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花木蘭》是慘痛教訓?迪士尼沉迷中國市場的利益與風險

迪士尼新片《花木蘭》(Mulan)上映前後引爆爭議。 圖/路透社
迪士尼新片《花木蘭》(Mulan)上映前後引爆爭議。 圖/路透社

迪士尼新片《花木蘭》(Mulan)上映前後引爆爭議,除了香港、台灣、泰國民主人士發起抵制,在新疆人權等議題發酵下,連中共當局都禁止媒體報導,還遭到戰狼級官媒《環球時報》奚落藝術水準低落、誤解中國文化。日前更有多位美國國會議員,聯名要求迪士尼解釋與中共的合作關係——這些怒火燒到眉毛,恐怕是對中國奉承已久的迪士尼始料未及。

因為疫情嚴重影響檔期的《花木蘭》上映之前,主要演員劉亦菲、甄子丹力挺港警以及「港版國安法」,引爆抵制,上映後又被發現片尾鳴謝新疆吐魯番公安局以及中共宣傳部門,惡評如潮,連中共當局都難以消受。

美國國會要求迪士尼解釋

對此,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共同主席、共和黨參議員盧比歐(Marco Rubio)與18位跨黨派國會議員於9月11日聯名致函迪士尼,要求解釋與中國相關單位合作的理由、過程、得到什麼協助、付出的對價關係、中共是否干涉製作,以及是否不當使用少數民族勞工等十大疑問。

這封CECC致迪士尼執行長查佩克(Robert Chapek)的公開信,指出中國在新疆之暴行早為天下所知,迪士尼不該不曉得,而與中共新疆公安、宣傳部門合作等於是「默認種族清洗罪犯之正當性」,令人「深感不安」。信中並質問,迪士尼到新疆取景的理由是否包括「保證能夠打進中國市場」?

除了香港、台灣、泰國民主人士發起抵制《花木蘭》,韓國首爾也有民眾在電影院外發起抵制行動。 圖/法新社
除了香港、台灣、泰國民主人士發起抵制《花木蘭》,韓國首爾也有民眾在電影院外發起抵制行動。 圖/法新社

公開信引述迪士尼官網所宣稱,「迪士尼相信社會責任是一項長期投資,可以增強公司競爭力和風險管理,同時能夠吸引人才,以及維持聲譽」,強調CECC的19位議員此刻就是要徹底了解「貴公司如何在中國相關活動中落實對社會責任的承諾」。

此外,9月14日美國《每日傳訊》(Daily Caller)報導,美國眾議院「監督和改革委員會」(The House Committee on Oversight and Reform)發函譴責迪士尼,要求說明在中共傷害人權的新疆拍攝《花木蘭》相關問題,以及與中共當局的關係。

監督和改革委員會也要求迪士尼董事長艾格(Bob Iger)具體解釋與中共的合作關係。該委員會副主席科默(James Comer)表示,迪士尼總說要重視全球兒童和家庭的發展機會,實際上迪士尼的商業行為正在傷害兒童和家庭。科默強調,中共在新疆關押上百萬人,並對維吾爾人進行種族滅絕政策,迪士尼竟在新疆拍攝《花木蘭》,還對施暴的中共當局致謝。

科默質問迪士尼,為何在2019年因為美國喬治亞州反墮胎法而威脅抵制喬治亞州,卻同時在強迫維吾爾婦女絕育的新疆拍片?甚至還向中共致謝?

