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籃球場上的巨人:蔣淯安,174公分的籃球夢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從我國小三年級開始,一到放學時間我就會拿顆球到球場。我也忘記確切是怎麼開始的,在學校看到大家下課打球,家裡剛好也有顆籃球,事情就這樣理所當然的發生了。

我們那邊算是比較鄉下的地方,打籃球的人不算多,學校也沒有籃球隊,所以我也就一個人運運球、投投籃這樣而已。即使只是一個人打球,但當時我就能感覺自己對打籃球有種很不一樣的熱忱;但說不上來那是什麼。

走上籃球路

小五之後,我才接觸到比較正規的籃球訓練。因緣際會,有位教練很喜歡籃球,於是他便組了籃球隊,在那之後我才有全場五個人的觀念。因為自己的身高在任何階段的球隊中都偏矮(記得小六畢業時身高僅148公分),所以都打一號、二號,也就是後衛的位置。看前NBA灌籃王Nate Robinson、日本的田臥勇太這些矮將打球常常可以激勵我自己,因為我和他們的身高相仿,讓我覺得,他們跟我身材差不多都可以踏進最頂端的舞台,我也可以朝這個層級的目標挑戰。就算達不到NBA殿堂,我也可以追逐自己的夢想,而不是打從一開始就覺得身材條件是個永遠跨不過的劣勢。

說到偶像,我從小的偶像當然就是Kobe Bryant。已經忘記是小幾時看到他比賽了,第一次在電視上看到Kobe就覺得,「這個球員的得分和進攻手段怎麼會這麼強?」從此就深深迷上他,想跟他一樣厲害。這也是我小時候選擇8號做為背號的原因;Kobe當時穿的就是8號。

直到我進青年高中接受正統的甲組訓練,才發現原來訓練強度這麼高,跟之前打好玩的完全不一樣。

此外,高中球隊也講求紀律,青年高中籃球隊是剛成立的新球隊,對我們多數人來說,大家都是第一次跟別人過集體住宿的團體生活,學習團隊精神跟做人處事,心裡不能只有自己。畢竟在球隊裡犯錯,隊友也得接受連帶的處罰。像是有人上課時間跑回宿舍睡覺,我們卻未制止他也會連帶受罰。漸漸的,我們也就比較瞭解團體活動怎麼守分際,要有團隊意識,不能因為自己的方便去影響到其他隊友。

在高中時期最棒的一場比賽是有一場要搶八強,對手是強隊三民家商。當時對戰成績不但沒贏過,而且都是大比分落敗。當年那場球也是一路落後,第三節打完時還落後了15、16分。說真的,當時大家幾乎都覺得大勢底定了,但教練一直告訴我們,「球賽還沒結束、不要放棄,即使很累了也要把它拚完」。

後來,第四節在我們全場壓迫與不斷拚搶之下,居然在壓哨前一秒追成平手,最後在延長賽擊敗三民家商,這也是青年高中第一次進八強。時間歸零前不要放棄,這道理雖然大家都知道,但沒有什麼比自身體驗過後更為深刻的吧。

蔣淯安於青年高中(左)與台體(右)時期上場畫面。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蔣淯安於青年高中(左)與台體(右)時期上場畫面。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從準教師到SBL

因為自己是單親家庭,待在台中的開銷相對北部來說比較小,家裡負擔也不會徒然增加,另外住得近些也可以常回家看看媽媽,而高中球隊的董事長還讓我們免學雜費、供吃供住都不用錢,所以我始終在台中就學。到了要升大學的時候,北中南的選項都有,但想說打球也不會是長久的路,所以就選擇可以修教師學程的台體。還好大學教練同意我們打工來分攤學費、繳房租,不至於給家裡造成太大的壓力。

在台體念大學的時候,除了兼顧學業跟練球外,我另外在Costco打工,大概在六點結束練習後,騎上20分鐘的車去Costco當收銀員,我們台體去Costco打工的大概五、六個,練得比較晚的時候麥老師也都會要我們先離開去上班。上班前,因為剛結束練習也沒時間慢慢吃晚餐,就先隨便吃一吃。大學生都吃粗飽的,會在學校附近的一中商圈買個炒飯啦、滷味啦、鐵板麵這種可以加大不用錢的,60、80元一份。四個小時為一個班,所以都上到晚上十一點。禮拜一到禮拜五只要沒課就會去上班,有時候六日也是。

其實一直以來,因為身材的關係,我一直沒有把籃球當職業的想法,覺得自己大概打到大學階段就差不多了,就算在台體那年拿下UBA冠軍後提升不少自信,但畢業時仍然沒有要參加SBL選秀的念頭,而是選擇先完成我的教師學程,接著實習、取得教師證。

