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沈榮欽/韓國瑜贏了第一戰之後,台灣的命運何去何從?

韓國瑜出線帶給台灣總統大選前所未有的考驗。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韓國瑜出線帶給台灣總統大選前所未有的考驗。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國民黨總統大選初選一如所料,郭台銘慘敗,由韓國瑜出線,但是紛爭並未隨初選結束而停止,新的賽局即將正式開打。目前所有目光焦點都集中在未被兩大黨提名的幾位可能參選人的競合,包括郭台銘、柯文哲與王金平,這牽涉到未來總統大選會有2組、3組或4組人選參選,以及美中台三方的角力。

預測郭台銘脫黨參選的理由包括:他是唯一未簽署「不會獨立參選公約」的國民黨候選人,並不斷質疑綠營灌票妨礙民調公正性,及國民黨採用對其不利的市話民調等,都在為選後脫黨參選的正當性鋪路;同時,郭台銘為參選辭去鴻海董事長職務,並投下不少廣告經費,依其多年從商性格,恐怕不會就此認輸。

郭台銘會脫黨參選嗎?

不過,值得思考的是郭台銘的參選有多少是出自自主意願?或者縱使自主,有多少是出自政治之外的目的?初選期間郭台銘屢屢砲打韓國瑜背後的蔡衍明,認為其違反新聞倫理,以近乎洗腦的方式為韓國瑜造神,目的是要成為台灣總統的造王者,以便向中國國台辦邀功,獲取更大的利益。

但其實,郭台銘本人與汪洋熟稔,汪洋是「對台工作領導小組」的副組長,位階僅在組長習近平之下,甚至國台辦主任劉結一都是他的下屬。不免令人臆測,郭台銘從反對一國兩制、堅持九二共識、到一中各表的言論,都未見中方批評,這是否暗示著郭台銘是中共黨中央支持的對象。

縱使中國的最高目的是拉下蔡英文,郭台銘只是青睞的對象之一,但是郭台銘的鴻海帝國資產幾乎都在中國,無論郭台銘是否擔任董事長,中國是否會以之要脅郭台銘?

而且自從美中貿易戰以來,鴻海從左右逢源到左支右絀,經營績效每況愈下,在中國的龐大資產又因為缺乏遠見,而在全球價值鏈大遷徙中居於落後。當郭台銘強調國家的政治應該為經濟服務時,是否暗示他利用選舉為個人經濟解套?儘管郭台銘解釋,他與汪洋只是私交以及財產信託,說服力依舊有限。

柯文哲與郭台銘若要搭配參選,誰正誰副? 圖/路透社
柯文哲與郭台銘若要搭配參選,誰正誰副? 圖/路透社

郭柯配?下一場戰爭才剛要開始

比較有趣的是,郭台銘的行為可以作為推測中國影響力的依據。在拉下蔡英文為最高目標的前提下,顯然中國希望藍軍只有1組人馬參選。因此,郭台銘與韓國瑜各自屬於不同的系統支持,最後如果未能整合為1組人馬參選的話,代表中國對郭韓兩人的影響力未臻頂峰。

如果郭台銘堅持參選的話,雖然王金平有郭台銘所缺乏地方派系的陸軍實力,但是王的票源畢竟來自藍軍。而郭多次對柯文哲示好,加上柯文哲的民調遠高於王金平,郭柯配的可能性大於郭王配,甚至可能與已經示好的親民黨結盟。

不過郭柯合作的最大困難在於誰正誰副。儘管鴻海處境日益艱困,郭台銘仍擁有龐大的經濟實力,民調也超過柯文哲,加上其個性從來不願屈居人下,何況是缺乏實權的副總統。因此問題只在於,權力慾薰心的柯文哲是否甘為副手?

無論要柯文哲心甘情願成為副手,或是要發動換韓,郭台銘都必須在初選後繼續維持民調高檔。但是,初選時反韓國瑜的傳統國民黨支持者有多少會堅持拒絕歸隊呢?韓國瑜為了避免被換掉,初選後同樣必須證明自己能夠在大選中勝出。因此,初選結束並不是國民黨內戰的結束,而是另一場戰爭的開端,郭韓都會繼續衝民調,國民黨的初選尚未真正結束。

鴻海的主要利潤來源在於壟斷租與效率租,與台灣當前所需的創新導向截然不同。 圖/路...
鴻海的主要利潤來源在於壟斷租與效率租,與台灣當前所需的創新導向截然不同。 圖/路透社

郭台銘真的有經濟優勢?

其實郭台銘與柯文哲達成協議的可能性不低。一方面,郭台銘作為政治素人,政治班底有限;另一方面柯文哲封建式的領導使得能人盡出,只剩下傾中的保守派與二流官僚,長於宣傳卻拙於施政,有很大的空間與郭共同分配權力。但是這也意味著,即使僥倖當選,若無立院多數黨支持,將會是台灣政治的一場惡夢。

此外,雖然郭台銘的商業經營能力毋庸置疑,但是他的事業乃是受益於美中合作分工體系而成長。令人驚訝的是,儘管擁有龐大的價值鏈情報來源,以及熟稔美中兩國政要,但是他對世界局勢的判斷卻一錯再錯,無怪乎鴻海移動的速度無論是較韓國或是台灣同業都更加遲緩。

例如,郭台銘參選之初宣布美中貿易戰將達成協議很快結束;後來發現錯誤後,又轉180度做出完全相反的預測,認為比金融海嘯更大的風暴即將來臨,美中台都將受害;結果再次發現錯誤後,近日才改口世界價值鏈將趨向兩極化,即中國、亞洲與非洲,對上西方與其他國家。

