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不再飄揚的藍絲帶:翁豐堉與三商虎的未竟之憾

攝於1994年。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攝於1994年。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身為職棒少數投球局數破千的長青樹,翁豐堉帶你回顧他生涯中經歷最長的三商虎時光。

1999年球季結束,緊接著秋訓即將開始。那時阿秋(林仲秋)要接任總教練了,大家都準備去球場開訓,除了我和一些球員。因為,早接到內部消息的我們知道,再過幾個小時,三商虎將不復存在。

中職創立的前一年,三商創了球隊,我和一些在合庫的隊友加入了三商。那時候整個團隊雖然只有十幾二十個人,但氣氛很好,每天生活、練球都在一起,相處融洽,去荷蘭打港口盃的時候,還跑去法國、比利時玩了一圈。那時,每個人都想著贏球,業餘時期最後一個賽事我們更是拿下冠軍。畢竟球隊有好的氣氛,自然球就會打得順,比賽的成績也就會好。

職棒開打之後,棒球成為維生工具。雖然上半季還是維持很好的狀態,也拿下季冠軍,可是到了下半季,一批從日本回來的球員加入球隊後,現實面的問題就接踵而來了。

內患不斷

球團禮遇這批球員當然沒有問題,可是領隊給薪水馬上差了一大截,那些日本回來的球員薪水硬是比大家高了好幾萬,對其他球員來說,不滿的情緒難免。這其實也不是那些從日本回來的隊員的問題,如果要說問題出在哪,我認為領隊是需要承擔這個責任的。領隊不只是涉及薪資條件問題而已,他更左右了球隊的勝敗。

三商很好,我也很喜歡三商,當初我在選球隊的時候就是喜歡三商這種氣氛。他們總公司那邊的人上下班不用打卡,好好做、做出表現業績就出來了。我就喜歡這樣,打球就是要在一個舒適的環境,為什麼要限制那麼多?所以我那時候不太喜歡某些球隊,限制這個又要限制那個的,會讓人受不了。什麼是好的氣氛?就像是老闆陳河東來跟我們講話也像是好哥們那樣聊天,大家感情都很好。

回到領隊上,他們就是在這個位置放錯了人。基本上,公司派來接領隊的幾乎是準備被總公司裁掉的主管,會被裁掉代表本身能力不足了,還被流放到這種外行的領域,那結果怎麼可能會好?

1992年三商虎投手翁豐堉出賽畫面。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1992年三商虎投手翁豐堉出賽畫面。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領隊外行,三商也就常常換總教練,新來的總教練也需要一段時間才能適應球員。但有些教練卻會在一些位置上啟用跟自己關係比較好的球員,後來領隊更與教練心生嫌隙,信任就這樣一點一滴的流失。甚至,領隊還自己把order(比賽名單)拿給記者寫,這種事情居然在職棒發生,實在不可思議。你不滿意總教練可以換人,但這樣子污辱人真的不對。

雖然領隊問題很大,但找來的教練有些也不是很好。其中,宅和本司總教練應該是加深球隊派系的原因之一:跟他要好的球員宅和就會讓他上場,跟他不好的就把你壓死死,不讓你上場。三商那時還有給他一張信用卡,讓他用來交際應酬,他居然一年就刷上百萬。明眼人都看的出來,那已經不是氣氛不好了,是開始亂了。

另外,還有在球隊管理的制度上,如果跟其他球隊相比的話,三商的落差就會被凸顯出來了。還記得當年兄弟是怎麼三連霸的?人家用激勵的方式,一支安打五千塊,每個都拚了命在打。大家把職棒當成工作,最基本還是想賺錢,要是三商也跟進辦理,我敢說三商一定拿冠軍。

特別是在職棒初年,大家薪水都不高,甚至前三年還有薪資上限,不是現在隨便就有七、八十萬、一百萬的,職棒一開始的上限是八萬、九萬,其實薪水不算高。兄弟採用激勵獎金的方式後,全隊上下真的很拚,打個冠軍賽一個人可能又多賺了好幾十萬。

