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傅崐萁御駕親征所向無敵,花蓮政局的下一步(上)

花蓮前縣長傅崐萁再次一舉挑戰國民黨、民進黨的候選人,在三強鼎立中仍然勝出。 圖/...
花蓮前縣長傅崐萁再次一舉挑戰國民黨、民進黨的候選人,在三強鼎立中仍然勝出。 圖/取自傅崐萁Facebook

2020大選落幕,台灣人用堅定的選票,讓蔡英文以史無前例的817萬高票連任總統,挑戰者韓國瑜雖然曾經民調大勝,但最終黯然落敗。

在主流政治與山的另一頭,卻有著截然不同的結局。被視為與蔡英文相近,認真苦幹的現任立委蕭美琴連任失敗,而擔任韓國瑜崛起的重要推手,被稱為「花蓮王」的前縣長傅崐萁,甫出獄不到9個月就在泛藍分裂中,以6.4萬票、得票率45.97%,打敗國民黨正式提名的黃啟嘉(1.7萬、12.56%)與爭取連任的蕭美琴(5.6萬、40.53%)順利當選。

連同其妻子徐榛蔚擔任花蓮縣長,兩人分別擔任花蓮最高行政機關首長與民意代表,正式邁入家天下時代。

花蓮猶如鐵板一塊不曾撼動

不同於雲林張家、台中顏家、彰化蕭景田的落敗,花蓮傅崐萁再次一舉挑戰國民黨、民進黨的候選人,在三強鼎立中仍然勝出,儼然成為傳統地方派系中少數獲勝者,更是俗稱「韓家軍」台灣本島內僅獲勝的兩人之一。

許多媒體評論,花蓮猶如鐵板一塊不曾撼動,甚至有網友開玩笑說國道六號應該直通苗栗(兩個在台灣政黨難以輪替之地)。但跟苗栗不同的是,在花蓮,正統國民黨候選人黃啟嘉最後僅獲得12.56%的選票,遠不及傅崐萁45.97%的得票率,而超過3成的落差,也遠遠超過封關民調的數字。在韓國瑜五虎將多次現身花蓮造勢,張善政最後一天仍然陪伴傅崐萁掃街,棄保效應最後成功在地方發酵,再一次讓傅崐萁獲勝。

棄保乃是選舉支持度與看好度之間的選民抉擇心態,縱看整個台灣選情,並非發生在花蓮而已。蕭美琴的地方辦公室主任在選後於臉書貼文表示,許多蕭美琴曾經爭取建設、解決地方問題、促進地方產業的社區仍然選輸傅崐萁。

這種「拜託做事蕭美琴、投票還是傅崐萁」的選區不少,看似「忘恩負義」的背後,實為深層的結構問題,讓地方服務周到、認真做事且形象正向的蕭美琴,仍然不敵傅崐萁。

狠勁配合小鎮連結,花蓮王所向無敵

首先,筆者要發布不自殺聲明,雖然這是網路常見的玩笑,但也在一定程度上有所顧忌。

傅崐萁的清算性格、狠勁十足,對內、對外都相當一致。前花蓮縣議會議長、前縣政府局長都曾是地方勢力中的要角,但據《報導者》指出,他們都沒有好下場,甚至這十來年在花蓮曾經與其合作過的政客,鮮少躲得過風波。這也是蕭美琴最後一波文宣以「惦惦投給惦惦做事的人」為號召的主因,希望讓選票真的可以默默地投出來,讓地方有另外一種可能。

不只政客間的攻訐,對傅崐萁不利的報導、網路文章都不惜興訟來壓制異音。譬如媒體曾以《雙面傅崐萁》為題進行一系列報導,縣府則動用公帑來提告。近日PTT上有以〈花蓮人有救嗎?〉作系列回應,縣府也強硬表態提告

公帑不只可以興訟,還可以來攏絡,2018年底的花蓮縣政府收買媒體案沸沸揚揚,監委也對該案彈劾縣府官員,不過事過境遷,遭彈劾的處長現仍在職。

這般狠勁的寒蟬效應,始終在花蓮的天空揮之不去。或許有人會覺得,這樣誘之以利、脅之以威的恩威並施兩面手法,是地方政治常見的手法,為何在花蓮特別行得通?這得回到花蓮的人口與產業結構來看。

花蓮是個人情稠密的小鎮,同年齡層間只要是花蓮出生、長大,縱使從來不認識也一定會有共同認識的朋友,這些緊密使得「監督」難以發生。筆者多年從事地方公民運動,許多地方政客都是同學或朋友的父母、家人,很多時候即使持不同立場,也迫於無形壓力而無法實質對話。我不只一次在地方議題現場被認識長輩告知「好了啦!」,甚至同學間聚會也被告知「我媽說不要跟你走得太近、很危險」的訊息。

另外,長期的青年外流現象,使得新知識與訊息的傳遞無法進到社區,超高齡化的社會更使得投票行為單一化(也就是俗稱的「鐵票特別多」)。傅崐萁深諳此道,一上任就不斷略施小惠,以無差別的方式發油發米發鹽,發了十幾年,縱然毫無具體政策,但對於這些退休長輩來說,傅絕對是有史以來最「有感」的地方父母官。

