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心有多強,力量就有多大:郭育廷,視障運動員的棒球夢

圖/郭育廷提供
圖/郭育廷提供

你聽過盲人棒球嗎?儘管視力低到幾乎看不見,郭育廷仍然勇敢追逐著他的棒球、田徑,做一個運動員的夢。

在那個有中國廣播公司轉播職棒的年代,在啟明學校晚自習用收音機偷聽「龍象大戰」好像也不是什麼秘密。

幻想自己就像他們一樣打出全壘打、全場歡呼、隔天上頭版,想必也是當年許多人對於未來的夢想。本來我也只是其中的一份子,但因為上帝關起了我眼睛這扇門,讓我早就跟大多數的人不同。

那時的我,只能透過用球棒打擊在地上滾的排球,想著自己就像兄弟象隊的洋將路易士,將球打得又高又遠。雖然因為球是在地上滾,所以打擊動作很醜,但在想像的世界,這樣已經足夠了。

在空中的棒球

六年級的某天下課後,我們一樣跟學長、學弟打棒球,結束之後我正準備收球具回教室時,體育老師問我,「你想不想打在空中的棒球?」雖然我眼睛不好,但叫我弟弟當捕手來體驗「在空中的棒球」,這種事情是常有的。唯一的差別就只在於,我看不到球。

準備好之後,老師接著說:「老師叫你揮你就揮。」然後他將排球投給我,我就用力揮,結果球飛好遠。我打滾地棒球以來從沒有這樣過,實在太神奇,更像職棒了!而且可以模仿棒球打擊動作也帥多了,所以我和老師說,以後我都想玩這種的。後來才知道,原來是政府希望能推行盲人棒球(beep baseball),有給一筆經費。就像學校裡其他校隊一樣,有調味乳、雞排的加持,當然就讓我更堅定地加入了球隊。

盲人棒球也因為有這個名稱,造成不少人對它產生美麗的誤解,所以如果你也認為「棒球就去棒球場打」也是很正常的。

但實際上,為了提高防守強度,我們會用身體的每一寸擋住來球,再快速抓球,完成動作。防守是一層一層的,前排擋不住球的時候,後排要趕緊協助,所以我們會不斷奔跑、滑行;因此在球場上,我們是不能穿棒球釘鞋的,而是穿上壘球鞋。在安全考量下,足球場是最適合我們比賽的場地。美國已經有盲棒球隊使用足球鞋、美式足球鞋來增加靈活度、降低打滑的狀況。所以請給我們草地,不要再叫我們去棒球場了!

盲人棒球比賽照片。 圖/郭育廷提供
盲人棒球比賽照片。 圖/郭育廷提供

出國比賽

我最印象深刻的,是2011年去美國參加盲人棒球世界盃。那一年能去比賽的只有7個人,但因為有一個是新人、一個沒打擊,一個守備不好,所以認真說來,能用的球員只有5.5個人。而如果又有人緊張,那只剩下5個球員可以用了。

一般來說,棒球上場是9人,盲人棒球則是6人,但我們就這樣參加了。我當時是防守中線,因為盲人棒球一層一層防守的特性,我的位置就在所有人的正中間,因此當球被打擊出來時,就必須先cover前面。球穿越以後加速接球。穿越你以後,要指揮後排的人去球前進的方向,所以每一個play都要衝刺。

由於2009年出國比賽時,我的表現狀況嚴重低潮,而且身體有傷,因此這次很想要雪恥,所以很多時候我跑的距離是超過正常標準的;也因為這樣,我第一次在球場上抽筋就獻給它。雖然2011年台灣隊差一點就能得到冠軍,有些可惜,但我能獲得防守MVP也是給了我很大的肯定。

因為我是兩棲運動員,所以除了棒球,田徑也是我會出國比賽的項目,能自在運動實在太棒了!視障田徑依照視覺鑑定結果,可分為三個等級,我是視力最差的等級。我們需要有一個陪跑員一同比賽,用長不超過30公分的短繩互相連接,一組會占用到兩個跑道。除了陪跑員不能比我先過終點以外,其他規則跟一般人幾乎相同。因為我是短距離的選手,所以我只能找也是短距離選手的學生一同參加比賽。因此我的陪跑員多到可以湊滿一個圓桌。我常說如果我舉辦婚宴,這桌的成員會是最特別的。

2010年的廣州亞運,我跟陪跑員的默契很好,自己身體狀況也不錯,當時還去看了2006年的獎牌成績,感覺好像可以拿個第三名回來。但是,我在選手村訓練結束要去吃飯時,因為抄捷徑,就慢跑到路邊的草地跟石頭路,結果踩到落差,造成腳踝扭傷。腳踝腫得超級大,嚴重到熱身做操時,身體會搖來搖去。

當時離比賽剩沒幾天,心想腳傷成這樣,是要怎麼比賽。擔心被教練罵回台灣,還拜託隊員不要講,只要有空就冰敷。比賽當天起跑時,腳踝真的很軟,但是也不管就衝了,結果拿下分組冠軍!大會一宣布名次,我就在終點狂跳,場上幾萬人的歡呼讓我很感動。雖然跳完後腳超痛,而且回台灣後,還需要花2個月才能讓腳完全康復,但是再給我選擇,我還是會帶傷比賽。

信心有多強,力量就有多大

熱情的力量是很強大的。我熱愛比賽、熱愛我參與的運動項目,也盡全力去感染像我這樣身體有缺陷的人。在盲人棒球中,從最初想拚上啟明校隊的先發球員,到角逐台灣代表隊的名額。這一路的過程,讓我覺得打盲棒真的很棒。

然而,在出國比賽回來後,我卻發現在新竹沒有其他視障者在打盲人棒球,覺得很不可思議,決定自己組球隊。自己創的球隊跟當時去美國比賽的球隊打成平手,甚至後來學校將我們納入服務性課程選修,我突然意識到,打盲棒不只是在追求個人的成就,而是能用自己的影響力,讓更多人喜歡運動。

因為太喜歡打球,又接觸募款、舉辦比賽,因此有了很多成就,甚至今年我帶著一批不是運動員的球隊學弟出國比賽,讓他們知道什麼是真正的訓練、什麼是課表,用訓練選手的角度改造他們。在台灣盲棒史中,我是第一個視障球員出身的總教練,這對我來說是一個新的成果。

現在我已經從田徑選手中退役,而因為忙碌的工作,盲棒也不再像往日那樣頻繁的練習,但我始終熱愛自己參與的運動。雖然這兩項運動都沒能讓我站上奧運的舞台,但身為一個視障者,卻能在許多人的幫助下自由自在的運動,我相信「信心有多強,力量就有多大」,我真的為自己是一名運動員感到驕傲。

原文授權轉載自《MyVoice》,鳴人堂編修上線。)

郭育廷盲人棒球獲獎。 圖/郭育廷提供
郭育廷盲人棒球獲獎。 圖/郭育廷提供

  • 選手:郭育廷。啟明學校盲人棒球校隊,2011年盲人棒球世界盃防守MVP,首位視障出身的盲棒總教練。
  • 更多MyVoice:WebFBIG

|延伸閱讀|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