好用噪音攻擊你們!

非常意外的,最後這一段話竟然與歐美的研究論文主題不謀而合。

If you can’t join them, beat them!

意即「如果不能加入他們,那就扁他們」。社會排斥所帶來的血淋淋攻擊行為,就這樣在安靜的社會心理學實驗室裡,重複上演。

社會排斥的實驗室,孤單的研究參與者的座位。 圖/作者自攝
社會排斥的實驗室,孤單的研究參與者的座位。 圖/作者自攝

  • Baumeister, DeWall, Ciarocco, and Twenge, et al., 2005, 實驗二;Buckley, Winkel, and Leary, 2004, 實驗一。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