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連勝文,我們和你住在不同的世界

「號稱」年輕的連勝文,打起台北市長的選戰卻是老態龍鍾,理當是其後盾的年輕族群大多投向年紀大他許多的柯文哲。或許是想再次爭取年輕選票,連陣營悄悄在youtube上傳了最新的音樂影片《同一個世界》,與《希望的種子》不同,這一次,連勝文完全沒有入鏡,MV由鄺盛導演,方文山作詞,主角是一群正在軋舞的年輕人。

從歌名《同一個世界》,再看其中露臉的族群,應可判定本支影片主打的對象是首投族。我們先看見穿著十分街頭風格的年輕人(配角)踩著滑板、騎摩托車三三兩兩來到軋舞現場。十三秒起,運鏡氣氛轉變,暗示此刻入場的是本片主角,只見表情仍嫌稚嫩的男生穿過名車前進,而穿著清涼的女孩們從mini cooper下車,一群人分次上台軋舞,這也暗示無論你騎摩托車或是開名車(是平民或權貴),只要在這一個舞台上,都可以公平競爭。

影像承襲九零年代以來嘻哈音樂MV的風格,以名車、配件、潮服、身材等,透過節奏感的剪接,堆疊出熱鬧的派對氣息。既然是類似嘻哈音樂的MV拍攝手法,重點是bling bling和hot girls,那麼有一些「鏡頭語言」物化女性也不足為奇(與女性穿著的自主權無關,而是鏡頭如何窺視女性的身體,此類強化雄性視角的鏡頭語言經常出現在美國饒舌歌手MV中,可參考朱宥勳的文章),但身為首都市長候選人的競選影片,勢必要帶著勵志成分,於是你看見一分五十二秒有人摔倒卻立刻吃苦當吃補爬起來,接下來就是讓舞者排排站,宣示態度,並且插入選戰訊息的字卡。

《同一個世界》整體效果不錯,堪稱是連陣營所有影像作品之中最好的一支。但其中的內容,卻是中立到最後插入任何候選人的字卡都成立,完全無法幫連勝文加分,只能算是中規中矩。以流行歌來看,歌詞押韻、意象都簡單扼要,聰明如方文山,絕對不會讓歌詞一看就覺得是為政治服務的產品,很厲害。無奈,影像好、歌詞好,候選人卻撐不起來。

第一組歌詞寫著「城市光影穿越陰影/等黎明/夢想堅定/風吹不停/去相信/我們未來/都在這裡/繼續/心中已經/做好/決定」。這引導情境用的段落,暗示我們正處在黑暗之中,做好決定等待黎明到來。但第二組「霓虹夜景/從不安靜/我們前進/態度熱情/正在掘起/一種全新/的年輕/族群」,這一段描寫對連勝文而言卻很尷尬:因為包含他在內,對多數藍營政治人物而言,年輕人不需要「崛起」,他們永遠是「全新的」族群。

當我們使用「全新的」這一個形容詞,表示用來描述的物件本身,是極其陌生的。全台灣就算深受少子化影響,你也會看見街頭上、捷運上四處都有年輕人,但這一些政治人物其實未曾感受過年輕人的處境。因為他們不曾體驗,或甚至願意花點時間去理解對方的生活模式,只願意戴上刻板印象去觀看這一個世代。於是,你會看見教育部宣導禁止網路霸凌的影片,把數來寶當作饒舌歌(他們大概以為用念的東西都是饒舌歌),用粗糙的動畫詮釋年輕人的「潮」。你會看見捷運盃亞洲街舞大賽的海報,永遠是星光閃閃,但設計永遠差了一大截,看起來突兀、尷尬,根本無法呈現時代的美感。

以影片之中的軋舞青年來說,並不是每一個想要跳街舞的台北年輕人,都有機會可以到貼滿玻璃、裝有空調的大型舞蹈教室去學習,更不可能隨隨便便找到類似MV場景的場地來軋舞。他們多半和熱舞社的同學們共同聘請一個教練,有時候沒有教練就自己編舞,夏天怕中暑就去捷運站地下室跳,平常天氣允許就去中正紀念堂或是國父紀念館前面跳,就連要參加軋舞比賽的bling bling的衣服,或許也得透過一次又一次密集的飲料店或是便利商店打工來換取。這就是真實年輕人的處境,但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人若是拒絕看見真實,怎麼可能理解?

以年輕人自居的連勝文,面對台灣年輕世代的PTT(尤其是八卦版)酸民文化,只會成天嚷嚷所有罵他的人都是網軍。網軍指的其實是製造幽靈流量去癱瘓網站伺服器的駭客,連勝文今天面對的,不過就是月領22k的年輕人,他們面對未來沒有希望,只能眼睜睜看著世代之爭演變為階級之爭,看著他人繼承父親的榮光,除了酸上幾句,偶爾發個夢來爆料,試圖用投票讓你選不上之外,他們還能做什麼?如果有人在網路上批評你就是網軍,那你旗下那成天發動烏賊戰術的蔡正元與羅淑蕾,又是什麼軍?

第三組歌詞寫到「我們堅決不屑/被你們所分類/住在不同的街/成敵對的誰/這樣分太累」。分類也就是貼標籤,連營將所有不是藍營的候選人全部說成是綠的、是台獨分子,就連郝柏村都大喊「台北市輸了中華民國就亡了」!如果台北市這樣就滅亡,那之前阿扁執政的時候,台北市不就早就爆炸過兩次嗎?如此以「台北為世界中心」的想法,或許普遍處在藍營政治人物心中,但若政治人物只看見台北,看不見台灣他處,傲慢自然會生成,也別怪別人總喊台北是「天龍國」。再者,前幾天連戰才在競選場合上,痛罵「無黨聯盟基本上是台獨的掩護體」,甚至說「這樣的渾蛋把好好的國家社會分隔了」。到底是誰在分類、是誰在製造敵對?

至於「我們一起擁有/同一種的世界/名字叫台北」。老實說,在任何公開場合使用「我們」這個字眼,其實都是危險的。因為你不知道對方是否會與你站在同一邊。這一句歌詞,搭配後面所穿插的字卡「無關權貴/我們一樣是/一票一票的/去爭取機會」,看來就是極大諷刺。

一個角逐首都市長的候選人,始終被家室背景的優勢遮蔽雙眼,無法體察周遭人是否受苦,過著什麼樣的生活,你要如何說服對方你們處在同一個世界?一個自恃年輕的首都市長候選人,卻對年輕人所處的真實/網路世界一無所知,你要如何說服對方你們處在同一個世界?

年輕人所處的真實世界有什麼?「我叫你爸你打我媽」、「我們受難時候的苦痛/來自於他的享受」、「幼無糧/民無房/誰在分贓」、「網路上五十個分身匿名/一點都不累」、「我熱切的希望/能在消失之前/得到信仰」……這一些歌,你聽過嗎?

為了寫這一篇文章,我反覆看了約莫二十次《同一個世界》,就在眼睛疲憊流目油的時候,我忽然想起多年之前看過的偶像劇《求婚事務所》,小S飾演的角色曾說:「幸福在另一個世界裡,而我正好不住在那裡。」這或許才是多數年輕人心目中真正的獨白,反過來說,年輕人的世界在很遙遠的地方,而勝文你正好不住在那裡。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