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周兆昱/從入境到上工,移工防疫為何仍百密一疏?

指揮中心於11月30日即宣布,自12月4日起全面暫停印尼籍移工入境二週。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指揮中心於11月30日即宣布,自12月4日起全面暫停印尼籍移工入境二週。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COVID-19自去年年底於中國武漢開始傳染,疫情迄今已經超過一年,其對於全球人類健康、經濟發展乃至國際關係均帶來極大影響。雖然吾人尚未能正確評估COVID-19會造成何種結果,但是其影響已遠超過2003年SARS或2009年新型流行性感冒,應是無可置疑。

所幸我國疾病管制署疫情指揮中心於感染初期即斷然採取了許多措施,基本上成功地將病毒阻絕於邊境,確保了約八個月以上無境內感染個案的良好結果。惟近日來,因為國際疫情持續升高造成境外移入個案快速增加,特別是備有入境前三日陰性檢驗證明的印尼移工,在14日集中檢疫結束且PCR採檢陰性後離開檢疫所,卻在自主健康管理期間自費採檢時呈現陽性反應事件(案714,12月6日確診),造成部分民眾恐慌,甚至質疑該名移工在印尼國內採檢報告的真實性。

就此,指揮中心似乎也能夠事先超前佈署,早於11月30日即宣布,自12月4日起全面暫停印尼籍移工入境二週,期滿後再視當時疫情決定是否延長或採取其他措施以為因應。針對移工是否會成為防疫破口一事,筆者並非防疫專家故而無法發表意見;惟就案714事件中始全面曝光的移工「醫管公司」等與移工健康管理相關事項,筆者有若干想法,以下提出以作為繼續討論的基礎。

移工入境後,「等待期」的真相

在尚未出現疫情之前,「醫管公司」早已存在於我國移工就業市場中,只是因為從未發生嚴重事故,故而並未受到外界重視。即便如筆者已從事勞動法研究教學工作多年,亦是於本次案714確診事件後才首次聽聞,過往僅知悉移工雇主或仲介,並不知道有所謂「醫管公司」。至於為何會有移工醫管公司生存的空間?此一現象與移工入境我國後到實際工作間的流程有關。

一般而言,移工的雇主獲准引進移工後,即會將相關事項委由專業仲介公司代辦,以減省自己的管理或行政成本。惟當仲介透過國外合作仲介公司確定來台移工人選並辦妥相關手續,移工亦實際入境後,移工尚不能直接在台就業。移工必須等到完成入境後的健康檢查、確認無不可入境工作的傳染病,並申辦在台工作許可及居留證,雙證件均辦妥後才能正式開始在台工作。

原本此些手續應由雇主自行辦理或由其委託的仲介代辦,惟在等待健康檢查期間需要有別於正式宿舍的「臨時住宿處所」,仲介乃至雇主為節省經費或避免麻煩,於是再將此工作交由專門的醫管公司代辦,待確認無傳染病後,才接送至正式宿舍。由於移工在臨時住宿處所僅會停留短暫數日,且醫管公司為節省成本以求利潤極大化,因此很難期待其會不惜投入巨款打造舒適的住宿空間。

據悉有許多臨時住宿處所連床舖都沒有,移工只能利用醫管公司提供且已經反覆使用多次的睡袋席地而睡,生活條件極為惡劣。有報導指出因為疫情影響,以致有部分國家來台移工必須先入進集中檢疫所14日後,才能前往工作場所報到;但是,在集中檢疫所的14日,反而成為移工在台工作期間中,過得「最像人的日子」。

行文至此,筆者不禁要為歷年來人數已超過百萬的來台移工感到難過,因為他/她們居然只有在集中檢疫所時才能有一人一室,在「像人的」生活環境中生活。於此同時,也對於台灣社會默許移工只能在不像人的環境中生活,且此種情況已經長達30年卻未獲改善而感到羞恥。

移工在等待健檢期間需要臨時住宿,仲介或雇主於是委託醫管公司代辦。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移工在等待健檢期間需要臨時住宿,仲介或雇主於是委託醫管公司代辦。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移工入境後的健康管理,政府應積極介入

在案714確診後,移工入境後「等待期」生活環境極度惡劣問題,終於受到較多國人重視。移工業務主管機關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亦發表了有關醫管公司移工宿舍調查報告,結果在接受調查的21家醫管公司宿舍中居然多達10家不合規定,即約有半數是不合格。

事實上,除了移工僅短暫停留的醫管公司宿舍外,移工於開始正式工作後需要長期住宿的正式宿舍,不論是雇主提供或仲介代辦,亦常出現衛生條件不良的情況。移工往往幾十人同住一室,其擁擠程度可能只有昔日義務役士兵入伍後,接受新兵訓練期間的營舍差堪比擬。惟新訓中心的寢室尚有個人專用置物櫃可以收納保管個人物品,部分移工宿舍則連櫃子都沒有,移工只能將個人物品塞入行李袋中,既無隱私亦毫不受到尊重。難怪會有移工感慨,只有集中檢疫所才是像人的生活環境。

