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泛科學/20個新型冠狀病毒傳言,是真還是假?(上)

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 圖/路透社
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 圖/路透社

(※ 文:羅佩琪、廖英凱)

俗稱「武漢肺炎」的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開始擴散後,隨著日益升高的疫情,網路上與群組中各種傳言,也如火如荼地蔓延。

本文蒐集20個關於2019-nCoV的傳言,並以截至2020年1月28日為止的科學文獻、可查證資料嘗試回答。

防疫如作戰,面對未知的新疾病,需要如履薄冰、心存謹慎,但也別讓恐懼過度盤旋心頭,多一分認識、多一分力量。

傳言1:最新研究曝光!武漢肺炎死亡率15%

此說法來自國內醫師對Lancet 2020年1月24日發表研究的摘錄,「驚人發現,41例個案中居然有6例死亡,死亡率高達15%」。

不過在1月26日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記者會中,傳染病防治醫療網指揮官張上淳已提醒,這樣的詮釋易造成誤解,因為Lancet的這份研究對象是針對疫情初期確診的41個「中度以上患者(皆已有肺炎)」,與臨床上仍有許多「不一定有肺炎的輕症患者」顯有不同(如台灣確診的前三例個案僅有一例明確有肺炎)。故,不應以這41個案例來代表所有感染2019-nCoV的患者。

到底2019-nCoV實際的致死率是多少呢?在有比較大規模的監測數據後,致死率大約維持在3%。這個數字是否會隨時間變化,仍有待繼續追蹤。

傳言2:哈佛專家指武漢肺炎是「熱核武級別」瘟疫?

這個說法來自2020年1月25日哈佛大學公衛學院Dr. Eric Feigl-Ding的Twitter貼文,他引用Lancaster大學Jonathan Read等人在1月24日發布的研究,指出新型冠狀病毒的基本傳染數(R0,一個病人在易感染人群中平均能再感染人數)是3.8,並與流感1.28、H1N1 1.48、1918年西班牙流感1.8相比,2019-nCoV的R0是「thermonuclear pandemic level(熱核武器級的流行)」。

這位哈佛專家引用的研究確實存在,但需留意該研究「尚未通過同儕審查」,必須對該研究論述持保留態度。且R0值的估算受資料品質、數學模型選用影響很大,隨疫情進展R0也是會變動的。

依據美國CDC 2019年11月出版的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觀點文章,以麻疹為例,在多個研究領域、使用不同模型、不同時期報告的麻疹R0值多達20多個版本,數值範圍是5.4到18。該文作者也慎重提醒,如果不使用相同建模與假設計算R0,並無法公平比較不同時間、不同傳染原的傳染性。

做為參考,目前針對2019-nCoV的R0估算,除了3.8的版本,亦有WHO 1.4-2.5MRC全球傳染病分析中心的2.6等不同版本。

武漢市紅十字醫院醫護人員著防護衣防控疫情擴散。 圖/法新社
武漢市紅十字醫院醫護人員著防護衣防控疫情擴散。 圖/法新社

傳言3:一個人被感染後,會傳染給身邊的14個人

這個說法來自網傳武漢醫療人員瑾惠(音)給家人的影片,我們無法驗證影片主角的背景,但如上所提目前各種R0估算版本中,最高的是3.8,這位瑾惠得到的「1人傳染14人」資訊可能高估。

然而,在特定條件下,仍有可能出現導致大量感染的「超級傳播者(super-spreaders)」個案。如香港SARS疫情期間,至少出現兩起超級傳播者案例,其一為患者利用霧化器給藥治療肺炎時,因為醫院內通風系統老舊與人滿為患而導致院內138人感染;另一例則是在社區住宅中,因排水系統異常,使帶有病原體的污水產生氣溶膠傳播至其他住戶,最終導致329人被感染。

因此,與其擔憂患者或病毒的傳染力,更應該在疫情擴大前,避免醫護環境與汙水處理系統老舊或異常。

傳言4:由SARS進化,武漢肺炎已由WHO定名為SARI

如果搜尋WHO的相關文件,還真的會發現「SARI」(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infection)這個名詞,例如這份WHO surveillance case definitions for ILI and SARI。但是,這份文件出產年份是2014年,難不成6年前就預知會有這波疫情,且預先命好名?

