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暴雪事件:當公司惡行成為事實,消費者抵制就是義務

香港電競選手「聰哥」在《爐石戰記》大師職業賽獲勝後的受訪畫面。 圖/聯合報系資料...
香港電競選手「聰哥」在《爐石戰記》大師職業賽獲勝後的受訪畫面。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翻拍自網路

10月8日,香港電競選手「聰哥」在《爐石戰記》大師職業賽獲勝之後的受訪中,戴上面罩高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事後比賽主辦公司「暴雪娛樂」(Blizzard Entertainment,下簡稱「暴雪」)一度宣布沒收選手的競賽獎金,並禁賽一年。同時也解約兩名台灣主播賽評「易先生」與「偷米」,引發全球玩家抗議。10月12日,暴雪改為發回「聰哥」獎金、禁賽縮短為半年,但截至今日,並未收回解約主播與賽評的決定。在抗議事件中,該公司甚至一度用技術方法禁止玩家註銷帳號,造成更大的爭議。

碰到這種事,社會上總是會出現一種聲音,認為民眾不應該抵制公司。

這種聲音常持的理由有兩種,第一種主張像暴雪這種行為只是為了保護商業利益,不讓產品或賽事變成政治鬥爭的場域,因此公司並沒有錯。第二種主張則認為,雖然這種行為在道德上是錯的,但卻是迫於中共強權而不得不然,因此主要的責任應該怪在逼商人「姓黨」的中共政府,而不是被迫妥協的公司上。

本文將簡單反駁這兩種說法,並主張:當公司惡行成為事實,消費者抵制就是義務。

你什麼時候產生了「政治歸政治,商業歸商業」的錯覺?

先從第一種說法談起。如今越來越多人知道「政治歸政治,商業歸商業」這種說法是個笑話。商業利益賴以成立的各種法規,全都是社會與政治決定的,商人也會設法爭取對自己有利的規定,這件事在許多國家都是合法的,而且沒有太大的道德問題。

上述還是自由民主制國家的作法,如果是在中國就更不用說了。這個國家無須任何正當理由就能禁止任何公司的任何商業行為,剝奪公司的財產與權利。當選手做出會讓中共政府不高興的舉動,如果暴雪不做出一點表示,很可能就等著從中國市場消失。

在中國,要獲取商業利益,就等於服從中國的政治方針。因此,第一種說法其實是在主張「即使中國的政治方針在道德上是錯的,大幅仰賴中國的公司去服從這些方針,在道德上也沒有錯」,這光用邏輯就知道不可能為真。如果一件事情是錯的,去服從它就是錯的,無論那個命令或壓力是怎麼來的 。

附帶一提,暴雪在事件中從來沒有維持過政治中立。它提出的處分理由是選手「破壞自己聲譽、冒犯社會群體、損害暴雪形象」。這個地球上會因為選手高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而被冒犯,認為暴雪是爛公司的社會群體是哪些人,不言可喻。暴雪的處分理由本身就是一種政治宣言。

有趣的是,暴雪聲稱它「沒有受中國影響」。如果這句話是字面的意思,暴雪的道德問題反而可能更嚴重。因為既然暴雪不可能是為了維持政治中立,那麼沒有受中國影響,就意味著它原本就同意中國對香港的政策與行為。

「暴雪」一度宣布沒收選手的競賽獎金,並禁賽一年,引發全球玩家抗議。 圖/美聯社
「暴雪」一度宣布沒收選手的競賽獎金,並禁賽一年,引發全球玩家抗議。 圖/美聯社

該抵制的是中共,不是公司?