而產業結構更為艱困,花蓮工作機會不多,觀光產業從業人員沒有想像中的高比例,反倒是除了傳統軍公教,約、聘僱公務人員到外包接公家機關標案的人力,是很重要的工作機會。

另外,地方因為少有大企業,也常見家裡的小孩找不到工作,就去拜託地方政客給個類似上述的職缺機會,在地方的傳統家族裡或多或少都有這樣的人。若只是開店的小商家,也需要政府友善的異業結盟,又或者至少不要常被找麻煩。

圖為2013年中共廣西長官與時任花蓮縣長傅崐萁,為桂花同心林石碑揭幕,攝於花蓮。...
圖為2013年中共廣西長官與時任花蓮縣長傅崐萁,為桂花同心林石碑揭幕,攝於花蓮。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2016年,因為蘇花改與北宜直鐵問題,傅崐萁等人高喊花東不是二等公民。 圖/聯合...
2016年,因為蘇花改與北宜直鐵問題,傅崐萁等人高喊花東不是二等公民。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悲情形象,花蓮人再當四年「三等公民」

花蓮人是何時覺得自己是三等公民的?應該就是在傅崐萁掌握花蓮政權之後。談到傅崐萁不得不談蘇花高/改,這是他化身成代言人的最具體政策,而且不斷告訴大家,花蓮人因為缺了一條路所以變成三等公民(在他執政地方近十年後,最近的口號是二等公民,升了一等),而這三等公民的形象,也深深地烙印在地方民眾心中。

在東部的發展史中,開發腳步因為「交通不便」顯然比西部慢。90年代經濟起飛後的台灣,爭取交通建設就一直是東部絕大多數民代既定的方向,背後原因便是期待追上西部的經濟發展。

也因此,「先有路,才會富」的概念,對花東人而言從來不疑有他。政客要求立竿見影的政績,「要蓋路」隨著選民的期待,便成為最速效的選舉與動員口號。所謂的交通需求評估、環評專業審查等機制,在地方政客的操弄下,成為「外地人(專業者)干預地方發展」的不解指控。

傅崐萁後來因為官司纏身,所以在國民黨黨籍問題上始終進進出出,但也因擁有無黨身份,可以大力抨擊中央執政者進行政治操作。常常誇下海口要爭取的建設,無論實務上是否很難運作、不合效益,但口號喊久了就真的成為目標。

花蓮人以為蘇花改是傅崐萁蓋好的,殊不知整個工程是執政者執行的。圖為觀音隧道口。 ...
花蓮人以為蘇花改是傅崐萁蓋好的,殊不知整個工程是執政者執行的。圖為觀音隧道口。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韓國瑜提出國道六號東延至花蓮,起點南投埔里,終點為花蓮吉安。 圖/花蓮縣政府提供
韓國瑜提出國道六號東延至花蓮,起點南投埔里,終點為花蓮吉安。 圖/花蓮縣政府提供

他只要在任何場合不斷喊,就代表自己非常認真爭取,而中央政府若只是合理評估,不給相關資源,就是欺負花蓮人、阻礙地方、讓花蓮人成為次等公民。甚至連傅崐萁炒股弊案入獄,都可以說是政府欺負花蓮,這樣的選舉語言並非在選舉時發生,而是任何時候都是如此。

如果他的話術能夠成功烙印在地方民眾心中,中央不給錢就是歧視花蓮,中央給了錢就是傅崐萁爭取來的,地方有多少人以為蘇花改就是傅崐萁蓋好的,殊不知整個工程是執政者花資源與心力來執行。

這套論述在地方深根,可以想見,接下來國道六號與蘇花安的興建,就會成為下一個四年傅崐萁不斷拿來呼喊的口號,尤其他抨擊民進黨政府的力道從不手軟,雖然他在文宣上說中央政府零出資兩年打通國道六號;但在中央是民進黨,地方是傅家族的執政結構下,這樣的論述若不破解就會持續發酵。

除了公路政策,特效藥經濟也是傅崐萁口號得以發揮效果的主因。過去陸客曾帶來的短暫觀光榮景,曇花一現更使得花蓮的新經濟對於中國路線有很大的依賴。再加上跟中國關係靠近的地方政府很給力,廣西省不斷地有主管到來,所以花蓮的觀光產業,在2013年開始大規模開放陸客來台後,始終有股中國風。當然這在蔡政府上台,中國不願意與台灣密切交流後有了改變。

但過去嚐到甜頭的地方人士,諸如曾經在花蓮市比便利商店還多的紅珊瑚、藝品店老闆們,也就跟著這股力量仇恨著中央政府。雖然筆者曾認真探討陸客現象,但「以經促統」這條路線,是台灣面對中國因素更要謹慎面對的。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中,依賴中國經濟的發展模式、速成且高消耗,就像一帖有著假象的特效藥,而副作用則完全揮之不去。

▍下篇:

傅崐萁御駕親征所向無敵,花蓮政局的下一步(下)

過去嚐到甜頭的地方人士,如紅珊瑚、藝品店老闆,跟著仇恨著中央政府。圖為2013年...
過去嚐到甜頭的地方人士,如紅珊瑚、藝品店老闆,跟著仇恨著中央政府。圖為2013年的玉石店與陸客。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