三商當時的問題也不僅於此,還有很多其他潛在的問題未解。如果不是當時大家走不了,不然很多人都想離開這個環境。但當年沒有自由球員規定,一簽就五年,約到了球團還有優先議約權,球團怎麼可能放棄?再說球團真的放棄,那個時候也沒有別的球隊敢簽。這樣的結果,導致有部分球員的心態已經開始呈現擺爛的狀況了。說真的,就是擺爛。

1992年,中韓兩職棒聯盟舉辦「中韓職棒雙虎會」,為首次與韓國職棒進行交流。圖為...
1992年,中韓兩職棒聯盟舉辦「中韓職棒雙虎會」,為首次與韓國職棒進行交流。圖為春節過後,翁豐堉選手展開訓練畫面。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圖為1993年,三商虎出戰味全龍,味全龍隊郭建霖與三商虎隊翁豐堉在本壘進行攻防。...
圖為1993年,三商虎出戰味全龍,味全龍隊郭建霖與三商虎隊翁豐堉在本壘進行攻防。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另一波暗潮

時間到了1997年,球團間的問題仍然存在,那魯灣在這個時候也成立了另一個聯盟。我不知道他們哪裡找來那麼多錢,拚命砸錢挖角。那時我們一群人在台東移訓,那魯灣的梁功斌就來找林仲秋、蔡生豐、康明杉還有我,就在我的房間泡茶。

他給了我們一張一千萬的支票,如果跳槽我們四個就一人先拿兩百五十萬。我們四個想著,要嘛就四個一起走,要嘛就全部留下來,誰知道那魯灣能撐多久?如果打一年就解散,大家的職棒生涯不就完蛋?最後跳槽過去的球員幾乎都是工會的成員,就像康明杉和林琨瀚他們是工會的人,最後也都跳過去了。我想,也許一部份原因是想跟球團抗衡吧。

儘管如此,沒有人知道那魯灣會撐多久,也不知道未來會變怎麼樣,就是賭上自己的未來。有的人看錢重,有的看情重,當然一開始福利好待遇好,但結果兩聯盟合併後原先跳槽那魯灣的球員反而回不來中職,就算想回來打球或當教練也得先把罰金繳清,像洪一中就是球團幫他付罰金才能當教練,郭建霖就沒有,他就只能當行政職,直到規定廢除才解套。所以當時我想了想,覺得自己的薪水還算過得去,也不用為了這個去賭自己以後有沒有球打。

那年之後,台灣職棒陷入混亂。除了那魯灣,假球介入也是,好幾個隊友那時被黑道綁架威脅,真的很黑暗。但如果你不想去沾到這種事情,球員有時候也要敏感一點,不該認識的人你就別去認識,不該吃的飯你就不要去,一旦認識了就是給他們機會,所以要保持距離。

年輕球員或是薪水不高的球員也要注意,一場球給你幾十萬、一百萬你說他們會不會偏?那時很多二線球員去淌這渾水或當白手套,比較主力的選手怎麼會去這樣亂搞?除非你貪嘛,貪你就死啦,很多出事的就是貪而已。好在中職沒有倒,如果倒了,那不知道有多少人就要因此失業了?

三商解散到現在也快二十年了,打了這麼久,我也換了不少球隊,但我依然覺得三商是隻很可惜的球隊。如果當時有些改變,有些好一點的管理,或許三商會有不一樣的結果吧?也許吧。

原文授權轉載自《MyVoice》,經鳴人堂編修上線。)

圖為1990年三商隊員在打擊練習場合影。18號為翁豐堉。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圖為1990年三商隊員在打擊練習場合影。18號為翁豐堉。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職棒元年獅虎戰,圖剛烈(左起)、翁豐堉、侯明坤、陳正中、曹清來、鷹俠、許錫華、塗...
職棒元年獅虎戰,圖剛烈(左起)、翁豐堉、侯明坤、陳正中、曹清來、鷹俠、許錫華、塗永樑。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延伸閱讀|

 


 

  • 翁豐堉,現為西苑高中青少棒隊投手教練、大同技術學院棒球隊總教練。曾為中華職棒元老球員,效力於三商虎隊(1990~1999)、興農牛隊(2000~2001)、台灣大聯盟誠泰太陽隊(2001~2002)、第一金剛、La New熊(2003、2004),職棒十一年獲最佳進步獎。
  • 更多MyVoice:WebFBIG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