第一種說法很簡單,第二種就有趣多了,它主張消費者不應該去抵制被中共綁架的公司。

這又可以分為兩個層面,第一個層面是惡行應該歸咎於誰。有人可能會認為,既然暴雪的行為主要是中共造成的,我們主要就該譴責中共,而非暴雪。

我個人認為這種說法本身沒什麼問題,但在現實中沒有什麼意義。中共不是民主政權,即使全球大部分人,甚至中國大部分人都譴責中共,只要沒有化為實際行動,中共就不會有任何改變,類似惡行還是會繼續發生。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各種方式削弱這類政權的力量。

值得一提的是,這時候訴諸國際社會,不會有任何效果。我們在討論這類道德問題時經常會忽略一項事實:國際間是無政府狀態。

絕大多數的情況下,沒有任何組織可以去制裁國家犯下的惡行。在全球化時代,如果要用經濟或外交方式制裁他國,自己國家也會連帶承受損傷。為了其他國家的正義犧牲自己人民的福祉,通常只會讓自己失去政權,因此幾乎沒有政治人物會做這種事。

簡單來說,即使公司犯錯是受中共脅迫的,外國人與外國政府也沒有任何辦法直接影響中共。最多只能影響服從中共的公司,間接影響中共。

於是問題就進入第二個層面:公司犯下的這類錯誤有沒有嚴重到值得我們抵制。

這個問題其實又回到「商業利益從何而來」。前文已經說過,在暴雪這類事件中,商業利益其實等於服從中國政治方針。當中國的政治方針在道德上是錯的,必須符合那些方針才能獲得的的商業利益就是不義之財,在道德上本來就沒有理由支持它繼續保有那些利益。

此外,暴雪不是第一年進入中國市場,更不是現在才知道中國的政商問題,它追求的商業利益本身就有道德風險,但明知風險卻依然去做。

無論你是個人、公司、還是政府,只要是明知風險而去做,出了事就無法避開責任。那些試圖逃避責任的人,只是在把成本跟風險外部化,扔給社會中的其他人,或者地球上的其他國家。這種行為只會讓你的道德錯誤更嚴重。

在公司出現道德風險的問題中,消費者的抵制已經是最溫和的手段。抵制可以用不同程度實施,可以完全不買,可以降低購買量,可以隨著公司的行為,而隨時調整購買量。它降低公司以惡行獲取商業利益的誘因,讓公司比較不會陷入金錢與道德的兩難,同時允許公司漸進地轉向。

當公司的商業行為逐漸符合道德,消費者就會自然而然逐漸降低抵制,也有很多手段可以讓消費者知道,它是否真正值得重新支持。

總之,讓一家公司失去它本來就不應該擁有的東西,幾乎沒有什麼道德問題(主要的問題只有員工的職位與收入,但那是員工與公司之間商業合約的範圍。如果公司因此傷害員工的利益,就是司法可以介入,且應該介入的範圍了)。

抵制已經是讓公司最有轉圜餘地的手段。剩下的問題,只有你是否認為公司侵害到的權利比你玩遊戲的權利更重要而已。

公司出現道德風險的問題中,消費者的抵制已經是最溫和的手段。 圖/路透社
公司出現道德風險的問題中,消費者的抵制已經是最溫和的手段。 圖/路透社

我們有抵制的義務,但抵制不是非黑即白

畢竟暴雪遊戲的玩家非常多,也在許多人的人生中佔有重要分量。即使你同意抵制暴雪,現實中也未必做得到。

我自己不但從《魔獸爭霸2》到《魔獸爭霸3》都是只要暴雪出品,不須試玩直接購買的玩家,也曾經在《魔獸世界》沉迷超過兩年的時間,期間每天都必須上線打團,否則就會感到焦慮或空虛。

我主張消費者有抵制敗德公司的義務,直到公司轉向為止。但抵制的義務不是非黑即白的二分,而且要求他人與公司完全切斷連結(例如直接刪帳號),有時候會對一般消費者造成嚴重的傷害,例如傷害到玩家的人際連結與社交生活。

抵制有很多方法,你可以跟朋友一起轉向別的遊戲,可以降低消費,也可以不再消費。暴雪目前的遊戲都有絲毫不遜色的替代品,較優秀的《星海爭霸2》與《爐石戰記》則都可以玩免費的。如果你無法割捨,繼續玩免費的,並且呼籲其他人一起不要在商城中消費,也是抵制的方法之一。

本文主張「當公司惡行成為事實,抵制就是義務」,但抵制的程度端看你認為惡行有多嚴重,以及你能承受多大的影響。

我個人認為因為政治理由而侵害選手與主播的工作權與工作收益,是極為嚴重的惡行。因此在暴雪轉向前,我不會再付一分錢給這家公司,無論它之後做出多好的遊戲都一樣。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