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年底前要全部關閉?美國「孔子學院」的最後通牒

從幼稚園到大學等各級學校,今年底前必須關閉孔子學院。圖為美國聖地亞哥州立大學孔子學院的小學員。 圖/中新社
從幼稚園到大學等各級學校,今年底前必須關閉孔子學院。圖為美國聖地亞哥州立大學孔子學院的小學員。 圖/中新社

中共利用孔子學院(Confucius Institute)滲透美國教育體系,威脅日甚,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日前表示,孔子學院是中共宣傳組織,伺機對美國學生灌輸中共意識形態,卻偽裝成語言文化機構,實不應該存在於美國教育體系。因此,要求從幼稚園到大學等各級學校,今年底前必須關閉孔子學院。

蓬佩奧10月15日接受佛羅里達州廣播節目《早安奧蘭多》(Good Morning Orlando)、印第安納州廣播節目《早安新聞》(The Morning News)等媒體訪問,表示孔子學院宣稱設立目的是教導中文與文化交流,但實際上是北京政權的影響力工具,中共透過這些學院影響美國校園甚至學童,令人無法接受。

灌輸中共意識形態

蓬佩奧強調,會要求各級學校在年底前關閉孔子學院,不只大學,也包含幼稚園到高中等各級學校。美方也將防範那些持美國簽證、代表中共營運孔子學院的人士,再次進入美國課堂。

此前,美國國務院10月14日宣布,蓬佩奧和美國聯邦教育部長德沃斯(Betsy DeVos)已對美國各州教育局長發函,呼籲警惕孔子學院以及孔子課堂對美國教育的惡性影響,包括中共在美國設立孔子學院的屬性與意圖,並且警告其已危害美國民主價值觀。

蓬佩奧和德沃斯的聯名信指出,中共威權政府對美國校園的惡劣影響是「真實且日益嚴重的威脅」。孔子學院被標榜為中國語言和文化中心,但許多證據表明,孔子學院是中共在美國校園的宣傳工具,「孔子學院的設立以及來自北京當局的資助,可為校方提供財務資源等激勵,並且據以避免批評中共政策,對教師施壓,令其自我審查。」

蓬佩奧聯名信指出,美國國務院和教育部都支持和捍衛美國憲法所體現的民主價值,然而過去十年,中國威權政府藉由「孔子課堂」(Confucius Classrooms)計畫,向美國數百所從幼稚園到中學的學校(K-12)提供中共篩選過的課程和師資,而宣稱為語言文化計畫的孔子課堂,實為中共擴張其全球影響力的重點,如今每天有成千上萬的美國學生在裡頭上課。

美國國務院教育和文化事務局(State Department’s Bureau of Educational and Cultural Affairs)審查發現,在孔子課堂任教的教師和課程,皆需要先獲得中共教育部附屬機構的批准。聯名信中強調,許多教育人士可能會驚訝,數以百計的美國學校正使用由獨裁政府所制定的課程,而且教師也是由同一個獨裁政府所篩選、審查,以及支付薪資。

在孔子課堂任教的教師,需先獲得中共教育部附屬機構的批准。圖為2015年習近平出席英國孔子學院及學堂開幕。 圖/新華社
在孔子課堂任教的教師,需先獲得中共教育部附屬機構的批准。圖為2015年習近平出席英國孔子學院及學堂開幕。 圖/新華社

已被認定為外國使團

孔子學院滲透美國各級學校的嚴重問題近年引起美方關切,8月13日,美國國務院認定負責管理孔子學院、位於華府的「美國孔子學院中心」(Confucius Institute U.S. Center,CIUS)為中共政府直轄的「外國使團」(foreign mission),要求該中心相關行政人員如同駐美國的外國使館人員,必須接受美國國務院的行政管理,包括登記個人相關資料。

當日,美國國務院主管東亞和太平洋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史達偉(David R. Stilwell),以及外國使團辦公室代理主任西格羅夫斯(Clifton C. Seagroves)在記者會表示,孔子學院在美國校園存在已久,CIUS正是管理和資助孔子學院的組織。國務院敦促學校再三研究孔子學院的工作,以及其是否支持學術自由與美國的民主價值。

此外,7月16日美國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在對中關係政策重要演講中警告,中共試圖滲透、審查或者利誘美國學術機構,例如有數十所美國大學成立中共資助的孔子學院,這些學院涉嫌干涉各大學,要求大學迴避或取消涉及中國政策之話題與活動。

蓬佩奧聯名信提到,「那些被北京政權審查和發薪的教師們,會避免談論中共對待異議人士、宗教人士和少數民族的方式。」並且強調「許多華裔美國人來到美國,是為了逃避中共政權干預,表達和實踐自己的信仰或者政治觀點,並為子女獲得啟發智力的教育。然而令人不安的是,中共政府已經在美國學校的大廳占據一席之地。」

蓬佩奧明白,將CIUS認定為中共政府的外交使團對相關美國學校影響有限,但是能夠揭示這些孔子學院相關機構與美國學校之間的關係,以便利益相關人士知情,或能夠促其進行更明智的判斷。儘管美國國務院未能強迫各州教育局採取任何具體行動,但能鼓勵在教育計劃中審查孔子課堂的活動,並且確認孔子學院教師的工作是否符合美國法律和價值觀,以確保這些教學不會受到外來惡意影響。

同樣的,10月15日蓬佩奧在諸多媒體專訪時,要求所有美國孔子學院年底前應該關閉,在行政實務與總統大選變數下,其執行效力也難免招致質疑。

也許蓬佩奧只能盡力順其自然為所當為,正如在聯名信以及9月初接受福斯商業頻道《盧.道布斯今夜》(Lou Dobbs Tonight)節目專訪所言,這些作為,是為了讓大家能看清孔子學院所帶來的風險,對美國國家安全的威脅,以及在這些學術機構中招聘間諜和通敵者所帶來的風險。「當大家發現中共的活動是試圖不正當地影響我們年輕的美國人時,我們敦促大家採取行動、保護教育環境。儘管美國人在許多問題上意見不一,但是當我們的自由受到威脅,將會使我們團結在一起。」

孔子學院宣稱設立目的是教導中文與文化交流,但實際上是北京政權的影響力工具。圖為美國普渡大學孔子學院。 圖/新華社
孔子學院宣稱設立目的是教導中文與文化交流,但實際上是北京政權的影響力工具。圖為美國普渡大學孔子學院。 圖/新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