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日本異國情調初體驗:戰國時代的「南蠻」時尚

日本戰國時代,南蠻人的容姿。翻拍自《日本之美》,小學館。 圖/作者提供
日本戰國時代,南蠻人的容姿。翻拍自《日本之美》,小學館。 圖/作者提供

日本戰國時代,曾借用所謂「中華思想」來強調文化的主體性。比如說早年,南蠻之地係指奄美大島和東南亞,後來則稱歐洲人為南蠻人。戰國時代,日本虛心吸納西方優點,並以東洋大國面對歐洲,從而讓江戶初期的鐵砲(火繩槍)水準名列世界前茅。

南蠻文化能夠傳入日本,要歸功於葡萄牙商人和傳教士。1547年,耶穌會神父方濟沙勿略(Francisco de Xavier)在馬來半島的馬六甲市巧遇日本人池端彌次郎,兩人相談甚歡,尤其對於他的求知欲大為讚賞。曾在印度、東南亞傳教的沙勿略,此後決定前往日本傳教。

彌次郎出身於薩摩藩,因殺人而潛逃到東南亞經商,兩年後,歸國偕同沙勿略,由鹿兒島登陸,藩主島津貴久非但沒有追究刑責,反而大為激賞。薩摩位於日本邊區,向來跟明國、琉球貿易通商,傳教士沙勿略獻上鐵砲、生絲、火藥、玻璃製品,顯然,藩主已經嗅到商機,尤其進口洋槍洋砲,壯大武力,何樂而不為。此後,沙勿略以合法身分在薩摩藩傳教。

有趣的是,石川明人在《基督教與日本人》指出,來自印度的沙勿略,基於誤解,起先被認為是「佛教的一支」,宣教師叫「僧」,而基督教義為「佛法」,因此吸引不少老百姓信仰基督教。但有些僧人卻向島主進言,希望早日查禁。

大阪堺市在日本戰國時代,是馳名遠近的鐵砲(火繩槍)製作中心。 圖/維基共享
大阪堺市在日本戰國時代,是馳名遠近的鐵砲(火繩槍)製作中心。 圖/維基共享

火繩槍傳到日本

1543年,葡萄牙商人登陸種子島,並傳來火繩槍。島主時堯接納之後,請來刀工師傅開始研發。隔年,滋賀近江國友村開始模仿,進而量產。當時,有位叫伊平次的師傅,手藝精良,受到將軍足利義輝的延聘,到了京都本能寺研發製作火繩槍。

NHK大河劇大多以戰國時代的故事為焦點,今年《麒麟來了》正式亮相,首播便敘述明智光秀遭到土匪的火繩槍突襲,險些喪命之餘,點燃他啟動「堺之旅」,目的就是購買火繩槍。

大阪堺市,當今有鴻海郭台銘收購的SHARP工廠,但早在戰國時代已是自由城,其中諸多豪商結合南蠻商人與耶穌會傳教士,大舉進口洋槍洋砲。接著開始國產化,此後國友(滋賀)、根來(和歌山)、堺市,乃成為馳名遠近的鐵砲製作中心。

堺是自由市,如同文藝復興時期的佛羅倫斯和威尼斯。堺市內部由內部豪商組成的「町合會」(自治委員會),擬定政策,管理市民,平時挖溝壕,廣積糧,並聘請傭兵擔任護衛。經過應仁之亂後,京師地區戰火頻仍,民不聊生。足利將軍本身勢單力薄,需要各軍團的背後支持,尤其細川晴元、松永久秀、三好長慶。

各個勢力頻繁內鬥,細川晴元落敗。1565年,松永久秀之子松永久通、三好長慶之養子三好義繼率兵攻打將軍府,斬殺足利義輝,但護衛隊長細川藤孝到興福寺,救出正在出家的弟弟義昭,並擁立他為大將軍,逃亡近江。信長從尾張、近江,到京都,一路過五關斬六將,擺平敵對勢力,進而掌控堺市。同時,表面奉義昭為大將軍,率領部隊進京。

