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回應時代,引領潮流?第31屆金曲獎入圍名單解析 ft. BRIEN

圖/鳴人堂製
圖/鳴人堂製

「第31屆金曲獎入圍名單出爐,阿爆(阿仍仍)以八項入圍成最大贏家!」第31屆金曲獎,因新型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影響延期至10月3日,本屆入圍於7月15日宣布後,這份名單也在社群媒體上引起歌迷熱烈討論;而除阿爆(阿仍仍)亮眼的多項入圍成績外,魏如萱與許哲珮也來勢洶洶,分別以六項入圍緊追在後。

入圍名單開出後,各支持者除了惋惜自己心中的「遺珠」之憾外,其中,除被認為是「死亡之組」的最佳新人獎外,本屆的「最佳國語女歌手獎」更被譽為「死亡之組中的死亡」。

樂評人BRIEN指出,一生只有一次得獎機會的最佳新人自然是各入圍者最大的心願,而最佳國語女歌手這組,BRIEN以魏如萱(娃娃)說明,娃娃上一張專輯《末路狂花》已被業界視為生涯顛峰之作,儘管第28屆最後由艾怡良奪下最佳國語女歌手,但今年娃娃未受生產影響,反而拿出更上一層樓的作品《藏著並不等於遺忘》,BRIEN認為,或許這與娃娃即將迎接人生的新身分有關,讓她擺脫過去較拘束的心態,帶著作品來到另個層次。

另名受人矚目的歌手王若琳,相較過去唱作風格,BRIEN則認為,這張《愛的呼喚》走向另個新方向,除了翻唱老歌,更找了原先不認識這些歌的外國樂手演奏,但反而因此融合東西方的音樂手法,成為一張意境十足的作品。

說到最驚艷的入圍者,BRIEN表示,較少人關注的演奏類入圍者名單中,「非/密閉空間」的入圍讓他感到開心。非/密閉空間為薩克斯風手謝明諺與吉他手鄭各均兩人組合,「他們的音樂是你在別的地方聽不到的類型」,BRIEN解釋,他們的風格是電子結合爵士音樂並以即興的方式演出。

什麼是即興?BRIEN說明,這端看是在什麼樣的音樂類型下進行的即興演出。他以非/密閉空間的爵士音樂背景為例,爵士音樂會有一個「曲式」——所謂的曲式,如唐詩宋詞的「格律」——比方說要用哪些和弦、和弦要怎麼走,至於裡面要彈些什麼東西,是現場彼此觀察對方的表演而去臨場發揮。「但非/密閉空間也不是旋律很強的演奏類型,裡面有『很怪』東西。」很怪?「如吉他手鄭各均會把薩克斯風的聲音再取樣,作成Loop,再以音效的方式呈現出來」,BRIEN說,雖然有些旋律聽起來像是奇怪的雜音,但整體組合起來卻饒富趣味。

此外,金曲獎壓軸中的壓軸,莫過於每年的「年度歌曲獎」,去(2019)年得獎年度歌曲為蔡依林的〈玫瑰少年〉,輿論也多認為該曲回應了當年的同性婚姻合法化議題,此也反應出年度歌曲的「重量」:它能夠反應當時當時代的社會氛圍、期待、趨勢,但年度歌曲必然得以回應時代議題為出發嗎?

「年度歌曲要回應時代,但不一定得是社會議題,也可以是當代音樂潮流的代表。」BRIEN舉例,如2004年第15屆最佳作詞人得主宋岳庭的〈Life's a Struggle〉,讓當時的人們知道原來韻腳可以這樣寫,帶出饒舌的新潮流。而今年年度歌曲中,如滅火器以香港反送中為主題的〈雙城記〉、又或是鄧紫棋〈摩天動物園〉在詞曲上的獨到,又或是高爾宣的〈Without You〉,無論是以社會議題,或是音樂的時代意義來看,皆屬呼聲很高的作品。

而今年以《kinakaian 母親的舌頭》風光入圍金曲八項大獎的排灣族歌手阿爆,BRIEN認為這張作品結合了電音與原住民音樂,從中可以聽到一些很潮的元素,讓聽眾認識到,原來原住民歌曲也可以這麼酷,走出更多新的風貌。BRIEN舉〈1-10〉說明,這首歌以排灣族數字1到10為創作素材,並用以描述家庭成長故事,「希望阿爆得越多獎越好」,BRIEN說。

當我們聽多了K-pop、J-pop時,不禁反思所謂的「台灣流行音樂」該是什麼模樣?它需有哪些元素?當我們說到台灣音樂時,我們心中率先閃過的畫面會是什麼?近年來,外界對金曲獎「金音化」有不少評論,也有獨立樂團主流化的質疑。金曲與金音的分野何在、主流與獨立間的界線又是一刀切嗎?推廣台灣音樂到海外,在現實上又會有哪些困境,哪些音樂是有潛力「出海」的類型?如果你是音樂人,想將作品推到國際上,又需要哪些專長?這些議題,在預測本屆得獎名單之餘,也值得我們持續關注。

▍本集節目討論

  • 第31屆金曲入圍名單「爆冷」嗎?
  • 「死亡之組」為何競爭激烈?
  • 音樂歸音樂?「年度歌曲」反應什麼時代趨勢?
  • 入圍大贏家:阿爆《kinakaian 母親的舌頭》獨特之處
  • 為何金曲用語言,金音用音樂類型?獎項劃分如何與時俱進
  • 聽慣了K-pop、J-pop,「台灣流行音樂」是什麼?
  • 「英文很重要」?台灣音樂如何「出海」?
  • 如何挖掘有潛力的音樂人?

▍收聽《鳴人放送》本集節目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