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士魂與商才的協和音:「日本資本主義之父」澀澤榮一的現代化創舉

「日本資本主義之父」澀澤榮一。 圖/維基共享
「日本資本主義之父」澀澤榮一。 圖/維基共享

2019年4月9日,日本財務省宣布將在2024年度上半期更新1千、5千及1萬日元紙幣(日本銀行券)。這是日本2004年以來首次更新,尤其是1萬日元紙幣的人頭圖像,將以澀澤榮一取代福澤諭吉。紙幣帶動資本主義的金流,也啟動物流、人流,而紙幣圖像也代表著對澀澤榮一致以最高敬意。

從幕末以來,日本急於脫亞入歐,尤其到了明治維新,經濟能夠飛躍的發展,背後要歸功於澀澤榮一,其也因此獲得「日本資本主義之父」的美稱。出身於武藏國血洗島村(今崎玉縣深谷市)的澀澤榮一,家族屬於富農等級,父親除了經營藍染業,閒來之餘,雅好閱讀儒學典籍。

江戶時代,德川家康掌權之後,下令將儒學視為顯學,後代將軍一脈相承,影響所及,澀澤家族也耳濡目染。澀澤榮一從小研究四書五經,行有餘力更學習武術。他能夠有此修行,要歸功於鄉里飽學之士教導,因為他們大多到江戶拜師學藝,尤其孔子思想和漢醫。

澀澤榮一的「士魂商才」

1853年黑船事件之後,幕府相繼跟美英法俄簽訂不平等條約。此後,許多有志之士對於幕府大為不滿,尊王攘夷的言行開始大行其道,澀澤榮一也是其中之一。

有趣的是,他成年期間,因緣際會之下,竟然進入末代將軍德川慶喜旗下擔任幕臣,並為幕府改革貨幣經濟。顯然,他絕非食古不化的蛋頭學者。早年雖認同尊王攘夷,但他審時度勢,頗有靈活的人生戰略,轉向幕府任職,並師法歐美先進國家。

在《論語與算盤》中,他詳述自己的理念和國家未來的發展。他認同平安時代的文人兼政治家菅原道真,提倡將日本固有的民族精神和中國學問相結合的「和魂漢才」。相傳菅原道真親自抄錄《論語》,獻給了伊勢神宮,因為這部中國經典內含經商理念。

為此,他提出自己的「士魂與商才」,而培養士魂,則《論語》是最佳讀本。他認為商才以道德為本,不道德、浮誇、謊話連篇、欺上瞞下等投機取巧的小聰明,絕非商才。但面對新時代的來臨,他走出中國傳統的框架,大力學習西方資本主義,從而證明理論和實踐相結合,才不會流於空談。

日本財務省將在2024年度更新紙幣,1萬日元紙幣的人頭圖像將以澀澤榮一取代福澤諭...
日本財務省將在2024年度更新紙幣,1萬日元紙幣的人頭圖像將以澀澤榮一取代福澤諭吉。 圖/維基共享

澀澤榮一曾與德川昭武(中)出席1867年巴黎世界博覽會。 圖/維基共享
澀澤榮一曾與德川昭武(中)出席1867年巴黎世界博覽會。 圖/維基共享

到法國留學,獲拿破崙三世召見

澀澤榮一跟15代大將軍慶喜異母弟德川昭武到法蘭西留學,期間參觀萬國博覽會(又稱世界博覽會),名作《航西日記》敘述他波瀾壯闊的泰西之行。

他眼光銳利,一抵達上海,即識得華洋之別。租界區是十里洋場,街道齊整,夜幕低垂時,瓦斯燈燦亮四周,逛街晃遊,十分舒服;反觀華人居住區,雜亂無章,水溝更發出陣陣惡臭。接著途經蘇伊士運河,由埃及亞歷山大港上岸,搭乘蒸汽火車,立馬體驗工業革命所帶來的速度之美。後來轉往馬賽,停留幾天,參觀海軍基地,試射大砲之後,深深感受到西方的船堅砲利。

