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中國「債務陷阱」損人害己?疫情與抗中意識下的一帶一路困境

中共藉由「一帶一路」計畫提供鉅額貸款給發展中國家進行基礎建設。圖為中國工人於埃及參與新行政首都施作。 圖/歐新社
中共藉由「一帶一路」計畫提供鉅額貸款給發展中國家進行基礎建設。圖為中國工人於埃及參與新行政首都施作。 圖/歐新社

中共藉由「一帶一路」計畫提供鉅額貸款給發展中國家進行基礎建設,多年來債務陷阱弊端叢生,而且合作內容隱晦保密,外界難以得知貸款條件。美國與德國學者研究大量合約發現,中共藉此深入影響舉債國,多國恐怕已經淪為中國附庸。

美德研究指證中共手法

3月31日,德國智庫「基爾世界經濟研究所」(IfW)與美國威廉瑪麗學院(College of William & Mary)研究機構AidData、智庫「全球發展中心」(CGD)、智庫「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IIE)發布調查報告,題為《中國如何放貸:與外國政府簽訂百份債務合約的罕見調查》(How China Lends: A Rare Look into 100 Debt Contracts with Foreign Governments)指證中共利用「一帶一路」對多國進行「債務陷阱外交」(Debt Trap Diplomacy)之實例與手法。

報告指出,中國藉由「一帶一路」為歐亞非美各洲多國提供興建港口、鐵公路、工業園區等高額基建貸款,成為全球發展中國家最大債權國,中國與舉債國政府的貸款協議不僅「禁止舉債國公開貸款條件」,甚至要求舉債國否認雙方有借貸協議。

參與本調查報告的美德兩國專家,在許多發展中國家政府部門以及國會資料庫搜尋多年,分析2000年至2020年中國與非洲、亞洲、東歐、拉丁美洲和大洋洲24國簽署的100份貸款協議文件,逐步抽絲剝繭,並與其他商業債權契約進行比較。

參與報告的德國金融學家特雷貝施(Christoph Trebesch)表示,這些保密條款並不尋常,不透明的貸款條件使得外界難以估計外債規模,即使政府發現財政危機也難以應變。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藉由嚴苛貸款條件干涉與掌控舉債國內政,倘若舉債國與中國斷交、改變勞工或環保標準,或者有違中共政策主張、「傷害中國機構的利益」,中國單方有權解約。此外,中國國企銀行談判權力強大,可以單方決定是否繼續貸款,部分協議措辭模糊以便中國隨時單方解約。只要中國解約,便可迫使舉債國「必須馬上還款」,於是貪求中國資金挹注的舉債國幾乎成了附庸與魁儡。

報告指出,中國藉由「一帶一路」為歐亞非美各洲多國提供興建港口、鐵公路、工業園區等高額基建貸款,成為全球發展中國家最大債權國。 圖/美聯社
報告指出,中國藉由「一帶一路」為歐亞非美各洲多國提供興建港口、鐵公路、工業園區等高額基建貸款,成為全球發展中國家最大債權國。 圖/美聯社

債務陷阱案例斑斑

中共被國際輿論抨擊藉由「一帶一路」操作債務陷阱奪取國際戰略資產已有多年,最常被提及的案例應是斯里蘭卡。

斯里蘭卡因拖欠中國基建債務,2017年12月曾同意將南部深水良港漢班托塔(Hambantota port)「租借」給中國99年。該國政府換屆之後發現案情並不單純,租期竟然被擴增99年,合計198年。現任外交部長憤而開罵此租約有誤,要求釐清問題、重談協議,然而中國峻拒,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更直言,漢班托塔港口交易是在兩國「平等自願的基礎上」談定的。

此外,全球發展中心曾於2018年發布報告指出,2011年中國以部分債務減免,要求換取人口不到千萬的中亞小國塔吉克1,000多平方公里國土。

《美國之音》指出,全球發展中心的報告列出可能陷入中國債務陷阱的8個高風險國家,包括塔吉克、東非的吉布地、南亞的馬爾地夫、巴爾幹半島的蒙特內哥羅、蒙古、吉爾吉斯、巴基斯坦,以及寮國。同年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則列出16個風險國家。

另據《路透社》去年9月報導,在債務違約的壓力下,寮國電力(Electricite du Laos, EDLT)和中國南方電網(China Southern Power Grid)簽署協議,中國獲得寮國電力控股權。近期寮國則與中國簽署為期25年的電網特許協議,中國將可全面掌控寮國電網系統,被國際輿論形容寮國「國家電網被整碗捧走」。

由於寮國在湄公河流域建設數十座大壩,期能成為「東南亞的電池」,以充實國庫,中國如今實質掌控寮國電力,不僅是藉由「一帶一路」債務外交控制寮國,還順帶搶走這顆「大電池」。

2021年3月,寮國與中國簽署為期25年的電網特許協議。 圖/新華社
2021年3月,寮國與中國簽署為期25年的電網特許協議。 圖/新華社

北京恐陷入自掘陷阱

然而「一帶一路」計畫並非神通廣大,設下債務陷阱對中國而言,更像是一場豪賭。

根據《金融時報》2020年報導,這項宣稱斥資一兆美元的「全球最大開發計畫」,七年來財務不明、危機重重、備受質疑,如今加上新冠肺炎影響多國,驅動計畫的中國金融機構放貸急速下滑,北京陷入與債務國重啟協商的困境,很可能成為中國重大海外債務危機引爆點。連中共當局去年也罕見地承認,約有兩成的「一帶一路」專案受到肺炎全球疫情的嚴重影響。

全球金融市場和基建數據龍頭,前身為湯森路透金融與風險事業部的黑石集團「路孚特」(Refinitiv)數據庫指出,如今已有130多國與中國簽署了兩百多份「一帶一路」相關協議,進行超過2,600項相關專案,成本高達3.7兆美元。

近期美國、日本、歐洲、澳洲正醞釀「一帶一路」替代方案以及抵制行動,美國總統拜登3月26日與英國首相強生通話討論民主國家基建計畫,日本首相菅義偉4月16日訪美也將與拜登討論更高水準與透明化的替代方案,並可望達成初步協議。中國面臨內外交戰壓力,「一帶一路」計畫前路更為崎嶇,已難樂觀。

近期美國、日本、歐洲、澳洲正醞釀「一帶一路」替代方案以及抵制行動。圖為「一帶一路」建設中國和印尼的合作項目雅萬高鐵。 圖/新華社
近期美國、日本、歐洲、澳洲正醞釀「一帶一路」替代方案以及抵制行動。圖為「一帶一路」建設中國和印尼的合作項目雅萬高鐵。 圖/新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