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亞馬遜雨林大火懷疑論,有什麼問題?

攝於8月24日,巴西韋柳港。 圖/路透社
攝於8月24日,巴西韋柳港。 圖/路透社

亞馬遜雨林大火,你有被洗版嗎?你知道最常被轉發的照片裡面,有很多都是假的或過時的嗎?那麼,如果轉貼的照片是假的,雨林大火是不是真的?

最近有一些朋友開始好奇亞馬遜雨林是不是真的發生大火。因為無論中英文網路,最常被瘋狂轉發的,都是一些好萊塢末日片一般的照片。這些照片要嘛過時,要嘛張冠李戴,把其他地方的大火說成2019年的亞馬遜,甚至有些照片出現了南美洲不可能有的紅毛猩猩1

很聳動很煽情,於是自然引發許多網友懷疑真實性。結果一查之下還真的發現大部分都是假的。

於是,這幾天出現了一波「亞馬遜雨林大火懷疑論」,例如對岸就有一篇非常用心的文章指出,這些大火消息裡引述的資訊都是假的,災害程度也語焉不詳。該文也說道,亞馬遜的確有大火,狀況也很嚴重,但「整個事情的數據都還沒出來,沒法說清楚真實情況,具體的數據要等事後統計才知道」,我們應該等資料出來,不應該「被惡意拼湊的假圖,過時圖組成的文章所誤導和煽動」。

然而,上述這種說法真的有道理嗎?新聞裡引述的資料是假的,就表示新聞是假的嗎?

攝於8月21日,巴西韋柳港。 圖/路透社
攝於8月21日,巴西韋柳港。 圖/路透社

亞馬遜雨林大火懷疑論,有什麼問題?

上述文章有不少懷疑論的典型想法,我們來看看這些想法有什麼問題。

首先,這種「亞馬遜雨林大火懷疑論」的主論證是這樣的:

  1. 全世界很多大媒體都在報導這件事,各國也都有數不盡的人在談論這件事。但我們查了他們引述的照片,發現引述的來源都是過時的、偽造的。報導的說法也都用含混其詞的形容詞帶過。
  2. 如果這件事真的像他們說的那樣——亞馬遜雨林是地球之肺,而且目前正有大火——這些人不可能都只引述假資料。
  3. 所以,這件事不是他們講的那樣。

這是一個不健全的論證,且建立在錯誤的前提上,因為它的前提2是錯的。

我們無法靠多少人引述錯誤資料,來判斷一件事是否為真,只能靠存在多少可信的資料來判斷。而這篇剛好都沒有去討論那些可信的資料,例如《紐約時報》引述了NASA的衛星圖,Nature引述了巴西的衛星數據。

其他生態與保育界的網站隨便找也都可以找到一堆,而且只要搜尋「amazon forest fire 2019」就可以從BBC、半島、德國之聲等媒體看到一些蛛絲馬跡,並很快就能搜尋到即時大火資料。有了這些資料,即使使用該文的錯誤推論來推,也會得出亞馬遜大火是真的。

圖為8月15日的衛星照,攝於巴西韋柳港西南處。 圖/美聯社
圖為8月15日的衛星照,攝於巴西韋柳港西南處。 圖/美聯社

為什麼權威數據就可以相信?

也許你會問,NASA和巴西衛星數據也有可能是假的。這就是典型的地平論或NASA懷疑論了,它認為研究機構的來源很集中,權力集中好操弄,所以資料並不可信。

這種說法也建立在一個嚴重錯誤的前提上。事實上,一般人也有辦法自己做實驗查核NASA這種機構的周邊數據,權威研究機構要欺騙所有人幾乎是不可能的。比如只要你懂一點基本天文和物理,到附近的天文台觀測就可以自己查核;只要懂化學和流體力學,就可以自己去空地造火箭,初步檢驗人類有沒有造火箭的能力。

貝氏定理(Bayes' theorem)告訴我們,如果一件事是假的或錯的,在同樣的環境條件下,找到相反證據的機率會變得極高。除非你相信世界上有一個鋪天蓋地的光明會可以影響全人類的腦袋,否則如果人類真的沒上過太空,或者衛星真的沒照到亞馬遜雨林的大火,世界上一定有一些反面證據留下來。