早期,臨近京都的堺市,豪商今井宗久、津田宗及一直視松永久秀為主子,平時還會獻上軍費。但從此以後,這些大商家便臣服織田軍團。

戰國武將織田信長。 圖/維基共享
戰國武將織田信長。 圖/維基共享

織田信長的南蠻啟蒙

1492年,哥倫布發現美洲新大陸,啟動大航海時代,西班牙、葡萄牙先後派遣軍艦,前往中南美攻城略地。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掀起宗教改革,使得基督教的一言堂開始分裂。隨後,所謂「新教」如喀爾文教派(Calvinism)、英國國教派(Anglican)也亮相。

教皇坐鎮於天主教總部梵蒂岡,萌生危機感,並欽定耶穌會開始反攻。耶穌會會長羅耀拉(Ignatius of Loyola)早年出身行伍,一度負傷,但修養期間領受到天主的靈光,日後跟一群同好在巴黎成立耶穌會。這些傳教士大多具有軍人背景,他們信仰天主教(舊教),唯教皇之命是從,並結合西葡兩國勢力,分兩路勇往直前,一路前往中南美洲,另一路則馳往亞洲。對他們而言,傳教、貿易、情蒐是另類的三位一體。

信長好奇心旺,求知欲盛,曾經和耶穌會巡查使范禮安(Alessandro Valignano)對談。范禮安贈送地球儀,告知渡日旅程的點滴,也敘述一路如何遇到海盜。信長不只得知世界是圓的,且頻頻接觸這些老外之後,也了解了西方情報和物流系統。日後,信長不管思維和穿著,也開始親炙南蠻時尚,並允許神父傳教和建立神學校。

信長研發創新能力,堪稱一流。他跟德川家康曾經被武田信玄打敗,落荒而逃。1575年,他倆組成聯軍,在長篠之戰大敗武田軍團,他下令五人一組,個個手持火繩槍,裝填火藥耗費時間,但這五人輪流射擊裝藥,足以應付並建構如同強大的機關槍火網。激戰過程,勝賴旗下的騎兵,一一落馬,結果非傷即死。自火繩槍傳來日本,多年後,國產化的武器在這場戰役展現亮麗的成績。

1575年,織田信長在長篠之戰大敗武田軍團。 圖/維基共享
1575年,織田信長在長篠之戰大敗武田軍團。 圖/維基共享

戰國時代的南蠻時尚

論及時尚,除了服飾外,也是讓我們跟社會互動的媒介。時尚可以展現一個人的人生觀和世界觀,而日常生活中,也經由服飾來跟他者衍生關係。如何表述自己,除了靠口才,服飾也扮演重要的角色,或是說,如何教別人認知自己,沒有比身體更為到位。

歷來畫家,如荷蘭的林布蘭(Rembrandt)、德意志的丟勒(Albrecht Dürer)、普普藝術家安迪沃霍(Andy Warhol),每每經由自畫像來探索自己,但素人裝扮自己,也算是一幅道道地地的「自畫像」。以宏觀角度而言,大航海時代來臨,冒險家帶領船隻,順著海水往前邁進,便是迎合潮流。影響所及,織田信長掌握時代精神,識得歐洲文化的生命力,引領時尚,顯然是位「潮哥」。

在大河劇《江:公主們的戰國》中,豐川悅司飾演的信長,有一集身穿南蠻服飾,如六分蓬鬆褲、洋蔥領、小禮帽、天鵝絨斗篷。而武將上戰場,也愛好洋風,信長頭戴洋頭盔,伊達政宗身上則套上洋戰甲。此後,南蠻時尚一時之間,受到日本人青睞。此外,耶穌會神父也創設工房,推出宗教畫,以及武家熱愛的洋畫,日本人也從中學到洋人的繪畫技巧。

知名畫家狩野內膳,以日本傳統技法,創作《南蠻屏風》,畫中南蠻人的魅力和容姿展露無遺。尤其葡萄牙商人騎著阿拉伯馬,而大象、異獸、黑人隨從也十分吸睛。顯然,信長的開放精神,逐漸烙印在日本人的深層意識,雖然德川政權啟動鎖國,但到了明治維新,門戶又再度開放。

葡萄牙商人騎著阿拉伯駿馬。翻拍自《日本之美》,小學館。 圖/作者提供
葡萄牙商人騎著阿拉伯駿馬。翻拍自《日本之美》,小學館。 圖/作者提供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