當時,日本有兩團代表參與世博會的展覽,一團是幕府,另一團則是薩摩藩肥前藩(亦稱佐賀藩)的組合。薩摩藩蠢蠢欲動,時時跟幕府唱反調,並獲得大英帝國的協助;但基於英法的歷史糾葛,法國十分眼紅,為了跟幕府建立良好關係,便傾全力加持幕府,尤其是軍事經濟。

1867年,拿破崙三世為了展示法蘭西的經濟成就,在練兵場舉辦第二屆巴黎世博會。 ...
1867年,拿破崙三世為了展示法蘭西的經濟成就,在練兵場舉辦第二屆巴黎世博會。 圖/維基共享

拿破崙三世與1867年巴黎世界博覽會。 圖/維基共享
拿破崙三世與1867年巴黎世界博覽會。 圖/維基共享

相對於英國,法國算是後進國。17世紀中葉,英國爆發清教徒革命(Puritan Revolution,另稱「英國內戰」,English Civil War),查理一世(Charles I)遭到革命黨砍頭,代之而起的是資產階級。政治革命之後,接著是產業革命。當年,路易拿破崙曾經流亡到倫敦,目睹帝國經濟日漸起飛,心想有朝一日掌權之後,模仿之餘,更要一較高下。

1789年法國大革命之後,也開始發展工業,但政治動盪不安,力道有限。1851年,路易拿破崙回到法國,選上大總統,隔年發動政變,建立法蘭西第二帝國,易名拿破崙三世(Napoléon III)。他重用奧斯曼(Georges-Eugène Haussmann)擔任塞納省長,啟動巴黎大改造,此後公園、綠地、康莊大道,舉目可見,博覽會和百貨公司也相繼亮相。顯然,澀澤榮一到達巴黎之後,目睹這繁華世界,跟落後的祖國相比,不免感概萬千。

1867年,拿破崙三世為了展示法蘭西的經濟成就,在練兵場舉辦第二屆巴黎世博會。幕府使節團得到拿破崙三世的召見,法蘭西帝國更指派軍事和經濟專家教導德川昭武和澀澤榮一。

在澀澤榮一看來,法國的讀書人跟軍事經濟融合無間,畢竟法蘭西也是實踐帝國主義的產軍複合體,這跟江戶傳統輕視商業有所差別。停留一年多,他快速學習近代資本主義的組織運作,如官僚系統、銀行、私人股份公司和法規的制定。

日本代表團表演雜技。翻拍自《圖說萬國博覽會史》,吉田光邦編,思文閣出版。 圖/作...
日本代表團表演雜技。翻拍自《圖說萬國博覽會史》,吉田光邦編,思文閣出版。 圖/作者提供

日本藝伎表演歌唱。翻拍自《圖說萬國博覽會史》,吉田光邦編,思文閣出版。 圖/作者...
日本藝伎表演歌唱。翻拍自《圖說萬國博覽會史》,吉田光邦編,思文閣出版。 圖/作者提供

回到日本,實踐「士魂商才」理念

澀澤榮一在回國之前才得知,幕府已將政權交給明治天皇(即「大政奉還」),令他大為驚訝。不過,負責新政府財政金融的大隈重信重用他,於是進入大藏省擔任官僚,制定度量衡和銀行條例,後來還一度擔任造幣局局長。

離開官僚體系之後,他設立第一國立銀行,並指導許多民間公司的成立,如瓦斯、鐵路、飯店、保險、大飯店等。顯然,日本的現代化都跟他息息相關。

澀澤榮一強調的「士魂商才」,日後在各行各業發揮極大的影響力。以文壇而言,日本孕育許多具有商才的作家,如菊池寬除了寫出暢銷書,更創立文藝春秋出版社,而且經營得有聲有色。二戰之後,村上春樹利用到美國擔任客座教授期間,到紐約洽談版權,他認為,只要英文版在美國亮相,必然引起各國出版社的矚目,果然一舉奏效,日後逐漸揚威國際。

1931年,澀澤榮一往生,得年92,日本各界感念其貢獻,竟然有4萬多人出席葬禮。

澀澤榮一與其子孫,攝於1931年。 圖/維基共享
澀澤榮一與其子孫,攝於1931年。 圖/維基共享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