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李政亮/「為中華之崛起而讀書!」——中國中小學課本裡的愛國主義

如今中國充斥愛國主義的中小學教科書,難以讓孩子摘掉脖子上的紅領巾,成為現代公民。...
如今中國充斥愛國主義的中小學教科書,難以讓孩子摘掉脖子上的紅領巾,成為現代公民。 圖/新華社

近日,中國政府宣布開放台灣人參加中國中小學教師資格考試、認定中小學教師資格;不過,條件是擁護共產黨領導,貫徹黨的教育方針。

共產黨在中小學的教育方針是什麼?

一個國家準備將小孩培養成什麼模樣,教科書裡藏有答案。近二十年來,中國的中小學教科書在教育部的部編版與一綱多本之間來回擺盪。中國自2001年實施一綱多本,也就是「只要」符合教科書撰寫的規定——包括收錄一定比例的愛國主義課文——一般出版社也能編撰教科書。2016年中國教育部回歸部編本,也就是自2017年開始,各級學校開始使用部編版。

到底部編版與原來的一綱多本內容有何不同?

愛國主義之讀書乃圖中華之崛起

愛國主義教育不僅在中國小學語文課本佔有一定份量,到了初中(國中)的「思想品德」乃至高中的「政治」,漸次轉化成更為體系化的政治教育。

在小學語文教科書中的愛國主義教育,約可分為三種類型:第一類是領導人神話,例如〈為中華之崛起而讀書〉。課文當中,背景是東北的小學課堂,老師問小朋友為何來學校讀書,一人回答為了以後賺大錢,一人回答光耀家族名聲,老師都不滿意。見到一旁濃眉大眼沉默不語的學生,點起回答。學生答到:「為中華之崛起而讀書!」老師深表欣慰。

這位濃眉大眼的學生,就是周恩來。

第二類則是革命敘事。1921年共產黨成立至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期間的國共、中日戰爭敘事是主要題材。例如〈金色的魚鉤〉裡,一位老伙房兵行軍途中照顧兩位體弱年輕士兵,沿途遇河流便將針燒成魚鉤釣魚煮成魚湯,他將精華部份都給了兩位年輕士兵,最終,自己因不堪疲累死亡。

這類課文除了描述革命、戰爭艱辛之外,更在強調犧牲自己成就全體才是至高的價值。類似的課文是〈一顆蘋果〉。戰爭時期,一群士兵因飛機轟炸被困在防炮洞,部隊傳令兵前去找弟兄,沿途,撿到一顆蘋果。課文的主旨在於傳令兵找到防砲洞的弟兄後如何處理這個蘋果?答案是每人輪流吃一口。

中國國務院總理周恩來許多佚事成為偉人神話流傳至今。 圖/路透社
中國國務院總理周恩來許多佚事成為偉人神話流傳至今。 圖/路透社

愛國主義之阿里山是從武夷山分出來的

第三類則是國族疆域的神話,最具代表性的課文便是〈阿里山與武夷山的傳說〉。在這個虛構的故事當中,19歲少女花珊與她年邁的母親在武夷山平靜地生活。不過,怪物的出現破壞當地人生活,少女花珊只有練了九九八十一天的神功上山挑戰怪物。對決過程中極為激烈,武夷山一分而二,一為武夷山,一為阿里山,分裂過程流出的海水則為臺灣海峽,花珊雖解決了怪物,但她卻與母親分離。花珊在阿里山,母親則在武夷山,花珊日夜思念母親留下的淚水則成日月潭。

前述是小學課文裡的愛國主義教育類型,到了初中的「思想品德」,愛國主義也會有各式延伸,例如中國的「趕超邏輯」。經典課文是中國生物學家童第周留學比利時,他的室友因他是中國人看不起他,不服氣的童第周於是跟室友打賭,看誰先拿到博士學位。這類敘事的結尾自然是童第周先拿到博士學位,證明中國人不比人差。此外,中華民族文化的表述也開始出現,教科書裡其整體樣貌是五千年歷史的優秀文明、是一個潔淨的有機體,因此必須提防細菌侵入等。

加強版愛國主義

按中國教育部的規劃,2017年開始陸續推出的部編版語文教科書當中,古文將提升到30%的比例。此外,紅色經典的課文也有所提高。就前者來說,習近平上台之初,知識界曾有「援馬入儒」或是「援儒入馬」的爭論,簡言之,就是馬克思與儒家如何調和的問題。不過,也在此時習近平也已透過《人民日報》出版《習近平用典》,其內容就是把國學放置於習政權的統治架構下。

至於紅色經典又增加了那些?整體來說,語文教科書裡的課文串聯起來就是體系更為完整的政治課。革命敘事既有領導人的經典語錄,如毛澤東1944年紀念張思德的〈為人民服務〉;也有無名戰士在抗日戰役中的英勇付出,如〈狼牙山五壯士〉。

在共產黨的敘事裡,革命不僅是中國人民的事業,更有國際友人的義助,加入中國革命行列的加拿大醫生白求恩就是典範,〈紀念白求恩〉也編入教材。1949年10月1日,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日,〈開國大典〉的景況也收入課文。

而後,相同的政治宣傳手法再來一次。小學二年級的課文裡,不但有忠黨愛國樂於助人的樣板雷鋒,也有鄧小平植樹。總體來說,毛澤東與鄧小平出現的次數高於過去一綱多本時代。

遙遙公民之路

多年來,中國一直有民國熱的熱潮,就連小學教科書也有民國熱。大致從2010年開始,民國時期小學語文教科書接續重新出版並成為暢銷書。諸如1917年商務書店的《商務國語教科書》、1932年開明書店所編的《開明國語課本》與1930年世界書局的《世界書局國語科本》等。

像是在《開明國語課本》裡可以看到今昔教科書的差異。開明版當中極少提到「偉人」,整套教科書中所論及的當代政治人物只有被尊為國父的孫文,與他相關的課文共七課,占整套教材二百五十二課的2%,而且其內容是以兒童能夠理解的方式說明。

除此之外,《開明國語課本》其實不僅是語文教科書,在高年級的課文當中,也鼓勵學生進行民主與自治。例如第六冊第三十三課的〈碧桐會〉當中,便教兒童如何籌組社團訂定章程、三十九課的〈演講的材料〉、四十課的〈演講的聲調〉、四十一課的〈演講的姿勢〉與四十二課的〈對於乞丐要給錢嗎(辯論)〉等,都在教兒童如何完整地闡述自己的意見甚至辯論。

可以看到,民國時期教科書所欲培養的是公民,不過這個理想在當時未能實踐,今日人們重新翻開民國教科書,只是一種懷舊的好奇,還是想成為摘掉紅領巾的公民?

(原文授權轉載自「思想坦克Voicettank」,原標題:〈中國中小學課本裡的愛國主義〉。)

中國自2001年實施一綱多本,內容不外收錄一定比例的愛國主義課文。2016年,中...
中國自2001年實施一綱多本,內容不外收錄一定比例的愛國主義課文。2016年,中國教育部回歸部編本。 圖/美聯社

  • 文:李政亮,輔仁大學法學士、台灣大學法學碩士、北京大學哲學博士,曾任天津南開大學傳播系副教授,在中國居住十二年。現為文化評論者、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兼任助理教授。。
  • 更多思想坦克Voicettank:WebFBTwitter

|延伸閱讀|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