雖然客觀上來說,實習跟選秀打SBL是可以同時並進的,但一旦加盟球隊,要配合教程從八、九月開始到一月底的時間,除了球隊同意外,還得喬出時間兼顧練球和實習。況且當時也沒有把打球列入未來的打算,所以就照計畫的先修完教程,實習完、再把教師證考到,之後的就之後再說吧。

不過,就在計畫一一達成,我也順利取得教師證後反而覺得,既然已經有備案了,我應該試著去挑戰看看我的夢想!當時我們台體的學長——達欣的范耿祥教練——知道我的教程都修完了,就打給我,問我要不要跟他們一起練練看,我也就去了。但畢業後到實習的這段期間,因為訓練中斷,只是一個禮拜一兩天打打球當運動,所以一開始去達欣練球的時候,體能顯得有點力不從心。

後來,練著練著,想參加選秀的心情就更為強烈,想說結果再怎麼不好,至少達欣會在後面的輪數選我吧!當我在選秀第一輪就被台啤選中時,真的很驚訝我的輪次會這麼前面!或許是因為當屆選秀以二、三號球員居多,像是儀翔;四號也有澎澎、郅為這些好手,閰哥才會想把我選進來試試看吧!

自己個性算是慢熟、而且很怕生,一到陌生的環境,做事都會變得拘謹。在求學階段,自己很幸運的是一直都有隊友陪伴著我:國小隊友陪我到國中、國中隊友陪我到青年高中,而青年的隊友陪我直到台體,一直以來都有伴在一起。剛進SBL時一開始也很擔心「怕生」的問題,在達欣練球時其實很怕犯錯,也不太敢講話,好不容易隨著練習的時間拉長、也跟隊友熟悉後,才發現自己已經喜歡上這個環境,結果又擔心會被別隊選去,加入新的球隊、重新適應的過程又來重來一次。雖然後來來到台啤,但幸好球隊中還有奇旻這個台體的好學長,實在是很慶幸。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實踐夢想的路上

從我踏上籃球路後,一路上挫折不斷,最主要的還是來自身材上的挫折。在高中時,對自己的身材條件還沒什麼感覺,也有很多像我這種一百七十多公分的球員,到大學也都還好。直到進入SBL後,因為整體選才已經來到金字塔頂端,身材條件在球場上越來越重要,自己則越來越不吃香。剛打SBL的時候,我也會怨自己怎麼長這麼矮。同時看在別人眼裡,對你的第一印象也會認為你不適合這項運動。

屬於我不能控制的,我不在乎;屬於我能控制的,我不放棄。

這是後來影響我深遠的一句話。雖然我不能控制的是我的身材,但我能全力以赴的是我的每一次練習與我的心態。我想,將專注力放在那些我能掌握的,這才能讓自己的潛能徹底釋放出來。

有最棒的比賽,如果說最挫折的一場球,那絕對是我第一年在台啤的冠軍賽。那場對上璞園籃球隊,當最後一波進攻時間倒數時,我應該採取更好的選擇,而不是想切入純粹「買犯」。雖然看重播畫面的確是被犯規了,但裁判並未吹哨,最後就是輸在那兩分。

直到後來,我才漸漸知道,SBL在那種關鍵時刻,裁判通常不太會做積極的吹判,而是會讓球員自己去發揮。那年我們在冠軍系列賽中已經取得三勝一敗的絕對優勢了,但那場球落敗後,我們後續卻反遭逆轉淘汰。這件事常令我反省,如果當時我做出更好的進攻選擇,會不會那年就有機會拿下冠軍了呢?也或許當時做出不同的決定,球隊氣勢也將截然不同。但如今也只能當作學個經驗了吧。

最後,我想跟大家說的是,像我這麼不起眼的身材都能走到這裡了,希望各位不要輕易否定自己,如果你有想追求的夢想就認真去追逐,但務必知道,唯有認真與不懈的努力,你的夢想才有機會被實踐;如果沒有付出的話,就連「機會」也不會擁有。

追夢的過程中勢必有很多挫折,也經常面臨低潮的情緒,但如果可以一一克服這些阻礙,更將這些阻礙轉化為成長的能量,這些都將使你離夢想更近,也讓你更有機會走得長遠。

認清自己、做好準備,然後好好加強自己。夢想可不是只有夢幻美好的一面,夢想是會犧牲掉很多玩樂,以及陪伴家人的時間……而你認清了嗎?你也準備好了嗎?如果你的答案是肯定的,那就上路吧!

原文授權轉載自《MyVoice》,經鳴人堂編修上線。)

  • 文:蔣淯安,現為台灣啤酒籃球隊控球後衛。經歷:青年高中籃球隊、台灣體大籃球隊 、台灣啤酒籃球隊。多次入選瓊斯盃、東亞錦標賽、 世界盃資格賽中華隊國手。
  • 更多MyVoice:WebFBIG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