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林志潔/名為法律實為恐嚇:港版國安法的罪行與「送中」程序

「七一遊行」今年遭禁,民眾仍自發上街。圖左至右為朱凱廸、陳皓桓、梁國雄。 圖/路透社
「七一遊行」今年遭禁,民眾仍自發上街。圖左至右為朱凱廸、陳皓桓、梁國雄。 圖/路透社

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以下簡稱「港版國安法」)7月1日上路,但前一天6月30日晚上10點仍不見條文,近午夜時分所有條文一公告,各界驚呆了——這是一個當代法治社會從未看過的荒謬立法,幾乎可說是「不擁護共產黨就該死」的法律,簡直像是追求未遂者對被追求者和其他對手發出的恐怖宣示:我愛不到香港我不能忍受!香港之所以不肯愛我,一定是有人搗亂!我對任何搗亂的人都不會放過!

誰會被規範?做什麼可能會犯罪?

有多荒謬?先來看一下實體法。

第一、哪些人會受這個法律規範?一般國家刑法的審判與管轄權原則是屬地原則,也就是在哪裡犯罪才會受該地的法律處罰。有的刑法也會加上一些屬人原則,例如公務員在境外犯某些罪,國籍所屬國也會有審判與管轄權。港版國安法所規範的對象是全世界任何人、公司、團體、法人,只要行為是「針對香港特區」,就會落入這個法律管轄,可說具有比海還寬的管轄權。

第二、有哪些犯罪態樣?本法有四大類犯罪,每類犯罪下又設各種細項犯罪態樣,內容包山包海。四大類犯罪是:分裂國家罪、顛覆國家政權罪、恐怖活動罪、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罪,每一大類下又分為各類小型犯罪,內容五花八門,罪名和要件都匪夷所思。

分裂國家罪就如同之前中共頒布的《反分裂國家法》,任何主張自決、港獨,甚至以台灣經驗作為基礎論述的行為,通通可能構成分裂國家罪。不必有武力行為,甚至不必著手實施,只要有「組織」或「策劃」等預備行為就已經成罪,基本上就是我國過去「刑法100條」叛亂罪再現,而且處罰範圍比叛亂罪還要廣。

至於顛覆政權罪處罰任何不擁護中國共產黨政權的行為,同樣,無須以武力進行,只要有策劃、參與、組織,就可以構成。

恐怖活動罪除了處罰恐怖活動實施者本身,涵蓋最廣的一項是幫助恐怖活動行為,只要是幫恐怖活動組織或任何參與人員提供培訓、武器、信息、資金、物資、勞務、運輸或場所等,為支持、協助、便利行為,或者宣揚、煽動恐怖主義,通通都是犯罪。

至於什麼叫恐佈活動,依照條文定義「脅迫政府或恐嚇公眾以實施其政治主張」就是恐怖活動,之前的反送中抗議,被港府定調為「暴動」,即屬恐怖活動。所以,提供口罩給反送中的民眾、幫忙載運抗議者回家、捐錢給參與抗議者,提供場所給來台避難之人,都可能構成本罪。

而所謂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罪,最主要的打擊對象就是台灣,最令人瞠目結舌的是誘發憎恨罪,本罪的要件是屬於外國或境外的機構、組織、人員,或與外國或境外機構、組織、人員有聯繫、共謀等關連,而用各種非法方式引發香港居民對中共政府或港府反感,而「可能造成嚴重後果」就是犯罪。

由於什麼叫非法方式沒有定義,所以若台灣人民在台灣、用自己的Facebook發表對香港事務的評論,引發香港居民對港府或中共不滿,因為Facebook是中國禁用的社群媒體,會不會被算成是不法手段十分難說,但仍有構成誘發憎恨罪的可能。

還有阻撓政策罪也是一絕。民主國家不可能有這種「阻撓政策罪」的立法,因為一個政策或法律的制訂、執行,一定會有不同的聲音。假設香港政府規定以後所有的電影都要送檢,確定政治型態沒有問題才能播出,且播出前要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而你身為外國人士,在台灣為文批評,結果引發香港人抗議,你也可能構成針對港府或中央政府推行政策進行阻撓行為。

7月1日,港版國安法生效首日,民眾上街示威遭警察逮補。 圖/路透社
7月1日,港版國安法生效首日,民眾上街示威遭警察逮補。 圖/路透社

民眾在七一遊行中遭警方攔截盤查。 圖/路透社
民眾在七一遊行中遭警方攔截盤查。 圖/路透社

司法獨立蕩然無存

看完了實體法來看程序:

