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文大宿舍爭議:是誰養出大學周邊的「侯友宜」們?

新北市長參選人侯友宜今(22日)召開首波選舉宣傳小物記者會。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新北市長參選人侯友宜今(22日)召開首波選舉宣傳小物記者會。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已獲國民黨正式提名的新北市長候選人、前副市長侯友宜,近日被爆其家族與文化大學校方簽約,將位於學校附近的整棟集合式住宅長期承租給文大,而文大校方再將建物內每戶約五坪的空間重新隔間,安排四名學生入住,並成為文化大學的校外「宿舍」——大群館,共計420個床位。

爭議爆發後,對攻擊侯友宜的民進黨與綠營而言,一方面追著侯與文大簽訂的承租合約價格偏高(1500萬元),契約更要求每年需固定調漲租金5%;另一方面,則揮著學生「居住品質」大旗,為每人僅能平均使用1.25坪的大群館住宿學生叫屈。

至於侯友宜與國民黨陣營,也出面回應此乃正常商業承租行為,並推託說明該產權並非侯本人資產,更以「提供極度缺乏宿舍床位的文大學生一個住所」為由反擊。

然而,大群館學生宿舍的爭議之所以會延燒至今,任何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不過是新北市長選舉提前暖身、開打的派生議題罷了。

二十年來,有人關心過學生的居住品質嗎?

近日綜觀各陣營的來回攻防、批評、辯解甚至反擊,背後其實凸顯了一個更嚴重、更核心的問題:台灣上百萬大專院校學生在過去將近二十年來,長期面對的是校方僅顧著增加招生名額,卻沒有以同等速度及魄力,規劃興建相對充足的學生宿舍。

以此次爭議的文化大學為例,全校學生總人數將近2萬7000人,即便將大群館的420個床位加入,學校也不過只能提供不到4700個床位。類似這樣宿舍嚴重不足的大專院校比比皆是,也因此大專院校的周邊區域,陸續大量出現狹小隔間,甚至違法改建的套房、雅房,出租給大學生。

大學生的居住問題,卻在雙方陣營的一來一往之間,成為無關緊要的選舉配角。整個社會也幾乎看不見有力聲量,針對問題核心進行全面且通盤的聲援及改革呼籲。

高教工會青年行動委員會在去年曾發佈過一份詳盡的報告,指出:

宿舍不足是全國大專校院的普遍問題,近五成的學生有住宿需求卻無宿舍可住。問題最嚴重的學校,更有高達91%的學生住不到宿舍,只能被迫在校外找房子。對於一名在台北市就讀的私校學生來說,若抽不到宿舍,就算分租便宜的雅房也得每月額外打工31小時來負擔房租費用!

簡單來說,全台灣大專院校,無論國立或私立,本應由校方承擔提供學生宿舍的責任及義務,卻大多沒有履行。宿舍嚴重不足的情況不但沒有改善,反而逐年惡化。

此外,根據高教工會青委會的研究報告統計:

全國158間大專校院中,宿舍不足率五成以上的大專院校共50間,其中公立大學有20間,私立大學則有30間。

以國立的高雄應用科技大學為例,全校學生超過1萬2000人,但學校所能提供的宿舍床位居然不到1300床。私立大專院校方面,位於台中沙鹿區的弘光科技大學,學生人數1萬3000人,校方所提供的宿舍竟然離譜到僅有364床!幾乎等於是有住宿需求的學生,都必須被迫到校外自行租屋,在支付高學費之餘,還得同時負擔起必然更加昂貴的租金。

以學生的公安風險換來的租屋經濟

由於公私學校只顧招生,不願負起提供足額宿舍床位的責任,全台灣都能看到各種光怪陸離的大學生租屋現象,比如因學生強烈的租屋需求又缺乏議價能力,房東及投資客將建物加以改裝隔間,完全無視公共安全規範,藉此大發學生租屋財。

回顧2000年以來,被迫在校外租屋的學生遭遇大火的不幸事件陸續發生,當時較為引起關注的事件如下:

  • 2000年,文化大學兩名大一學生因抽不到校內宿舍,在附近租了一間以木製平房隔成九間狹窄空間的雅房,在大火意外中不幸喪生。
  • 2001年,文化大學山上校區傳出學生在校外租處火災中嗆傷。
  • 2006年,輔仁大學的學生因抽不到校內宿舍,在校外新泰路附近的老舊房舍隔間租屋,同樣因逃生不及遭濃煙嗆傷,造成兩名學生身亡。
  • 2011年,東華大學學生因校內宿舍不足,租在附近由農舍改建的鐵皮屋公寓內,大火意外中,造成了一名學生死亡,十三名學生輕重傷。
  • 2014年,淡江大學學生在校外租屋處發生大火,由於屋主未經許可私自變更室內設計,將原本3房2廳格局改成上下夾層屋、5房3廳2廁格局,增加救災困難,最後導致一死兩傷。

光是這些未必完整的新聞資料,就足以顯示因宿舍嚴重不足,多年來造成一幕又一幕的悲劇重演。荒謬的是,主管機關教育部,竟然允許這種現象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

每一次的意外發生後,都會聽到校方和教育部出面表示將檢討改進,保障學生居住的權益與安全,但事實卻如鐵一般,證明這些承諾皆是空頭支票:全台灣超過137萬大專院校以上學生,各公立大學所能提供的宿舍床位仍僅31萬

小結

侯友宜與文化大學大群館的爭議是否涉及不法,或許在不久之後,就會隨著選戰中其他更新、更勁爆的議題出現,逐漸消失在社會大眾的視線之中。然而,在每個縣市的某個角落,仍存在著一個個真實且艱困的大學生,在為自己的居住權奮鬥著。選舉結束後,這長期被忽視的問題,恐怕也將再次船過水無痕。

這次文大的爭議應真正發揮它的正面意義,而不只是淪為選舉的犧牲品。我認為學生、家長與教育團體至少需要藉著這個機會加以思考:究竟是什麼樣的環境,才會導致台灣各大專院校附近,養出一個又一個的「侯友宜們」?

主管機關教育部,應停止繼續縱容各大專院校的不負責任,立即要求改善當前宿舍量不足的問題。也建議行政院到教育部出面提議,將學生宿舍住宅劃進「青年住宅」的一環,進行全面的規劃,並要求各校(尤其私校)投入資金,提供學生們一個最起碼平價、安全、合宜的居住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