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反卜蜂養雞場抗爭:蘇花改通車第一擊,花蓮縣府超前部署了嗎?

民眾參與反卜蜂抗議活動。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民眾參與反卜蜂抗議活動。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花蓮鳳林,全台灣第一個獲得國際慢城認證的小鎮,日前在地居民發起了近十年來最大規模抗爭活動——反對養雞場設置。為數不多的返鄉青年串聯,家家戶戶拜訪,用客語向不熟諳網路的長輩說明大型養雞場設置的資訊。老人家們拿起不熟悉的紙筆簽下名字,跟年輕人說,「要靠你們來跟我說,不然我們的地被污染了,還傻傻的被人看笑話」。

養雞場老闆,發源於泰國曼谷,明年營業將滿百年的卜蜂集團,在台也經營40餘年,近日終於打破沉默,在台北寒舍艾美酒店透過世紀奧美公關的協助召開記者會,強調養雞場籌設一切合法,將持續與當地民眾溝通,希望將高規格的養雞帶入花蓮。當天北上的民眾身著白衣手舉標語抗議,雖試圖進到記者會現場希望了解更多廠商的說法,但始終被拒於門外,沒有溝通。

高污染的「環保」科技園區

回看鳳林發展史,其實這並不是污染性產業第一次進駐,除了在全台灣都容易引起抗爭的垃圾掩埋場、變電所這樣基礎、必要但易引發反彈的設施外,2005年中低調開工、耗資近九億的「環保科技園區」更是顯著例子。

「環保」科技園區乍聽之下應該是一個很環保又科技的園區,但事實不然,園區是將各地不要的有毒廢棄物堆積到此處,不僅是家戶垃圾,更有許多化學製程後殘留的產物。前環保署長張國龍曾說過,環科園區運進之原料本身就是污染物,比起一般生產性的工業區污染量更大:環科園區的設置,將成為此地區唯一的污染源。

此園區的設置曾引起當地民眾反彈,但園區完工後的十幾年間,卻從未傳出抗議,因為這裡成了全台灣知名的蚊子園區,多年來近乎空城,更曾被監察院糾正利用不彰。近年縣政府索性將園區當成遊樂區經營,除了舉辦花蓮翱翔季、花蓮遨游季,縣府更搭建水上遊樂設施,推出「3D觀光親子樂園」,一改這裡的形象。

招商不順的原因多重,但核心因素之一大家都直指:「交通不便」。曾有廠商私下說,這些需要被處理的廢棄物,西部佔絕大多數,但台灣查緝廢棄物處理不甚嚴謹,偷偷找地方埋,縱使被抓到要罰款,都比送到花蓮來便宜。考量成本,交通因素成了園區發展不易的最主要原因。

當時被視為唯一污染源的園區招商不順,可能少了些工作機會,但創造了更多在地小農、慢城生活、小鎮觀光的可能,孕育諸多教育人才的鳳林鎮,在2020年的此時,已經不需要大力爭辯是否要持續爭取環保科技園區的廠商進駐,過去的不便成就了今日的發展契機;鳳林如此,花蓮如此,整個東部地區更是如此。

解嚴後1990年代開始,各地以社區為單位的反公害運動,相較西部的空氣、水污染還有廢棄物任意傾倒問題,東部得天獨厚的自然資源並沒有被強取豪奪,僅有水泥業大舉挖山入侵讓蘇花沿線的聚落深受影響,而在台灣開始進入「無煙囪工業」觀光發展時,這些自然資源就成了邁向世界觀景窗的大門。

鳳林鎮環保科技園區。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鳳林鎮環保科技園區。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蘇花改通車後的木馬屠城記

但另一方面,觀光發展並無法讓所有在地人雨露均霑,高舉彌平城鄉差距與發展地方大旗的政客看見破口,十餘年來蘇花高速公路的議題迴盪在花東縱谷間,支持者高舉拒絕當次等公民的標語走上台北大街。而15年前,當時反對蘇花高興建的洄瀾夢想聯盟,曾以「木馬屠城記」這樣的故事為簡報,擔憂蘇花高通車後會在地方造成環境衝擊、生活型態改變、複製西部發展的錯路,以此概念在花蓮地方各地奔走演講,宣傳理念,但顯然不夠深入人心。

2020年1月,換了名稱的蘇花改正式通車,疫情影響遊客量尚未顯著增加,但開發議題卻兵臨城下,狹著資本的跨國企業——卜蜂——以養雞場帶來工作機會,進駐壽豐、鳳林、光復等鄉鎮,浮出檯面成為爭議的熱點。木馬進到花蓮了嗎?