那些權威研究平台之所以可信,原因往往跟懷疑論說的相反,並不是他們握有權威資源所以擁有權威,而是他們發出的研究結果經過長久公開查核,發現足夠準確,且有一定說服力,才被大家相信,然後握有權威資源。

科學家本身就是懷疑論者。要欺騙整個世界的科學家,難度應該比欺騙全世界的記者還要高(而且後者本身也夠高了,難度不知道比這種陰謀論文章高出幾個數量級)。

該文的第一個重大錯誤,就是沒有先用簡單的關鍵字搜尋,去找網路上相關資料有哪些,而是專注在幾個媒體使用的照片上。這叫做打稻草人,只駁斥了最沒有效力的證據,卻放著許多更有說服力、資料來源與時間地點更明確的證據不管。這樣是沒有證明力的。

圖中紅點為2019年8月份的起火點。 圖/Brazil’s National I...
圖中紅點為2019年8月份的起火點。 圖/Brazil’s National Institute for Space Research, NASA

沒有準確且口徑一致的資料,就是假的嗎?

其次,「亞馬遜雨林大火懷疑論」也經常會出現一種論調,認為亞馬遜雨林重要性以及傷害程度至今「沒有準確的說法」,因此真實度可疑。

這也是錯的。亞馬遜雨林的產氧量與大火傷害估計當然有各方口徑一致的說法,去查查上面說的那些科學期刊跟機構就能找到。但即使都查不到,也不能當成這件事不存在的證據。

理由是,複雜的東西,研究與估計需要時間。研究跟統計需要在安全的環境下進行,例如目前絕大多數的方法,都無法即時估計地震與風災時的傷亡損失,而必須在災後較安全之後才能做。因為大部分的統計要做得準確,都需要專業人士的判斷,無法寫成通用的程式或工具讓機器人或救難人員來做;有能力做統計的科學家則沒有受過在火場裡跑來跑去的訓練,即使衝過去也只是擾亂救災。

城市的災難尚且如此,亞馬遜雨林的複雜度更高,燒起大火的複雜度又往上翻好幾倍。「即時準確第一手口徑一致的資料」門檻高如登天,實務上幾乎不存在。

但即使沒有這種資料,依然不代表相關數據一定不可信。因為雖然很難拿到「即時準確第一手口徑一致的資料」,依然有許多「準確口徑一致的周邊資料」,而我們只需要有後面這種資料跟貝氏定理,就可以判斷亞馬遜雨林的確有在燒大火,大火範圍如衛星圖所示,而且主因是人類行為。

8月25日,消防員執行滅火任務,攝於巴西韋柳港。 圖/美聯社
8月25日,消防員執行滅火任務,攝於巴西韋柳港。 圖/美聯社

若引述的消息是假的,就是假新聞嗎?

最後,我們回到本文一開始問的問題:

如果新聞引述的消息是假的,我們該怎麼判斷新聞本身是不是真的?

我個人認為,這種時候需要注意四件事:

1. 新聞的真假無法黑白二分。

即使主題是真的,引述的資料也有可能是錯的;即使資料跟主題都是真的,希望讀者產生的心理效果與作用也可能不合理。

每一則新聞的內容、脈絡、圖片、解讀方式、推論方式、結論、造成的心理效果,都有可能各自獨立為真或為假,正確或錯誤。即使其中一項是真的,其他也都有可能是假的。其中一項是錯的,其他部分也有可能全都是真實而正確的。

在判斷新聞的真假與是否正確時,勢必要先了解上述項目。而就極端的例子來看,即使是資料完全為真,有認真做研究的文章,依然可能會推出奇怪的結論,讓讀者不相信眼前已經被其他方法證實的真相。

因此各國都製作了媒體識讀的建議,例如國際圖書館協會聯盟(IFLA)製作的「如何識別假訊息」圖片就廣為人知。它建議讀者養成習慣,分別檢驗新聞中的標題、內容、來源、作者及意圖。國內也有許多團體針對媒體識讀與對抗假新聞整理應對方法,例如臺灣事實查核中心沃草等等。

