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無限期支持文化部多看《CSI》或《新世紀福爾摩斯》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為什麼文化部應該多看《CSI》或《新世紀福爾摩斯》?一切都要從一個神秘的數字談起。

文化部上週舉辦出版產業政策座談,龍部長提及,去年參考新聞局數據所提出的「國人一年平均閱讀兩本書」後,發現數據的基礎不夠,於是重新調查,並於此次報告中,以「閱讀是國力,也是出版產業的根基」為題,公佈世界各國民眾閱讀情況,包含日本每人平均閱讀8.4本、德國人有七成民眾喜愛閱讀、法國人每年平均閱讀10本,而台灣呢?101年度,國人一年平約閱讀13.5本書

此數據一出,在場出版人立刻鼓譟耳語,龍部長隨即請負責調查的聯合行銷報告。原來,此次問卷中「讀完一本書」的定義,是「全書或部分翻閱都列入計算」,也就是說,只要在書店把書拿起來翻過一次也就算是讀過一本書了。此語一出,在場所有出版人笑聲連連,甚至連資深出版人林載爵、何飛鵬都提出質疑,直陳此數據是錯誤的。

然而,花了這麼多錢做出來的調查,「國人一年讀13.5本書」這一個數據難道就要白白丟進水裡面嗎?不,基於繳交稅金時的痛苦以及對於國庫開銷的錙銖必較,就讓我們來好好分析這一個數據背後所代表的意義。

首先回到定義:「全書或部分翻閱都列入計算」。想要翻閱書本,勢必得到有書的地方才行,於是筆者前往書店實地進行實驗,我自己在書店內待了半小時,拿起來翻閱的書本已經超過15本,但我自己就是作出版的,列入計算不太準,所以要研究他者;我直接觀察新進來的顧客,他們通常在五分鐘之內就會拿起兩本書翻閱,就算翻閱過程較慢、或是真的會把書讀上一兩面書的讀者,在半小時之內起碼也會拿起10本。

如果一般人每次進入實體書店半小時,光是翻閱就會超過10本書,那麼從「101年度,台灣人一年只讀了13.5本書」這一個數據,可以看出什麼端倪?

沒錯,101年度,台灣人一年可能只進書店1次。比起13.5本這個可以拿來充場面、自我安慰的數據,「一年只進書店1次」聽起來實在太可怕了!龍部長一直努力推行「青年回鄉開設書店」的政策,期待為此而開設的各間書店都能夠成為一座燈塔,以一本書為光線,指引家鄉讀者前往知識世界的道路。如果台灣人一年平均只進書店1次,相較於大型實體書店多半開在鬧區或是交通便捷處,這些返鄉開設的書店,一年等一個新客人,若沒有常客固定上門,或是再也沒有補助可拿,是不是乾脆就吃西北風算了?

再者,先不提網路書店,除了實體書店之外,另一個「最容易摸到書」的通路,便是各鄉鎮密度極高的便利商店。其中光是「7-11」在2013年總數就來到4870家,「全家」也有2000家以上,而每一間所配的書籍,雖然以輕小說、大眾讀物、漫畫以及雜誌為主,數目不能與正式書店相比,但每間門市都有一區專門擺放書籍。如果連這些超商也算進去,你想要碰到書的機率還真不低,一年卻還只能摸到13.5本,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話說,13.5本的確也反應了,以超商為主要鋪書點的書籍所面臨的困境。表面上超商書籍的銷售佔比不高,卻是特定類型書(例如恐怖、言情的輕小說、口袋小說等)的最重要通路,不料這些出版社如今也陷入危機。光是為了在7-11鋪書,印量就得超過5000本,有些可能只賣出幾百。近日甚至有鮮鮮出版社發生營運困難、積欠版稅的事件,影響了許多相關文字工作者。對比今年以來冰淇淋季各家便利店的冰淇淋銷售數字,這些「超商限定」的書籍銷售或「被翻閱的機會」真是低得太多太多。

最後,這13.5本書究竟是建立在多少的範本上,而問卷調查地點又是哪幾個縣市?這一個部分並未透明,但若我們仔細研究,勢必可以看出有那一些地區的閱讀資源缺乏。畢竟城鄉差異日漸拉大,文化資源的比重、分配,絕對值得思考並且追蹤。

唉,光是一個乍聽之下像是開玩笑般的數據,背後都藏著這麼多玄機,也都反應了各種現象。然而,從去年提出的「國人一年讀2本書」,到今年剛提出的13.5本這個數據,可看出文化部對於出版產業的實際了解,仍停留在最粗淺的想像階段,就算有心想要深究,卻還是用錯方法(花錯了錢),甚至無法針對眼前的數據進行真實世界的推理。若真心想要了解產業現象,對於問卷調查就不該如此輕忽。與其每年委外招標不同行銷公司進行調查,不如好好撥預算建立固定的調查機制,透過詳細且精準的資料累積,或甚至是向大型通路請求數據協助,才有可能做出真正有效率,且在產業、政策面都能夠實際派上用場的調查數據。

最後,我要提另一則關於推理能力的小事:龍部長在報告時,以101年度台灣總出版書數量為24971本,比對他國出版數目,稱許台灣的出版活力十分旺盛。龍部長被數字騙了,殊不知如今出版社的印量都減少許多,若不是為「以書養書」,才不會卯起來出版那麼多項目。更不用提此現象背後所引發的問題有多嚴重:「書籍工作時數減低因此錯誤率提高」、「減低成本於是以廉價酬勞僱用文化業內的勞工」、「書目增加,印量減少所帶來的上架難度與泡沫化危機」等。

當龍部長在台上呼籲大家別太苛責公務員,說他們有多委屈、辛苦時,也請發揮推理能力,不,請發揮同理心想一想,全台灣有多少血汗文字工作者、譯者、設計師等出版業內的勞工,他們不僅沒有勞健保,為了趕印書時間日夜顛倒爆肝,甚至廉價稿費都還得被二代健保給扣款。這些支撐起台灣文化風景,讓求知若渴的讀者們有書可讀,讓文化部得以擁有成果向外宣傳台灣文化優勢的小螺絲釘們,難道不值得更多的福利、更多的照顧嗎?

為此,我誠摯發起「無限期支持文化部多看《新世紀福爾摩斯》」運動!期待文化部擁有夠強的推理能力,足以理解產業問題,即時處理瞬息萬變的台灣文化困境。文化部,加油好嗎?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