誠然,要求雇主提供一人一室等級的宿舍的確是不切實際的想法。但是,減少每個房間的同住者人數,增加移工的每人平均住宿空間,並改善衛浴設備等等作為絕對不僅是所謂人道考量,而是非常重要且務實的防疫措施。本次疫情在大多數國家都造成嚴重疫情,東亞國家中除了完全鎖國的北韓外,僅越南及台灣能夠控制疫情,目前基本上只有境外移入個案。

相較之下,東南亞國家中最進步的新加坡反而出現將近6萬人確診者,每百萬人確診人數超過一萬人,與該國平日給人高度發展的印象完全背道而馳。造成此一結果的主要原因即在於新加坡並未落實移工的健康管理,以致爆發移工為主的大感染,於2020年4月下旬一度出現連續數日新增確診人數超過千人的嚴重疫情。

對比新加坡不超過600萬的人口,每日新增千人以上確診人數實在非常可怕。新加坡經驗告訴我們,若我們持續輕忽移工的住宿環境,一旦因此發生境內感染,必將波及全民而不可能僅止於移工本身。事實上,鄰近的日本亦已發生多起以外國人(移工、技能實習生或以工作為主要目的的留學生)為主的大型群聚感染,人數多者甚至超過百人,亦對各該地方政府造成沈重的防疫壓力。

雇主引進移工的目的當然是在補充本國勞動力不足,但若因為輕忽有關移工的健康管理事務,只想用最低成本提供不合衛生條件要求的住宿空間,則一旦爆發大型感染事件造成雇主必須縮小生產規模甚至停工,最終受到嚴重損失的仍舊是雇主。當然,移工一旦感染後除了可能傳染給同一宿舍或工廠同事,亦可能因其於假日外出訪友、購物而進入一般社區,成為大規模社區群聚感染的導火線。

因此,改善對於移工住宿環境絕對不只是人道考量,而是直接關於全體居民健康的重要課題。筆者以為,目前主管機關只有定期檢查的作為太過消極,難以全面防護移工及國人的健康,特別是醫管公司所負擔入境後「等待期」的階段最為危險,非常需要政府積極介入。

個人初步想法是,在疫情結束或得到控制後,「等待期」實際上仍舊具有重要的檢疫功能。既然如此,疫病管制署就該有更主動的作為,不能以移工事務權責機關是勞動力發展署就繼續置身事外。一旦發生疫情,屆時仍舊是要由疫管署出面善後,因此,本文在此即借用一句汽車廣告台詞來作最重點的說明:「反正你遲早要管,何不一開始就認真管」。

疫病管制署就該有更主動的作為,不能以移工事務權責機關是勞動力發展署就繼續置身事外。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疫病管制署就該有更主動的作為,不能以移工事務權責機關是勞動力發展署就繼續置身事外。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醫管公司」的潘朵拉盒子被打開後

如上所述,改善移工生活、住宿環境絕對不只是抽象的人道考量,而是與所有居住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居民健康息息相關的重要防疫事務,不能只推給個別雇主、仲介或醫管公司自行處理。抑且,雖然許多民眾對於引進移工一事仍停留在30年前的印象,認為是台灣恩賜移工工作機會,但是實際上國際移工市場早已是賣方市場,多數情況已是移工握有挑選就業國家的主動權。

而且,在韓國、日本相繼開放引進移工或實質上移工的實習生後,我國已非東南亞移工首選的就業目標。以日本為例,其早已在越南或印尼建立一條鞭的移工供應鍊,從招募、訓練乃至日本語的學習、考試等重要事項都可以在當地直接完成。且日本、韓國給予移工的待遇又優於台灣,各國移工自然不會再以台灣作為出國工作的首選目標。因此,改善移工在台灣的生活環境,實為繼續爭取優秀移工來台工作所不可或缺的事。

又,既然移工醫管公司此一原本不應存在的角色因本次疫情而全面暴露在陽光下,等於是潘朵拉的盒子被打開了,那麼我們就必須正視這個問題並尋求解決之道。禁止特定國家移工來台或許可以解決當前的疫情危險,但這並非根本解決問題的對策,因為我國很難在短時間內完全脫離對於移工的需求。

因此,或可思考將檢疫期程提前的可行性。亦即,由疾管署派員到主要移工來源國,協助當地仲介進行符合我國標準的採檢,以避免移工雖然具有登機前三日的陰性檢驗證明,卻於來台後採檢轉變為陽性的案例一再發生。甚至,在疫苗被證實的確有安定效果後,我們必須考量安排預定來台工作移工在當地即接種疫苗的具體作業方式。

最後,筆者以為只有從境外就直接開始符合我國規定的防疫工作,才能有效且確實取得令人安心的防疫成果,也才是真正能夠同時兼顧防疫與經濟發展的根本對策。

(原文授權轉載自「思想坦克Voicettank」,原標題為〈移工與防疫——潘朵拉的盒子被打開了嗎?〉。)

醫管公司所負擔入境後「等待期」的階段最為危險,非常需要政府積極介入。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醫管公司所負擔入境後「等待期」的階段最為危險,非常需要政府積極介入。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 文:周兆昱,中正大學法律學系教授。
  • 更多思想坦克Voicettank:WebFBTwitter

|延伸閱讀|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