此前,長期關注中國人權問題的美國共和黨參議員柯頓(Tom Cotton)也在9月8日推文直言,「迪士尼沉迷於中國的現金,並且竭盡所能地取悅中共。」

美國眾議院「監督和改革委員會」副主席科默表示,迪士尼總說要重視全球兒童和家庭的發展機會,實際上迪士尼的商業行為正在傷害兒童和家庭。 圖/法新社
美國眾議院「監督和改革委員會」副主席科默表示,迪士尼總說要重視全球兒童和家庭的發展機會,實際上迪士尼的商業行為正在傷害兒童和家庭。 圖/法新社

《花木蘭》讓迪士尼很頭痛

美國迪士尼公司是全球娛樂業巨頭,在2019年發行了六部票房超過10億美元的大片,在規劃五年、投注兩億美元鉅資,以及百般迎合中國市場口味和中共當局審查之下,今年的《花木蘭》早被迪士尼預估為10億美元票房等級。然而疫情衝擊以及種種天災人禍等負面消息鋪天蓋地而來,使得同樣時常顧慮中國市場風向的《彭博社》也形容《花木蘭》正讓迪士尼「很頭痛」。

《彭博社》指出,除了拍攝成本,迪士尼還花費數千萬美元行銷,如今又遭到國際抵制與官方打壓,看來迪士尼恐怕血本無歸。

現任迪士尼董事長艾格,從2005年10月到今年2月擔任執行長逾14年,去年他曾經強調,中國是迪士尼全球第二大的電影市場,他主政下的迪士尼,極為重視「中國因素」以及與中共官方溝通的「效率」。

艾格去年9月出席「彭博全球商業論壇2019」志得意滿地表示,迪士尼電影和主題樂園在中國愈來愈受歡迎,將繼續拓展中國市場。根據迪士尼網站宣稱,迪士尼在中國發展影視娛樂、公園度假村、媒體網路、消費產品、互動媒體和迪士尼英語等事業,致力在中國創造「高質量的娛樂體驗」。

去年曾有平台整理指出,根據中國廣電總局統計,迪士尼電影票房於2016年刷新公司紀錄,全球票房收入76億美元,其中超過46億美元來自海外市場,中國是其大宗。去年迪士尼曾預期票房能打破2016年紀錄達到90億美元,其中《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在中國有約5.9億美元票房,成為中國史上票房第四高電影。

此外就「利益」而言,中國電影市場量體以及漲勢也讓迪士尼難以忽視。例如2006年中國總票房只有26.4億人民幣;2012年總票房躍居全球第二,達到170億;2016年成為全球電影銀幕最多的國家,總票房達到492億;2018年總票房達到609億——12年來翻了22倍。

根據迪士尼網站宣稱,迪士尼在中國發展影視娛樂、公園度假村、媒體網路、消費產品、互動媒體和迪士尼英語等事業,致力在中國創造「高質量的娛樂體驗」。圖為上海迪士尼樂園。 圖/歐新社
根據迪士尼網站宣稱,迪士尼在中國發展影視娛樂、公園度假村、媒體網路、消費產品、互動媒體和迪士尼英語等事業,致力在中國創造「高質量的娛樂體驗」。圖為上海迪士尼樂園。 圖/歐新社

中國電影市場開始「急凍」

然而早在疫情爆發之前,近兩年中國電影市場已經開始「急凍」,當中不乏經濟惡化與政策變動等因素。此外,迪士尼乃至好萊塢過度側重中國市場利益而罔顧民主自由價值的現象,在美中深陷新冷戰的趨勢下,已經受到美國當局與輿論的深切關注。

例如美國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於7月16日發表中國政策演說時鄭重警告,迪士尼與好萊塢為了利益與安撫「中共這個世上最強大的人權侵犯者」,進行自我審查,如果美國企業只為了追求短期營收而持續向北京屈服,除了犧牲對民主自由的堅持,反而會在中國建立強大的競爭對手,甚至被反噬。

在各種主客觀因素催逼之下,中國市場已經不若以往,迪士尼如何回應美國國會的要求?如何正視《花木蘭》慘痛個案?將會是好萊塢在中國市場發展的重要指標。

在各種主客觀因素催逼之下,中國市場已經不若以往,迪士尼如何回應美國國會的要求?如何正視《花木蘭》慘痛個案?將會是好萊塢在中國市場發展的重要指標。 圖/美聯社
在各種主客觀因素催逼之下,中國市場已經不若以往,迪士尼如何回應美國國會的要求?如何正視《花木蘭》慘痛個案?將會是好萊塢在中國市場發展的重要指標。 圖/美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