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倒數計時:李晟綱,世大運金牌國手的品勢人生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2017年世大運品勢國手李晟綱與蘇佳恩奪下品勢混雙項目金牌,在世大運落幕近一年後,以李晟綱的故事,回顧一名品勢選手在養成的路上,家人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而他對未來的自己,還有什麼要求與期許呢?

說到為什麼會開始練拳,我想可能是因為家庭的因素吧。我的爸爸、媽媽都是教練,哥哥、姊姊也有練拳,因緣際會下我也就跟著練跆拳道了。我們都差不多在幼稚園中班——那個開始跑跳的階段——就接觸了跆拳道。雖然一開始練拳是來自家人的要求,但後來自己也慢慢練出了些興趣。

所謂品勢,就像是武術的套路,以前是用來作為跆拳道晉段的依據。從2006年第一屆品勢世錦賽開始,各國逐漸對這個項目有些重視,而台灣也有了品勢賽事後,爸爸覺得這是一個新興的項目,決定將道館轉型為以品勢為主,我也從國二、國三開始練習品勢,真正的踏上這條路,後來順利當上國手,大大影響了我的人生。

一開始,我對品勢還懵懵懂懂的,心理還是覺得對練的跆拳道比較好玩,跆拳道就是要有兩個人打打殺殺,踢來踢去的感覺才對。品勢練習過程其實相對乏味,對著鏡子打正拳,每天就打一百拳、一千拳,也沒有對手。縱使一開始的練習很枯燥,但基本動作要好就是要一直練、一直練,練到後來動作漸漸流暢、成績也慢慢有點起色後,我也才說服自己真正的接受這個項目。

在我小的時候,姊姊就是我的榜樣,不論是學校還是比賽成績,她都表現得很不錯。每當我學業成績不好或練拳練得很差的時候,就會覺得姊姊都可以做到,我也可以做到。這樣的心態,無形中也給了自己不小壓力——畢竟從國小一路到高中都跟她同一所學校,老師們都先會認識姊姊,我們的表現也就常常被拿出來比較。

同時,做為教練的孩子,大家都會認為如果我成績好,還不是因為我爸是教練;成績不好,又會覺得你爸是教練,怎麼可以表現不好?為了有好表現,必須付出比人多出一倍的努力,當這樣的努力化為成績,反而又得不到人們的稱讚或肯定,坦白說,壓力真的很大。

但我想結果是好的,在這樣的壓力中我不斷受到激勵,逐漸成長。直到大學和研究所後,這樣情況才有些改變了:我慢慢的走出屬於自己的風格,也有了自己想追尋的目標。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世大運倒數計時

去年7月,文暄不巧在韓國公開賽傷到了腳踝,為她擔心之餘,也為離世大運僅剩一個月的時間,要重新組搭檔、培養默契、改動作感到焦慮。這需要多麼長的一段磨合期啊!於是我開始對與其他人搭檔感到反感,甚至出現放棄比賽的念頭。

後來在爸爸與姊姊和我溝通後,大家還是希望能試一試,看看能不能讓中華代表團有好成績,所以就找了佳恩來和我搭檔。

佳恩與文暄不同,文暄擅長踢擊,佳恩擅長的則是空翻動作。在與韓國教練不斷討論後,為了將我們的長處發揮到淋漓盡致,於是決定在非常緊迫的時間內,改變整套自由品勢的風格——不僅在動作中加入大量的空翻元素,也有一些互拋的動作;我想這是我們與其他國家隊不同的地方。後來比賽結果也證明,這些高難度動作確實為我們加到不少分數。

佳恩是個認真也容易緊張的人,在搭檔確定後的那段期間,她常常從白天練到晚上不停歇,我想她突然要面對高強度的賽事,心中也有不小的壓力吧。對於這樣的大場面,我自己是平淡些,不太會感到緊張。也因此,我時常講些話減輕佳恩的壓力,讓她能夠冷靜面對比賽。而文暄除了在傷後進行復健課程外,也從中磨合我與佳恩,協助我們練習、也督促我們將動作做到盡善盡美。

直到比賽當天,在場邊的中華代表團和看臺上的親朋好友的見證下,我們完成了整套的公認品勢和自由品勢,最後一個動作完成後的瞬間,我心裡很肯定的告訴自己:金牌到手了!

坦白說,現在回想起來,我們到了比賽的前一週都還沒將整套的動作敲定,正式的演練也是到了世大運的前三、四天才做過第一次完整的練習。正式比賽那天能有這樣的表現,只能說是奇蹟中的奇蹟。我很感謝佳恩的完美搭配,可以在高強度的比賽中把所有動作打好,有這樣的成績表現,我們都覺得很滿意。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選手生涯的倒數計時

因為傷勢的關係,我退出了今年在雅加達舉辦的亞運。照醫生的說法,我的前十字韌帶斷裂嚴重,半月板也受傷,如果不開刀,應該是沒辦法復原的。但考量到開刀的不確定性和休養復健所需要的時間,我最後選擇以練習來適應這樣的傷勢。

一般而言,品勢項目的選手其實不太會有嚴重的運動傷害,但近年來,隨著自由品勢的出現和競賽規則的改變,我們代表隊上16個有10個受傷,無論是腳扭到,還是骨折等運動傷害都有,像文暄、佳恩也都累積了不少傷痛史。

這個項目的風險比較大的原因在於,跆拳道選手在一些動作的養成上,不像是體操選手,從小就接觸到空翻等基本動作訓練。以我們而言,接觸這樣的訓練時,通常都是到了比賽動作確認後才會開始準備,不僅基本動作或觀念上學得不夠完整,加上有點年紀,如果這時候才要開始練別人小時候就已經練好的東西,再加上場地不像體操、武術那樣柔軟,直接練習高難度動作,對膝關節、踝關節都是很大的負擔,容易造成傷害的發生。

原本我希望能將沒比過的亞錦賽和亞運比完,拿到好成績後再來思考未來的方向。但事情總是來得突然,因為傷勢的關係,我勢必無法參加這些比賽了。其實一開始我也無法接受跟放下,但時間一久,漸漸也比較釋懷了。以現階段的我來說,年底的世錦賽、明年的世大運和全運會是我為自己設定的目標,而我也可能在這些比賽之後,結束我的選手生涯。

對我來說,在這些年每一位曾幫助過我的家人、朋友、教練都很重要,尤其是我的家人們,他們在生命中給了我許多幫助和堅持下去的勇氣與動力。還記得小時候,爸爸對我和姊姊的訓練極其嚴格,是很兇的那種,讓我一度想放棄不練了。直到我升上小學五年級,才慢慢可以分辨出,當我們在訓練的時候,他是一位嚴厲的教練,唯有其他時候他才是我們的爸爸。

未來的職涯規劃,會不會擔任品勢教練?其實我自己也還不知道。或許我會去嘗試過去不曾接觸過的工作,像開一家早餐店,或是到動物之家去幫忙,我想可能也會很有趣吧。

從小到大,這項運動伴我走過了大半的人生,最後的這幾場仗,即便帶著傷,我還是會奮力一搏,好好表現;不只是為國爭光,也是為自己的運動員生涯踢下一個完美的ending。

原文授權轉載自《MyVoice》,經鳴人堂編修上線。)

|延伸閱讀|

 


 

  • 選手:李晟綱,跆拳道品勢選手,2017世大運品勢金牌。
  • 更多MyVoice:WebFBIG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