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以時尚舞會取代槍砲:日本明治維新的「溫和外交」

培理率領四條黑船,一行人登陸日本。 圖/維基百科
培理率領四條黑船,一行人登陸日本。 圖/維基百科

19世紀中期,美國國力日漸強大,為了經貿向外擴張之際,需要軍艦和外國的港口。美國東印度艦隊隊長馬修・培理(M. C. Perry)砸下重金,時時蒐集有關日本的情報,尤其向荷蘭商館的西博德(Ph. F. von Siebold)購買地圖和大作《日本》。

培理率領四條黑船,從維吉尼亞州的諾福克軍港(NS Norfolk)出發,浩浩蕩盪往大西洋航行,繞過南非好望角,經過香港,並於1853年抵達日本下田,走的是英國航道。他率領的是當時世界最大噸位的蒸汽動力軍艦,目的不但要向大英帝國示威,而且要日本開放門戶。

溫和外交:以舞會代替槍砲?

這四條黑船,是名副其實的蒸汽動力戰艦,配備61門火砲,而江戶的脆弱海防,多數砲台根本不能派上戰場,只是擺著好看。要是打起仗來,日本人如同以卵擊石。江戶幕府深思熟慮之後,允許培理上岸。

雙方難免比比排場,培理邁著大步,身邊跟著高大壯碩的黑人保鏢,日本人則身穿綢布衣,接著互贈禮物。日本得到電報機、一節迷你小火車;美國得到錦緞、瓷器、鍍漆盒子、折扇。

美國翻譯衛三畏(Samuel Wells Williams)在日記寫道:「志在四方的洋基民族,打破了日本麻木不仁和長期以來的蒙昧狀態。」顯然,他了解到培理懷有美國人心中的「使命感」——秉持基督教的救世主精神,要來教化「野蠻人」。日人請來相撲大力士,邀請培理在肚子打了兩拳,培理說:「日本美利堅,兩國一心」。

所謂「心」,是指日本人表面妥協順從,接待美國一行人,但內心並沒有屈服。精神分析學家岸田秀指出,黑船事件之後,日本人分裂成「外的自己」和「內的自己」。回顧過去,江戶時期鎖國,教老百姓處於封閉狀態,甚至認為自己是「神國」的無敵子民,這是「內的自己」,雖然「外的自己」要向美國卑躬屈膝,開放門戶。

顯而易見,日後的美日關係,時而鬥爭,時而聯盟。

1858年7月,美國與日本《美日修好通商條約》,內容包含開放下田、神奈川、長崎等八個通商口岸。尤其是日本放棄關稅自主權,也允許條約港口的治外法權,英法德俄國也跟進。接著,溫和的外交互動登場,以代替槍砲相向。

舞會是鹿鳴館派對的重頭節目。 圖/維基百科
舞會是鹿鳴館派對的重頭節目。 圖/維基百科

派對規模排場,得向法國取經

當時,所謂「鹿鳴館外交」,目的乃是修正條約的不平等待遇,而派對當然是首選,至於規模排場不免要向法國好好學習。

1876年,出身於外交系統的井上馨跟太太武子到英法考察。期間,夫妻常常一起出門逛街購物,親眼目睹五花八門的巴黎時尚。武子興致一來,就到服飾店訂做高級服飾。回顧過去,巴黎時尚在法蘭西第二帝國(Second Empire,1853-1870)開花結果,這要歸功於拿破崙三世和歐仁妮皇后的加持。

1864年1月到3月,光是杜樂利宮就舉辦130場派對,其中出席人士包含外交官、大臣、將領、社交界名人、知事,而身邊的太太也是受邀來賓。既然宴會多,對於高級訂製服需求自然加倍。高級訂製服價格十分昂貴,光是一件就索價1,500法郎,折合目前台幣竟然是500萬。

高級訂製服的下部是蓬蓬裙,內部有鐘式裙撐(crinoline),早期是用鯨魚骨和馬毛做成的,但來自英國的名設計師沃斯(Charles Frederick Worth)改以鋼絲為材質,穿起來較為輕便。雖然在歐洲惡評四起,但歐仁妮皇后情有獨鍾,一時之間,大為流行。

不過,這種蓬蓬裙卻經常發生事故,當時報章雜誌特別秀出插圖諷刺一番。例如,大面積的蓬蓬裙,一下馬車,不小心就會摔倒,而且走到狹窄小巷也要很小心,才能夠相安無事。要是接近廚房也容易起火,當時死亡事件,時有所聞。

這種裝飾過剩的蓬蓬裙也是巴黎高級娼婦(demi-mode)的典型裝扮,英國的雜誌批評,假使這樣下去,英國女子真的不太像樣。也怪不得維多利亞女王在一封「致英國女性」的信札中強調「蓬蓬裙是高價而危險的商品,大家應該遠離。」

有趣的是,1862年英國布里斯托的一位女人,從橋上跳水自殺,但身著蓬蓬裙,霎時之間,裙子變成降落傘,落水之後,竟然撿回一條命。

左:禮賓司長鍋島直大的夫人榮子,上樓接待貴賓。翻拍自《周刊 Time Trave...
左:禮賓司長鍋島直大的夫人榮子,上樓接待貴賓。翻拍自《周刊 Time Travel》,講談社。右:1870年代,法國高級訂製服開始流行襯墊,並影響日本貴婦的服飾。翻拍自The History of Modern Fashion from 1850, Laurence King Pub. 圖/作者提供

鹿鳴館的外交舞會

然而,日本皇室對於高級訂製服,卻愛慕有加。1868年日本開始啟動明治維新,除了軍事政治師法歐美,流行時尚也要不落人後。當時,皇室女成員身穿的禮服,乃是來自沃斯的巧手。顯然,他挺能抓住各國皇室的喜好,尤其使用日本皇室愛好的里昂布料。

1860年代,沃斯改變風格,以臀墊(bustle)取代鐘式裙撐,加上皇后大力支持,並於1867年巴黎世博會亮相,因此臀墊搭配高級訂製服的風格,逐漸成為新潮時尚。顯然,這股潮風也吹到鹿鳴館。

井上馨夫婦旅法兩年,留心考察,獲益良多。1878年回到日本後,他擔任工業部長,後來接掌外交部。為了建構一座豪華迎賓館,乃邀請喬賽亞・康德(Josiah Conder)設計鹿鳴館,地點選在薩摩藩的江戶別館,仿效巴黎歌劇院,呈現新巴洛克風格。明治維新一登場,強調脫亞入歐的精神之下,如此洋風建築,無非是要跟西方國家並駕齊驅。

1883年11月28日,井上馨夫婦搭著馬車,前往鹿鳴館主持開幕宴會,其中來賓有皇族、大臣、外國公使、外商。晚上八點半,舞會正式開始,但出席的日本貴賓一跳起舞來,手腳卻不太靈活。這在在證明舞技有待加強,因此井上馨便聘請專家來給予教導。

1888年,不平等條約的修改並沒有發揮作用,井上馨只好離開外交系統,並宣告鹿鳴館外交的終結。

鹿鳴館。 圖/維基百科
鹿鳴館。 圖/維基百科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