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海岸務農?佔據海景第一排的農地VILLA

都蘭海岸地區山坡地上的「農舍」。圖/munch提供
都蘭海岸地區山坡地上的「農舍」。圖/munch提供

豐饒的蘭陽平原長出一間間農舍,本來於任何所在均可望向龜山島的天際線,也無處不被各式風格的豪華農舍所阻擋;雪隧通車後,便捷的交通帶來人潮、金錢,也為綠油油的農田帶來最新品種的作物,排山倒海地在靜謐農田中創造最新的「農舍地景」。

無獨有偶,來自美濃的客家歌手黃瑋傑在2009年就寫下了客語歌《田坵種等大別莊》(註1)裡頭唱到:「大頭家 成為了鄰居 會否享受也保護山水好地/田地上 種著大別墅 難以看透的圍牆遍地高築/擋住了 孩時認得的模樣」歌中描繪美濃田園中種下的大洋房,顛覆了旅人對家鄉的畫面與印象。一南一北,傳統農村在農發條例的加持,與社會不重視農業的氛圍下,逐漸裂解。

海岸農舍,遍及太平洋左岸

近年來東海岸觀光發展盛行,鄰近花東市區的台十一線上,民宿如雨後春筍般冒出,到了太平洋左岸彷彿如臨歐洲,花蓮鹽寮地區小小一段公路旁,比鄰而起的民宿近百間,藍白相間的地中海風、希臘風、歐式城堡風交織出的海岸風情,讓人忘掉這是海的子民——阿美族邦查世居的傳統領域。但仔細一查,這些民宿有相當高比例為非都市土地中農牧用地的農舍,不僅農地不農用,連建築也失了根似地,在這塊土地上留下格格不入的印記。

畫面一轉,來到波濤湛藍相映而生的東海岸,坐落在都蘭灣的那界行館(Nache Villa),面向Fudafudak (杉原的阿美族語舊名,意指美麗的沙),擁有傳說中面海第一排的無敵海景,只可惜映入眼簾的尚有著名違建——美麗灣渡假村,成為美中不足的小小瑕疵;而這一夜號稱要兩萬元的私人招待所,也是農舍。

都蘭市區也難以自免於外,最近蓋起一棟五層樓高的都蘭101(五層樓大概是都蘭最高的了),據了解將來可能是位在都蘭北邊一點的南八里山上,一個大型農舍的市區接待所。

農舍興建SOP,「遵照流程」擴大變更沒問題

印象中,高鹽份的環境與海風,海岸地區始終不是務農的好地方,但近年來石梯坪的米粑流——海稻米、都蘭山腰的羊田好米,也開始讓海岸山脈以西的沿海地區有一些小農的萌芽。這些循古法新誕生的微型農業生產,讓海岸開始有稻浪的吹撫,伴隨著太平洋的風創造新契機。

海岸地區一直有不少農牧用地,海岸防風林旁、山坡地上,到處劃設著風景區中的農牧用地,但除了這類微小型的農耕行為在農牧用地上外,東海岸更常看到的是休耕的農牧用地,上頭插著一個大大的售農地!讓人不禁覺得,「售」似乎比耕作更熱銷。

除了務農,到底買了農地可以做甚麼呢?像是有標準作業流程一樣,照著步驟走:買塊便宜的農地養地兩年之後,申請簡易水保、建照、雜照在十分之一的土地上蓋農舍,旁邊的庭園造景算農地農用,游泳池也是農用蓄水池,蓋好之後找個機會申請民宿,沒辦法申請也先來做個日租套房。至於建築風格跟行銷手法,就看個人歡喜。

據悉,更厲害的手法是會先檢舉自有農舍超建或部分違法之處,相關單位來調查或開罰之後,就列有紀錄,隨後即刻進行二次改建,若再有人檢舉,就會發現已經有檢舉紀錄,在每個鄉鎮公所僅有一到兩名查緝違建人力的情況下,泰半會變成「這個已經舉發過也調查過了,應該是上一次的事情吧!」被列在查緝清單的後方,安然繼續擴大民宿、招待所。

圖/蔡中岳提供
圖/蔡中岳提供

汙水排放,海岸保護區不保

然而,這些東海岸農舍民宿化,除了不符合農地農用的精神外,也潛在著對用水、污水排放、生態擾動等議題。

現況下,大型開發建設進入環境影響評估階段後,對於用水、廢汙水都有一套檢驗的機制與標準,開發單位必須做充足的說明、準備、承諾,才有機會通過審查。然而回到農舍申請的流程中,廢水部分只要在申請過程中有做簡易化糞池,不需要有廢汙水處理系統幾乎就能過關。

用水部分,由於東海岸自來水接管率本來就不高,照觀光產業遊客是當地人耗水量十倍的統計,水資源的取得將是一大挑戰,是否會造成資源排擠,也是課題。而這些位於防風林旁或山坡地上的農牧用地,本來就沒有承接大量移動遊客的能力,海景第一排的位置拿來做民宿,對原海岸生態的擾動,都會是考驗。

另一方面,這些農舍均同時位在東部海岸管理處的風景區用地及沿海保護計畫內,與花東沿海保護區的一般保護區中;其保護政策,就是在不影響「環境生態特色」及「自然景觀」下,維持「現有之資源」利用型態。試問,農舍民宿化後,能算是維持現有資源的利用型態嗎?

今年一月通過的《海岸管理法》,基本上就是要延續沿海保護計畫的精神,完成海岸地區範圍之劃定,並做整體海岸管理計畫的擬定。海岸資源的缺乏與管理的疏漏,都是成就此立法的主因,且隨著各地海岸型態不同,規劃不同區域類型的保護。在東海岸近年來開發議題成為社會關注的重點,2013年一群居住在東海岸、關心東海岸的朋友更從台東杉原出發,一路步行向北,希望不要告別東海岸;面對逐漸失去原始面貌的海岸,我們應該試著在花東沿海保護區對農舍有更多的規範與限制。

圖/蔡中岳提供
圖/蔡中岳提供

政府積極,守護農地海岸地景

宜蘭縣政府於4/7正式公告《宜蘭縣興建農舍申請人資格及農舍建築審查辦法》,對於農舍申請人及其建築管制加嚴,除此之外,宜蘭縣府在其尚在擬定的宜蘭縣區域計畫的地域篇中,也加註了特定農業區不得興建農舍的規範,展現其對於農業重視的決心及地景的守護。

此外,位於東部的花東兩縣,在縱谷地區也面臨了農地無農用的農舍問題,在海岸地區更面臨到無敵海景農舍搶先的困境,海岸山脈上的農舍一間間蓋,台十一線以東的土地不斷有各式風格的農舍,這股現象的遏止,都要靠地方政府是否能展現魄力,來規範現有及未來的農舍。

而在中央政府,農委會在農發條例後,選擇完全漠視這股亂象,甚至護航農舍已經不值得期待,但近來守護農地聲浪起,身為農業主管機關,勢必得向大家交代。而《海岸管理法》的中央主管機關營建署,要是能正視該立法的宗旨,在將來的整體海岸保護計畫中做出對海岸農舍的規範,也將有助於海岸地景與環境的維護。

科學研究說,當我們在看海的時候,腦中的同情心部分會被刺激,也可激發正向思考、穩定焦慮心情,甚至想起快樂的回憶,台灣最後一塊自然海岸就在東部,無論大開發或與在地文化脫軌的農舍,都希望能有效管制,讓我們不要告別東海岸。

註1:收錄在黃瑋傑2015發行的《天光日》專輯中。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