值得一提的是,媒體識讀都會提到「要注意資料來源」以及「向相關專家求證」,而非我們經常聽到的「懷疑專家」。面對鋪天蓋地真假混雜的資訊,我們更要注意假新聞的反面是「真相」,是「求真與檢驗」,而不是「這件新聞完全都不能信」。

同理,雖然我們知道專家說的不一定都是真的,但這不意味專家說的很可能都是假的。世界上沒有單一的東西叫做「專家」,專家是一個個彼此不同的真實個人,即使同一個領域的專家也會有些微的意見差異,但對大部分該領域專業還是會有共識,我們要知道的是他們有共識的部分在哪裡。

「什麼都是假的」「什麼都不要信」以及各種陰謀論,其實都讓我們不去查證也不去關心,結果反而比單一的假資訊更接近假新聞的目的——離真相越來越遠。

有同儕審查的公開期刊,以及有大量職業專家經常回文的專業公開網路論壇,比任何陰謀論都更有可能為真。你不會為了一兩次蠅頭小利賠上職業生涯,大部分的專家也不會。專家會錯,而且可能一起朝某個方向錯過去;但如果幾乎所有相關專家都相信某件事是真的,這件事情為真的機率,比陰謀論為真的機率高多了。

攝於8月17日,亞馬遜州烏邁塔。 圖/路透社
攝於8月17日,亞馬遜州烏邁塔。 圖/路透社

2. 相信專家,不等於盲目把他們當意見領袖。

學術會隨時間進展,無論消息來源是誰,都一定要多方查驗,並追蹤後續發展與討論。專家社群或雜誌的說法通常比較可信,但還是有可能有錯。

過去曾經認為正確的事情,後來有可能發現是錯誤的,這是科學研究的常態。過去說法錯誤的原因有很多,可能是新證據推翻過去的研究,也可能是過去的研究造假,這兩種機制差很遠。但無論原因為何,只要我們去比較新舊說法,應該都會發現其中的差異。切勿人云亦云。2

3. 聳動吸睛的照片跟標題很容易被關注、被擴散,但也很容易引發懷疑。

尤其來源可疑或過度外推的內容,很容易引發陰謀論,而且會模糊焦點,讓我們看不到真正的危機。這會讓真相更難擴散,因此轉發新聞時請不要這麼做。

4. 跨領域的複雜主題,很容易引發陰謀論。

人腦喜歡聽到解釋,而且喜歡聽到自己當下可以理解的解釋。

生態、經濟、政治、環保這類東西的運作機制,都是多層次的海量連結,其中任何一種連結都可能需要一個學者花畢生之力才能研究清楚。世上應該沒有任何人能夠用正確的方式了解整個系統,於是陰謀論的解釋力會相對變得很龐大,反正全都扔給無法理解的陰謀或秘密組織就可以了。

小結

陰謀論的主要問題是不負舉證責任。即使真的有一個海量資源的秘密力量,也無法讓整個社會都照著「計劃」進行,因為在執行計劃的時候會碰到各種組織學、管理學、社會學、經濟學、生態學等各式各樣的問題,而沒有任何一個個人能夠正確掌握複雜系統運作全貌。

陰謀論總是只說有一個巨大的秘密組織,或某種抽象的力量,卻從來不說這種力量實際上如何完成它的目標。這種解釋當然很好懂,但它根本沒有解釋任何事情。

我們越是碰到乍看之下難懂的東西,越要小心不能輕易相信簡單的解釋,尤其是那些包含了任何全能組織的解釋。否則我們除了相信「全球暖化陰謀論」、「疫苗陰謀論」等等,還會繼續相信更多可怕的陰謀論,以及讓人遠離真相的各種懷疑論。

8月26日,巴西民眾為亞馬遜雨林大火發聲,攝於巴西里約熱內盧。 圖/路透社
8月26日,巴西民眾為亞馬遜雨林大火發聲,攝於巴西里約熱內盧。 圖/路透社

  • 紅毛猩猩的資料,以及切勿盲信意見領袖的部分,感謝林大利的慷慨討論與精闢意見。
  • 「假訊息會讓我們忽視真危機」的部分,感謝劉芷妤的提點。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