當然不是,SARI其實是指「需要住院的肺炎」,可能由多種病原引起,而不是特定指本次疫情的新型冠狀病毒,疾管署也有發新聞稿澄清

2020年1月18日,一名病患者被送進武漢市金銀潭醫院。 圖/法新社
2020年1月18日,一名病患者被送進武漢市金銀潭醫院。 圖/法新社

傳言5:武漢肺炎比SARS更強,潛伏期更長

傳染途徑、病毒接受劑量、個案免疫狀況都有可能影響潛伏期長短,一般來說,SARS的潛伏期是2-7天,最長可達10天以上(實際上SARS期間各國回報的潛伏期最小/大值、中位數都略有不同,有興趣了解細節可看這份WHO文件的Table 1。)

2019-nCoV的潛伏期有比較長嗎?其實差不多。依據2020年1月27日WHO的疫情報告P6,目前估算為2-10天;但因疫情進展中,WHO也強調這個數字會依新的數字追蹤調整。

傳言6:與SARS不同,武漢肺炎潛伏期就有傳染性

SARS病患多數情況下,的確要到潛伏期結束,有發燒或咳嗽等症狀才會傳染給他人

那感染2019-nCoV的病患呢?早在潛伏期就有傳染性嗎?答案是,目前「尚無」官方研究或報告可證實。

目前僅有的依據,是來自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2020年1月26日記者會逐字稿的一句話,該會主任馬曉偉提到:「從觀察情況看潛伏期也具有傳染性。」須待更多研究報告資料公布,才能更確切地了解。

新型冠狀病毒目前「尚無」官方研究或報告可證實,是否會在潛伏期便具傳染性。圖為研究人員正欲進行檢測。 圖/新華社
新型冠狀病毒目前「尚無」官方研究或報告可證實,是否會在潛伏期便具傳染性。圖為研究人員正欲進行檢測。 圖/新華社

傳言7:有患者從感染、發病到死亡,體溫都正常,量體溫查不出來

這是正確的。依據2020年1月24日發表在Lancet這篇研究,其調查的患者中有發燒(溫度>37.3度)的比例佔98%,已確診但未發燒者確實存在。同天發布在Lancet另篇研究也證實,有「無症狀」但確診已感染2019-nCoV的患者。

也因為只量體溫會有漏網之魚,因此疾管署持續調整通報定義(臨床條件(一)中發燒原本是必要條件,現已放寬),且通報定義除了臨床條件,也包含檢驗條件、流行病學條件等。

傳言8:2003年SARS消失不是被消滅或治癒,而是氣溫因素

SARS至今的確「沒有」已證實療效的特效藥物或疫苗,臨床上多採支持性療法(給予氧氣、保守的靜脈輸液等)協助病人痊癒。

至於氣溫因素,回顧SARS疫情,主要發生在北半球,首例出現在2002年11月、最後一例在2003年7月,似乎氣溫由寒至暖、整體疫情逐漸趨緩。2006年的一篇研究指出,SARS每日發生數在「氣溫低時」比「氣溫高時」多18.18倍,但細究其原因,除了氣溫有影響外,也與流行日變長較多人具SARS抗體、醫院內重症患者比例,以及醫院內疾病管制措施成效有關。

此外,疫情控制也絕對與世界各國有無進行適當感控措施有關,若想了解WHO官方對SARS疫情終止的詮釋,可參考WPRO出版的SARS : how a global epidemic was stopped

依據2020年1月24日發表在Lancet的研究指出,已確診但未發燒者確實存在。 圖/法新社
依據2020年1月24日發表在Lancet的研究指出,已確診但未發燒者確實存在。 圖/法新社

傳言9:武漢肺炎跟SARS一樣,都來自蝙蝠

作為新病毒,我們對2019-nCoV的最初動物宿主還沒有實證資料可確認。SARS病毒的最初動物宿主,在疫情發生十數個年頭後的2018年,的確已藉由在Nature發表的一份研究證實來自蹄鼻蝙蝠(horseshoe bats,又稱菊頭蝠)。

由於目前初始多起病例與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高度相關,因此有研究建議應管制野生肉品食用與貿易,對於個人也建議,應避免接觸野生動物、禽鳥。

傳言10:病毒會動物傳動物,家裡有寵物的小心

目前普遍認為2019-nCoV與SARS病毒類似,是由最初動物宿主傳給中間動物宿主,再傳給人類,再進入人傳人階段。

雖然尚未證實最初/中間動物宿主為何,但針對貓狗等寵物的患病風險,2020年1月28日WHO已公開說明,目前無任何證據顯示,有寵物被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若擔心,與寵物接觸後用肥皂洗手是多種傳染病通用的預防方式。

圖為日本賞鹿遊客因應新型冠狀病毒而戴上口罩。 圖/美聯社
圖為日本賞鹿遊客因應新型冠狀病毒而戴上口罩。 圖/美聯社

▍下篇

20個新型冠狀病毒傳言,是真還是假?(下)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