大型交通建設來臨後,必然帶來發展選項的改變,這是期待也是事實。國道五號雪隧通車後,礁溪溫泉的塞車、蘇澳海產的漲價、宜蘭農地上冒出的點點民宿,有人獲利有人受影響,並非是非對錯畫一條線。蘇花改當年環評通過後,發展的預期心態,花東地區的地價狠狠地漲了一輪,但對於超過七成都持有自有住宅所有權的花東居民來說,住了數十年的房子還能漲價,不是壞事,只苦了想購屋的青年。

卜蜂養雞場在花蓮的規劃有種雞也有蛋雞,雖然在記者會上美其名是要提升花蓮雞蛋自給率,提供新鮮的雞蛋給花蓮民眾,甚至減少碳足跡有利環境保護。

但話說一半,大家也都知道,雞蛋也會運送到台灣各地,好山好水花蓮雞的新鮮雞蛋,更有賣點。過去蜿蜒的蘇花公路讓國內部分物流到東部都要多加些費用,現在筆直隧道的蘇花改增加了運送安全性,化解了一大難題,1990年代產業東移的口號至今終於成真,而養雞場不會是唯一。

錯失超前部署的主政者

建設無法回頭,且蘇花改確實是「一條安全回家路」的在地需求,關鍵在於地方做了多少準備來「迎接」這條道路的到來。

2008年在環保署前的蘇花高環評,在地年輕人如20出頭的我,高舉的標語上面寫著「反對貿然興建蘇花高」,背後的說法正是我們需要做好準備、配套,才能面對正面、負面參雜的蘇花高來臨。

但從蘇花改通過環評後至今通車的十年間,傅崐萁、徐榛蔚夫婦主政的地方政府顯然毫無因應,除了大聲繼續爭取蘇花改二期外,僅有少數馬路拓寬說是因應蘇花改的車潮做準備。停車空間規劃後胎死腹中,十年來沒有興建。通車後的五個月,近日才正式剪綵破土動工花蓮車站前的「前期客運轉運站」,且照既有規劃,這個甫動工的前期客運站將來還會拆掉,真正長久的轉運站尚在規劃中。

除了這些具體因應「交通」應該有的配套,面對各式可能造成衝擊的產業,屬於地方的自治條例也應該加速完成。以養雞場為例,新設置畜牧場管理自治條例在台灣的七縣市都有,但花蓮過去因為沒有這樣規模性的產業進駐,所以尚未訂定。地方主政者面對這些風險毫無準備,還是積極的地方議員去逼縣府農業處,才開始處理,這是從制度面上做根本調整,跟上發展腳步。

而除了養雞帶來的爭議外,還有什麼產業會有風險,可以從其他縣市的發展議題做評估,主政者更該仔細評估且積極因應的,為時不晚,等下一個被居民抗爭的產業興起前,花、東兩線政府都必須「超前部署」。

鳳林鎮民至養雞場預定地抗議,壽豐和光復鄉民前往聲援。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鳳林鎮民至養雞場預定地抗議,壽豐和光復鄉民前往聲援。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從壽豐、光復到鳳林的居民力量

而相對於地方政客的手足無措,面對公害風險的鄉民可展現出「團結真有力」的能量,從壽豐鄉樹湖村率先發難,發現將有規模20萬隻得養雞場進駐後,以村民為首發動線上連署,結合周遭大學資源整理資訊,運用社群媒體讓旅外青年一併加入。

爾後,發現鳳林、光復也都有養雞場的設置,甚至是在聚落水源地、部落傳統領域的範圍內,當地人也加速整合,甚至組織自救會進行家戶連署,讓地方無法獲得資訊的長輩也能了解,短短一個月內激發出來的能量驚人。

原來僅有少數一、兩位議員表態要有自治條例才有養雞場的議會,因為鄉民匯集力量,使得向來不擅用社群媒體的花蓮縣多位議員都在網路上聲明立場,讓自治條例審議成為議會重要的議程。除此之外,始終默不作聲的花蓮縣政府,也宣布暫緩養雞場的設置,但縣民顯然不滿意,迫使縣府說出「不排除撤照」。

在鳳林鄉親520大型地方遊行的同時,傳出因為疫情取消地方親民時間的縣長,同時間行程卻改在花蓮市區速食店改裝開幕中現身,反養雞場的鄉民大表不滿,傳出將到速食店活動現場舉標語、嗆聲,果然當天縣長並未現身開幕,當然也沒有出現在地方接受民眾陳情。另一方面,做為花蓮最重要的民意代表,花蓮縣長的家人——現任立委傅崐萁,始終迴避對此事件的疑問與討論,隨著接下來將入獄服刑,或許也將是卜蜂案的變數之一。

除了地方效應外,卜蜂企業也不得不在台北召開記者會。諷刺的是,記者會的主題是將持續與鄉民好好溝通,但到現場的鄉民卻不得其門而入。近日傳出卜蜂企業將再次召開記者會說明,團結的鄉民也表明不會放棄反抗。

反養雞場的行動仍在持續中,交通便捷後的木馬屠城也正在上演,不僅高風險產業的進駐企圖,那套從西部社區來的分化手段、回饋金等企業慣用手法「溝通地方」,也將是運動下一波考驗。但花蓮縣民已經展現出因應的能耐,地方政府能否站出來捍衛居民最佳利益,全台灣都在看。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