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溫泉泡澡會東西:日本「湯治客」的療癒物語

《羅馬浴場》劇照。 圖/IMDb
《羅馬浴場》劇照。 圖/IMDb

大英帝國代言人吉普林(Rudyard Kipling)妙言道出,東是東,西是西,東西永不相期,但溫泉卻交會東西。日本幕末,在日老外也樂於前往溫泉區,享受泡澡的樂趣。

追劇觀影,閱讀小說,總會目睹泡澡的情節;朝聖拜佛,度假走唱,也會途經溫泉區。川端康成《伊豆的舞孃》敘述大學生在溫泉區跟賣唱女偶然相遇,衍生一段浪漫故事。電影《羅馬浴場》中,男主角阿部寬分別飾演羅馬人和日本人,橋段不斷穿越時空,趣味盎然。羅馬人和日本人都熱愛溫泉,但身處澡堂,前者重視社交,後者聚焦養生。

日劇《漂泊溫泉》以溫泉為賣點,由遠藤憲一主演,男主身為派遣員工,遊走各地溫泉區,擔任助手。第一集敘述開發「草津溫泉」(群馬縣),是為了獻給江戶第八代將軍德川吉宗。

開湯傳說皆與高僧有關?

溫泉區能夠聞名遠近,人氣暢旺,總要跟傳說和歷史故事相結合。石川理夫在《溫泉的日本史》指出,草津早就出現「溫泉神社」,內部設有「地藏湯」,傳說是由佛教大師行基發現。後來另有一說,提到鎌倉幕府將軍源賴朝,曾開發草津的「白旗御湯」。

開湯傳說一直跟高僧有關。弘法大師空海,身為遣唐使,從中國習得醫學、地理學、土木工學、礦物學;回到日本後,翻山越嶺,篳路藍縷,開發溫泉。 嵯峨天皇患病期間,空海給予加持,甚至獻上神水一瓶。顧名思義,「神水」就是取自高山的礦泉水。

「溫泉」,出自中國一些經典,如張衡名作《溫泉賦》:陽春之月,百草萋萋。余在遠行,顧望有懷。遂適驪山,觀溫泉.......。驪山上有華清池,因楊貴妃出浴而馳名古今。後魏酈道元《水經注》也提到溫泉可以療疾。至於「湯治」,則是日本用語,說明泡溫泉,能治療病氣。

嘉永四年板「諸国温泉功能鑑」,1851。 圖/維基共享
嘉永四年板「諸国温泉功能鑑」,1851。 圖/維基共享

戰國時代,將領兵士泡湯療傷

戰國時代,不管是將領或兵士,時時刻刻面對戰爭,分分秒秒面對死亡,養生文化,油然而生。

2016年,NHK大河連續劇推出《真田丸》,由當紅明星堺雅人擔綱主演,並邀請三谷幸喜擔任導演。劇中敘述真田家族,為了在夾縫中求生存,絞盡腦汁,不斷突破困境,結尾之際,映出大阪冬夏兩戰。效忠豐臣秀賴的真田幸村和後藤又兵衛(基次),是兩位主帥。

後藤又兵衛跟其他將士一樣,一旦奔赴沙場,身上難免負傷。司馬遼太郎在中篇小說《二軍師》中,敘述後藤大人身體十分健壯,看不出已經是56歲,洗澡時,部下數數他身上上下下的刀傷、箭傷、彈傷,傷口竟高達53處。他說著說著,這麼呵呵一笑,一道道老傷疤都顫動起來。

司馬刻畫武將後藤的傷痕,入木三分,相比之下,其他將士傷痕也許少了一些,但還是需要療傷。

比如說,武田信玄並沒有建構固若金湯的城池,城堡外部只圍起竹籬笆,因為他深信人才是「城堡」,而照顧部下,廣結善緣,才是統治藝術。為了部下的戰力,休戰期間,蓋了好幾座溫泉,大多位於深山林內,由旗下官員管理,並發放執照。因此,「武田隱湯」,逐漸名聞遠近,其中「石膏泉」,可以治療刀傷,緩和酸痛,發揮鎮靜的效果。