第一、建置國家安全公署,直接跳過香港的司法而「送中」。

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就是因為從港英政府以來司法獨立是香港核心價值,也是一國兩制中,香港與中國最大的制度差異處,而中國共產黨以黨領政,中國的司法又為政治所服務,不是獨立的審判機構,香港人為了不要被送往中國審判,所以才有反送中運動的發生。

此次中共制訂「港版國安法」,在香港建置了前所未有的「國安公署」,該署可以直接管轄下列三種案件:第一、國外政府涉入的案件;第二、港府處理無效的案件;第三、國安重大威脅案件。

這三類案件,由國安公署所管轄、直接跟香港司法脫鉤而送中,由中國的最高人民檢察院和最高人民法院來「指定」地檢署和管轄法院。雖然在說明中聲稱此公署會非常節制地僅在「少數重大危害案件」行使管轄權,但說與做是兩件事,所以未來被定調為重大國安事件的案件,將會直接「送中」審判,剝奪香港的司法管轄權。

第二、非國安公署管轄的案件,即便由香港司法管轄也難再有審判獨立。

「港版國安法」列的四類罪名與各項下設之犯罪,如果沒有達到重大國安危害等級,就不必由國安公署處理,而由香港司法的刑事訴訟審理。但是港版國安法規定,這四種案件,作為控方律政司有權要求案件改由法官審理而非陪審團審理,至於由哪些法官組成審判庭,可以由特區行政長官(現為林鄭月娥)來「指定」。

排除陪審制,可以由行政官員指定法官,已經失去了法定法官原則(也就是以抽象的原則,例如輪分、抽籤等方式決定何人審判何案件,以免藉由操控審判者來操控審判結果),在本法的案件中,香港作為法治地區的司法獨立性已經蕩然無存。

7月1日香港「回歸」典禮上,林鄭月娥與香港中聯辦新主任駱惠寧敬酒。 圖/路透社
7月1日香港「回歸」典禮上,林鄭月娥與香港中聯辦新主任駱惠寧敬酒。 圖/路透社

中共在香港建置了「國安公署」,香港作為法治地區的司法獨立性已蕩然無存。 圖/法新社
中共在香港建置了「國安公署」,香港作為法治地區的司法獨立性已蕩然無存。 圖/法新社

面對惡法,台灣可以做什麼?

媒體記者打電話來訪問我:請林老師幫我們分析,台灣人民在什麼情況下可能會觸犯該法呢?我說:一個正常的台灣人、行使民主法治國家人民該有的言論和表意權利的台灣人,只要關心香港的議題,就有觸法的可能。

簡單講,你要做自己,就可能會觸法,這是一個「不讓你做自己」的法律,也是一個讓你噤聲、讓你自我審查、讓你切斷對香港的援助、停止關注香港的惡法,與其說它是一個法律,不如說是一種恐嚇,對世界各地要聲援香港的人恐嚇。

威權政體與民主政體之區別即在於政治異議者的態度,威權政體嚴格控制人民的政治生活,若有思想、言論與行動對政權具有威脅性,政府就加以鎮壓,法律不過是威權政府用來鎮壓異議者的工具。香港當初的一國兩制,其關鍵即在兩制,也就是香港不願意納入中國所屬威權政體的一環。如今,「港版國安法」已經徹底毀棄了兩制,粉碎了香港司法獨立與人權法治的核心價值。

此時身為台灣人的我們應該怎麼做?噤聲不語正達到了中國以立法遂行恐怖壓迫、讓人人實施自我審查、孤立香港的目的。台灣人能做的事有很多,給受迫害的香港人支持,有計畫地提供庇護,持續討論香港議題,並繼續在國際上為香港發聲。

更重要的是保護台灣的民主,防制中共各種無聲的入侵。你害怕「港版國安法」嗎?不好意思,怕也要繼續關心香港,因為接受恐嚇不是台灣該有的選項。以前說反共的堡壘還會被嘲笑為戒嚴時期的思想,事實上,現今的台灣真的是反共的堡壘,也是最重要的堡壘,如蔣渭水先生所言,身為東亞第一關,台灣同胞需團結、團結真有力。

(原文授權轉載自「思想坦克Voicettank」,原標題為〈名為法律實為恐嚇的《港區國安法》〉。)

台灣人可以支持受迫害的香港人、提供庇護、持續討論香港議題,並繼續在國際上為香港發聲。 圖/法新社
台灣人可以支持受迫害的香港人、提供庇護、持續討論香港議題,並繼續在國際上為香港發聲。 圖/法新社

  • 文:林志潔,交通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教授。
  • 更多思想坦克Voicettank:WebFBTwitter

|延伸閱讀|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