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斯里蘭卡的債務危機:中國「一帶一路」的全球陷阱

根據《南華早報》報導,今年7月斯里蘭卡償付十億美元的債券之後,外匯存底剩下28億美元,只夠兩個月的進口外匯需求,斯里蘭卡財政部長坦承已經面臨嚴重外匯危機。 圖/法新社
根據《南華早報》報導,今年7月斯里蘭卡償付十億美元的債券之後,外匯存底剩下28億美元,只夠兩個月的進口外匯需求,斯里蘭卡財政部長坦承已經面臨嚴重外匯危機。 圖/法新社

深陷中共「一帶一路」債務陷阱的斯里蘭卡,近期外匯存底即將用鑿,國家信用評等也被列入垃圾等級,食物、藥品等民生必需物資短缺,經濟瀕臨崩潰,並恐爆發人道危機。

根據《南華早報》報導,今年7月斯里蘭卡償付十億美元的債券之後,外匯存底剩下28億美元,只夠兩個月的進口外匯需求,雪上加霜的是明年還有15億美元外債到期,斯里蘭卡財政部長坦承已經面臨嚴重外匯危機。

斯里蘭卡除了食物與藥品短缺,甚至連瓦斯、煤油等能源也無法滿足民眾需求,該國已經宣布進入緊急狀態。

斯里蘭卡深陷債務陷阱瀕臨崩潰

諷刺的是,斯里蘭卡總統戈塔巴雅(Gotabaya Rajapaksa)認為,面臨如此困境除了自救,也許只能仰賴「全天候的好朋友」中國以及「好鄰居」印度幫忙。然而反對黨則直言「他們只會將我們踢開」。

由於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對援助斯里蘭卡迄今興趣缺缺,一般分析認為走投無路的斯里蘭卡恐怕還是會去找中國借錢。中國持有斯里蘭卡15%外債,是斯里蘭卡主要外國投資人以及最大債權人。

斯里蘭卡自由黨籍的斯里蘭卡前總統馬辛達(Mahinda Rajapaksa)在位約十年(2005年11月至2015年1月),曾經得到中國資金協助「推動基礎建設」。2017年同黨籍總理拉尼爾(Ranil Wickremesinghe)聲稱難以償還中國鉅額貸款,同意將南方深水港漢班托塔(Hambantota port)以11億美元的代價「租借」給中國招商局港口控股公司長達99年。

斯里蘭卡將漢班托塔「租借」給中國之舉,已被國際視為中共一帶一路債務陷阱典型案例,即使國際輿論關注,上屆的斯里蘭卡政府又因拖欠中國債務,再度被增加租借期99年,合計198年——其荒謬程度引發現任政府(斯里蘭卡人民陣線主政)強烈不滿,現任外交部長狄涅許(Dinesh Gunawardena)急得跳腳,批評前朝政府大錯特錯。

斯里蘭卡港口管理局主席、退役陸軍司令達雅(Daya Ratnayake)曾於今年2月表示斯里蘭卡總統重新考慮漢班托塔協議,並且要將海軍基地從中國控制地區遷出。

漢班托塔位居印度洋重要位置,為中歐交通要衝,是中共一帶一路計畫之地緣戰略要點,斯里蘭卡多次提出重新談判均遭中共嚴詞拒絕,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直言,漢班托塔的港口交易是在雙方「平等自願的基礎上」談定的。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自2013年開始倡議「一帶一路」計畫,其中備受詬病的是,中共針對許多窮國贊助與借貸鉅資、輸出技術與基礎建設,表面上是藉以讓該國政府與政客推動建設展現政績,以贏得選票與延續政權,實則藉此掐住該國命脈、攏絡政權。

中共看準債務國政府還不出錢,只能賤價租借國土或港口,甚至讓售天然資源,迄今一帶一路之「棋局」,已經讓許多國家深陷中共所佈下的債務陷阱。

今年7月中旬英國《太陽報》曾經報導,中國積極鼓動歐亞非較貧窮國家加入一帶一路,卻讓其陷入債務陷阱,例如:斯里蘭卡、蒙特內哥羅、哈薩克、肯亞、寮國等國皆傳噩耗。

人口約六十二萬、位於巴爾幹半島西南部的蒙特內哥羅,曾經與中國路橋工程公司簽約興建長達165公里的公路,中方承諾負責首期工程41公里路段,並且提供蒙國十億歐元貸款(約合台幣三百四十億元)。蒙國無力償還貸款,債務持續累積,公路工程延宕多時,終向歐盟求助借貸以債養債。此外,肯亞已經積欠中國90億美元(約合台幣兩千五百億元),中方承諾興建的四百公里鐵路建設被迫停工,形同廢墟。

中共此類藉由一帶一路大放「高利貸」,設下全球多國難以承擔的債務陷阱以及高額隱性債務,近期因為一項大型長期研究披露,再度備受議論。

圖為於斯里蘭卡勞動的中國工人。 圖/新華社
圖為於斯里蘭卡勞動的中國工人。 圖/新華社

圖為現任斯里蘭卡總統戈塔巴雅(Gotabaya Rajapaksa)。 圖/法新社
圖為現任斯里蘭卡總統戈塔巴雅(Gotabaya Rajapaksa)。 圖/法新社

AidData公布高額隱性債務報告

9月29日,美國威廉與瑪麗學院(College of William and Mary)研究中心AidData公布報告,發現高達三千八百五十億美元(約合台幣十兆七千九十一億元)貸款經由特殊公司過水,債務國官方融資文件並未揭露,這種「隱性債務」總額約高達中國發放的基礎建設海外融資金額之一半。

AidData研究從2000年至2017年底長達18年之間13427件中國對外投資案,並剖析近九萬一千份官方文件,耗時四年,發現中國在165個國家「投資」超過八千四百三十億美元,資金主要來源為超過三百個中共政府機構。報告指出,北京不願透露外援細節,使得債務國很難評估參與一帶一路之優劣。如今一帶一路已有約35%的計畫面臨貪腐醜聞、環境惡化與群眾抗議。

報告指出中國「一帶一路」的資金來自中國各大國有銀行和國企,資金流向不明,已經導致十個低所得國家背上高額債務,有45個國家所欠債務超過其年度國內生產總值(GDP)的10%。

中國外援向來是直接交給債務國中央政府機構,然而報告指出,一帶一路卻有七成以上是轉交給債務國政府所擁有的國營企業,這些債務數字不會在政府的負債表公開。

英國《金融時報》則於9月29日引述AidData報導指出,許多債務國對一帶一路相關負債長期刻意低報,導致對中國隱性債務不斷增加,這些債務未被債務國當局所披露,規模「遠高於信用評級機構與負有監督責任的政府組織之前所理解」。

AidData執行長派克斯(Brad Parks)對《法新社》表示「這些合約複雜難懂,連政府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欠中國多少錢。」研究結論指出,一帶一路並非「打造聯盟的偉大計畫」,而是讓中國牟利的計畫。一帶一路成為中共以債務陷阱控制全球的八爪長臂,惡化程度已經遠超乎專家預期。

圖為於斯里蘭卡勞動的中國工人。 圖/新華社
圖為於斯里蘭卡勞動的中國工人。 圖/新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