《真田丸》劇照。 圖/維基共享
《真田丸》劇照。 圖/維基共享

草津溫泉。 圖/維基共享
草津溫泉。 圖/維基共享

豐臣秀吉、德川家康也是湯治客

豐臣掌權期間,「有馬溫泉」開始受到矚目,「秀吉有馬行」流傳古今。有馬溫泉歷經地震,數度翻修整建,但也跟秀吉的愛妾息息相關。

磯田道史在《江戶時代那些人那些事》中,敘述松之丸殿(京極龍子)是近江名門京極家的大小姐,秀吉愛慕這位氣質美女,便以「敵人明智光秀之同路人」為名,懲罰她丈夫,並將她納為愛妾。1594年,松之丸殿希望到溫泉區療養,秀吉乃修繕有馬溫泉,並撰寫情書給松之丸殿,大意是說,他不會讓任何人看到她美麗的肌膚,會一同進入澡堂的,只有他一人。

到了江戶時代,擅長養生的德川家康也是個湯治客,尤其偏好「熱海溫泉」。德川常常召見一些名醫到面前朗誦中國醫書,經過長年累月的研究,上戰場會帶著自己調製的丹丸。他從小目睹許多庸醫斷送病人的生命,對於醫生缺乏好感,而且深怕敵人勾結侍醫暗中毒害,因此下決心好好研究中醫。相傳德川即使在征戰期間,身邊總會帶一本《太平合劑局方》,此本藥書是宋朝皇帝下令御醫陳師承編輯的處方集。

至於伊香堡(群馬縣涉川市)也是江戶時代知名的溫泉區。大正年代, 竹久夢二經常在此地寫作畫畫。夢二身為江戶子,長大後一度定居神戶,日日目睹老外和傳教士,其畫作受到西方文化的影響。但新舊交替,難免心中衍生焦慮不安。創作之餘,也會泡泡澡,以紓解身心的壓力。 目前,伊香堡紀念館因夢二而誕生,另外兩家分別位於他故鄉岡山縣和東京都。

松之丸殿(京極龍子)。 圖/維基共享
松之丸殿(京極龍子)。 圖/維基共享

老外也泡溫泉?

論及老外泡溫泉,小說創作和文獻記載,都有諸多描述。法國文豪蒙田(Michel de Montaigne),罹患腎結石,偶爾會去溫泉區療養。拿破崙三世曾經發動政變,但吃了敗仗,鋃鐺入監,深居潮濕異常的哈姆監獄,罹患風濕症,法蘭西第二帝國成立之後,定期到維琪溫泉(Vichy)療養。

當時,小說家莫泊桑(Maupassant)推出《溫泉》(Mont-Oriol),引人注目,書中強調,溫泉的開發一定要請醫生代言,才能吸引觀光客前來泡湯。德國赫塞(Hermann Hesse)名作《溫泉療養客》(A Guest at the Spal),則敘述他到溫泉區的療養體驗。

幕末期間,駐日外交官喜歡到熱海、箱根泡澡,但需要向幕府申請許可。一抵達當地,目睹男女混浴,基於風俗差異,難免大為吃驚。日清和日俄戰爭相繼爆發,傷病處處可見。帝國當局乃開發轉地療養所,如香川丸龜創立陸軍預備病院,初設鹽江溫泉,接著設立10所溫泉。日俄戰爭之後,則開發22所。

影響所及,台灣在日據時代也留下溫泉文化。早年受到日本教育的歐吉桑,都知道硫磺水可以治療皮膚病。記得小時候,要是皮膚瘙癢,總會到西藥房購買硫磺水,倒下半碗跟浴缸熱水加以混合,泡一泡,便產生極佳的療效。

十幾年前,台灣市面上許多進口的泡湯粉,如「加賀の湯」、「蝦夷の湯」,但有位民眾誤以為是調理包,一喝下去,不久救護車立馬到家。泡溫泉,總是叫人心靜,而暖意頻頻傳來,如同胎兒記憶浮現出回退到母親子宮的狀態。這就是精神分析的「回退」(regression)說,信不信,存乎一心。

19世紀的有馬溫泉。 圖/維基共享
19世紀的有馬溫泉。 圖/維基共享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