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迪士尼、暢銷金曲及迷因——〈巴西〉,大眾文化中的拉美符號

在裘賓1970年的專輯《Stone Flower》(圖右)中,他收錄了一首名為〈Brazil〉的曲子。這首歌曲不只對於巴西音樂史格外具有意義,它可以說是音樂歷史、大眾文化中極為重要的一個節點。圖左為1942年,華特迪士尼的動畫長片《致候吾友》(Saludos Amigos)海報。 圖/IMDb、維基百科
在裘賓1970年的專輯《Stone Flower》(圖右)中,他收錄了一首名為〈Brazil〉的曲子。這首歌曲不只對於巴西音樂史格外具有意義,它可以說是音樂歷史、大眾文化中極為重要的一個節點。圖左為1942年,華特迪士尼的動畫長片《致候吾友》(Saludos Amigos)海報。 圖/IMDb、維基百科

喜歡爵士的朋友應該聽聞過安東尼奧・裘賓(Antônio Carlos Jobim)這位巴西知名的作曲家、鋼琴家、歌手。安東尼奧・裘賓不僅是將森巴與爵士結合的先驅之一,更有人尊其為「Bossa Nova之父」。

然而,在裘賓1970年的專輯《Stone Flower》中,他收錄了一首名為〈Brazil〉的曲子。這首歌曲不只對於巴西音樂史格外具有意義,它可以說是音樂歷史、大眾文化中極為重要的一個節點。

三〇年代末,名揚世界的一曲〈巴西〉

〈Brazil〉原曲名〈Aquarela do Brasil〉,成曲於1939年,內容以頌讚巴西土地與風情為主軸,由巴西作曲家Ary Barroso所作。起先由巴西當時知名的歌手、舞者Aracy Cortes演唱,但歌曲並未走紅。直到1942年,〈Aquarela do Brasil〉被收錄在華特迪士尼的動畫長片《致候吾友》(Saludos Amigos)——唐老鴨作為其中一位主角,展開拉美之旅——觀眾隨著唐老鴨與其他角色,以該曲作為背景一起體會巴西之美,使得〈Aquarela do Brasil〉自此踏上了名揚世界的道路。

〈Aquarela do Brasil〉不僅成為第一首在美國電台播放超過百萬次的巴西歌曲,更在獲得英語版本的歌詞改寫及曲名後,進一步成為音樂史上數一數二為人熟知的巴西歌曲。其編曲中展現了森巴樂風及手拍鼓的強烈印象,在演奏該曲時的自然風格與氣質,日後更與爵士碰撞,生成了許多Bossa Nova風格的改編。

然而,1942年《致候吾友》在里約熱內盧上映並收到極好的反饋,其實和當時的社會風氣與政治氛圍有著其大的關聯。

二戰期間,美國一方面在戰略方針下,致力於拉攏美洲盟友;另一方面,由於歐洲娛樂市場因戰爭而蕭條,美國的娛樂產業也開始轉向聚焦在拉丁美洲。迪士尼便在如此的氛圍及美國政府有意地支持下推出了《致候吾友》。不僅在大眾文化上激盪出了新的篇章,片中歌曲〈Aquarela do Brasil〉也藉此打開了知名度,從此之後,在各個年代的大眾文化作品都能「聽」到它的身影。

在音樂方面,金格・萊恩哈特(Django Reinhardt)於1947年曾演繹過它,法蘭克・辛納屈(Frank Sinatra)也將其收錄於1957年的專輯《Come Fly With Me》。幾乎每三到五年就會有樂手重新演繹這首歌,像是1965年影子樂團(The Shadows)、1970年裘賓(Antônio Carlos Jobim)、1975年The Ritchie Family……,一直到2005年的拱廊之火(Arcade Fire),都釋出過不同版本的〈Aquarela do Brasil〉。

而在電影方面,從迪士尼動畫長片《致候吾友》、《三騎士》(The Three Caballeros),到與拉丁美洲密切相關的劇情片《冒險家的樂園》(Road to Rio)、《巴西》(Brazil),再到取其意境作為襯托或隱喻的作品《變腦》(Being John Malkovich)、《澳大利亞》(Australia)、《STAR WARS:最後的絕地武士》(Star Wars: The Last Jedi)等,〈Aquarela do Brasil〉一直在這些大眾文化作品中扮演著自己的角色。

意義的刻板化及重新詮釋

在〈Aquarela do Brasil〉於一九四〇年代走紅之後,漸漸在娛樂及大眾文化作品中產生了一種快速、即食的意義召喚功能,它變成了森巴、拉丁美洲、熱情奔放等刻板印象的象徵,當它最初的幾個音階出現,就自動帶出了某些想像,一個場景就這樣被佈置出來。

也許我們可以說,〈Aquarela do Brasil〉一曲成為了大眾文化作品中的辛香料,它被功能性地運用,只為了喚醒受眾對於拉丁美洲的淺薄認識及扁平想像。

直到後來才慢慢有些影視作品在使用〈Aquarela do Brasil〉上顯得比較隱晦,或作了意義的重新編譯。例如《變腦》的預告中,在約翰・庫薩克(John Cusack)向卡麥蓉狄亞(Cameron Diaz)道出他假設性的奇想時,〈Aquarela do Brasil〉隨之響起,一如曲名,彷彿有著鮮明的色彩與那詭譎的想像交織,影像和聲音互文,頗有異趣。

經典的另類回歸

有趣的是,讓〈Aquarela do Brasil〉名聲鵲起的《致候吾友》在問世近70年後的2010年,重新以另類的方式回歸在眾人眼前——迷因(memes)。2010年前後,一個稱作「Donald Duck Boner」的迷因出現在網路上。

即便被賦予了不同的意義,它的來源無疑便是《致候吾友》中蜜蜂在唐老鴨體內橫衝直撞時的一幀影像。而在「Donald Duck Boner」發生的當下,正是〈Aquarela do Brasil〉演奏得如火如荼的時候。

這個迷因到了2021年仍頻繁地被使用著,在一些……值得表現熱情的時候。總而言之,儘管看著迷因聽不見充滿活力的樂聲,但我們仍可以說這是經典的另類回歸吧!

Donald Duck Boner迷因。 圖/Know Your Meme
Donald Duck Boner迷因。 圖/Know Your Meme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