郭台銘對世界局勢的誤判,正凸顯出他缺乏成為國家領袖所需要的方向感。更糟的是,柯文哲對國際事務既無知又自大,也無法與郭台銘互補,對台灣的國際發展將是一大阻礙。

更麻煩的是,鴻海的主要利潤來源在於壟斷租與效率租,相較之下與台灣現在的需求不同,台灣需要的是從投資導向轉為創新導向,以「熊彼得租」為主要利潤。因此,郭台銘的企業經驗是否適合台灣經濟轉型所需,恐怕也並非理所當然。

這並不是說其他的候選人比郭台銘更能夠應付台灣經濟轉型,而是從經濟轉型的角度而言,郭台銘宣稱具有的壓倒性經濟優勢,是值得懷疑的。

韓粉與柯粉的運作方式,皆是動員粉絲的情感支持機制。 圖/路透社
韓粉與柯粉的運作方式,皆是動員粉絲的情感支持機制。 圖/路透社

韓粉與柯粉的運作邏輯?

韓國瑜的韓流對國民黨而言是全新的種類,但是對台灣則非如此——柯粉實為第一代韓粉。儘管韓粉與柯粉的組成差異甚大,無論是意識形態或是職業階級均有不同,但是就運作原理而言,兩者是相似的。

例如,早期不管是議員行使職權對柯文哲監督,或是政治人物批評柯文哲,都會遭到柯粉的洗版與辱罵,不同的只是韓粉比柯粉更為激進罷了,兩者用來動員粉絲情感支持的機制相去無幾。

簡單來說,在熟悉框架內簡化經驗,是人類理解世界的基礎。

相較於真實世界的複雜,透過熟悉的框架,我們得以將每天接收到的各種零散資訊迅速分類,串連成為故事,產生意義,省下不斷在黑暗中茫然摸索曖昧難解訊息的力氣。故事是真實的簡化,是希望被社會認證為真相的虛構。故事要讓人接受,通常要在具有共同文化與共同語言的說者與聽眾中講述、反覆講述、修改與評價,形成詮釋性觀點,並加以傳播。

柯粉與韓粉都是在快速回應、轉移焦點以及確立框架下所形成的,其運作方式是:先服務群眾當前的信念、欲望與選擇,接著透過具體的經驗基礎,建立與信念相符合的證據,而當矛盾的證據出現時,往往會忽略這些證據,甚至扭曲觀察與扭曲證據,以達成一致性。

韓國瑜成功地創造了一個民主問責與經濟規律均不適用的平行世界,塑造出自成一格的韓粉...
韓國瑜成功地創造了一個民主問責與經濟規律均不適用的平行世界,塑造出自成一格的韓粉。 圖/路透社

社會分化,連溝通的語言都不同

韓粉與柯粉不同的地方在於,韓粉因為有媒體加持,大量造神資訊佔據注意力;而缺乏同樣力道媒體的柯粉,則打從一開始就被教導要懷疑一切不利柯文哲的資訊,幾乎所有柯粉對此類資訊的反應,都被訓練成認為「是媒體斷章取義」。

在這種情形下,韓粉與柯粉形成外界難以滲透的內向型世界觀。事實上,很少人能真正確定韓國瑜或柯文哲的真正意思,韓國瑜拒絕一國兩制卻又大喇喇走進中聯辦,柯文哲則刻意模稜兩可、相互挑撥以從中得利,他們需要的都是選民無條件信任的空白支票。

而這正是韓國瑜出線帶給台灣的重大考驗,韓國瑜不僅僅是民粹政治領袖,而且他成功地將社會分化,塑造出自成一格的韓粉。在這個世界中,尋常所用的理性與問責性都不存在,關鍵是韓國瑜是否能夠透過語言與支持者產生連結。

例如郭台銘雖然模仿韓國瑜強調庶民,但是他的人工智慧、大數據語言距離民眾太遙遠,而且他無法如韓國瑜一樣兼顧不同民眾的情感。韓國瑜強調庶民經濟時,會不忘強調產業經濟同樣重要,重點不是他的政見內容是否具有可執行性,而是他能否在選民的價值體系下,建構出他們所青睞的框架,能夠自動將他的語言轉化為與自己的連結。

正因如此,韓國瑜的出線對台灣來說是前所未有的考驗。在一個多極化、彼此不信任又難以溝通的社會中,韓國瑜成功地創造了一個民主問責與經濟規律均不適用的平行世界。隨著選戰開打,雙方的激情會使得溝通與信任更加困難,令已經長期為統獨困擾的台灣,產生更多的鴻溝而四分五裂。

巴別塔傾頹,我們面對的風險並非政府效能低落或是薪資停滯,而是我們對於何謂政治與經濟都將難以達成共識。問題不是難以溝通,而是連要什麼語言才能溝通都莫衷一是。一個需要在每次溝通之前,先創造彼此都能接受語言的社會,注定會生產力低下而開門揖盜。

韓國瑜出線帶給台灣總統大選前所未有的考驗,偏偏又正值美中冷戰世界大變之際。每一次時局的變化都帶來機會,正如每一次價值鏈的改變,都帶來台灣改變位置的機運,但是台灣是否會因此而錯失良機,終將在明年的總統大選中揭曉。

(原文授權轉載自「思想坦克Voicettank」,原標題:〈韓國瑜將如何考驗臺灣民主?〉)

正值美中冷戰世界大變,浪頭上的台灣命運將會如何? 圖/路透社
正值美中冷戰世界大變,浪頭上的台灣命運將會如何? 圖/路透社

  • 文:沈榮欽,加拿大約克大學副教授,專長在策略管理與組織經濟。
  • 更多思想坦克Voicettank:WebFBTwitter

|延伸閱讀|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