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氣候變遷緊急狀態,台灣總統候選人政策「揮空拳」?

圖為COP25的主席、智利環境部長施密特。 圖/路透社
圖為COP25的主席、智利環境部長施密特。 圖/路透社

距離大選剩不到一個月,漸趨白熱的選舉激情卻沒有深化政策的論辯,甫結束的總統、副總統公辦政見發表會各說各話,交鋒處也並非政策上立場的相左,甚為可惜。

但國際政治的腳步並未停下,上周剛於西班牙結束的COP25(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第25次締約國大會)聚集了多國領袖,面對氣候變遷的問題共同研商對策。雖然最後會議結論並無進展,大多專家均給予「Disappointment(失望)」作為整體評價,但至少就條約內容有所爭辯。

而在COP25會議進行的同時,在台灣脈絡下僅有「氣候變遷績效全球倒數第三」這個問題被看見;在台灣大選中,雖然偶爾會提到氣候變遷是全球最棘手的共同問題,但相關討論通常只圍繞在「發電選擇」的爭議上,顯然落後世界許多。但更令人擔憂的是,候選人連基本的知識都不足。

三位台灣總統候選人的氣候政策有如牛步。 圖/中選會提供
三位台灣總統候選人的氣候政策有如牛步。 圖/中選會提供

忽略世界潮流的總統候選人

日前由台灣青年民主協會舉辦的青年總統論壇,三位總統候選人回應台灣青年氣候聯盟的提問時,就出現了聽不懂問題而亂回答的笑話。韓國瑜與宋楚瑜在抽題的過程中都面對同一個問題:

2020年是巴黎協定正式生效的一年。各國政府都會提出他們五年為一期的「國家自定貢獻」(氣候行動目標),請問您要如何整合社會與政府資源,提出有效的2020臺灣「國家自定貢獻」?

國家自定貢獻(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是指在巴黎協定中要求,每個國家需自主提出預計的減碳目標量,因為是自己提出的,所以更有履行減碳的動力與意義。

但這個問題在韓國瑜的回應中,除了提及排碳量太高會阻礙國際貿易、對國民身體健康有疑慮,及極端氣候會對婦女、兒童、原住民等弱勢者更有影響的前提外,其針對問題核心的正式回應僅說明,因為不肖官員貪污會剝奪環境資源,更有盜伐森林、傾倒廢棄物的事實,所以承諾會由原委會與廉政署成立小組,對環境維護作出貢獻。

此番回應不僅文不對題,更顯示了其對國際氣候政治漠不關心、毫無基礎知識。不是查緝濫墾、廢棄物不重要,而是這個答案與國家自定減碳貢獻幾乎找不到關聯,甚至與他自己所提的排碳問題也都沒有直接相關。我們的候選領導人幾乎沒有能耐面對國家未來的整體方向,令人憂心。

而宋楚瑜在回應此問題時,則是強調氣候變遷問題不僅是防災,更要防範未然地做好國土計畫,並舉李鴻源的書為例,說明已經做好準備。另外,他也指出應該要好好保護海洋、山林,透過教育與年輕世代溝通。

這樣的答題看似洋洋灑灑、相當漂亮,實然與國家自定貢獻沒有絲毫關係。且這些題目是事先公布,候選人有充足的時間準備,並非臨場回答。如此文不對題的回應,不僅展現候選人的無知,更令人對其幕僚團隊的準備功夫打上大大的問號。到底是不會搜尋,還是刻意模糊答案?不管是哪一種,都只顯露其對於氣候議題的無知。

蔡英文抽中的題目是關於國家自定貢獻的規劃中,多元族群如何共同參與政策制定?她的回應較中規中矩,表示重視利害關係人,並舉了老車淘汰的司機族群做說明,強調讓利害關係人現身並敢於發聲是政府的職責。

這樣的回應確實比另外兩位候選人好得多,但作為一個現職領導人,開放式的回應仍舊看不到在機制上如何設計,有什麼制度可以讓減碳目標規劃有更好的公共討論。且認真看蔡英文整體選戰中的政策,關於氣候變遷的項目也少之又少,如果蔡政府的政策主軸是要面對世界,而非被中國所掌控,那麼國際氣候政治這堂必修課,她得提出更多有價值的論述。

世界多國將減碳、再生能源發展目標接軌,設定為2050年的能源配比目標。 圖/美聯社
世界多國將減碳、再生能源發展目標接軌,設定為2050年的能源配比目標。 圖/美聯社

氣候變遷績效差,是評鑑誤差還是政策錯誤?

在這過程中,「氣候變遷績效全球倒數第三」這件事情好像不意外,雖然德國看守協會所做的評鑑有許多標準上、資料取得上的缺失,但台灣社會確實應該好好檢討,我們對於氣候變遷的減緩與調適是否有充足的認識,我們又做了多少貢獻?

認真檢視該評鑑的幾項目標,由於看守協會期待世界各國可以在2050年達到100%的再生能源,所以諸多內容都是以此方向作為討論核心。

IPCC(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遷小組)《全球升溫1.5°C特別報告》指出,若全球升溫幅度要控制在1.5°C內,2050年之前二氧化碳就必須達到淨零排放。也因此,報告中預測再生能源供給在2050年須上漲至70%至85%。

在此國際減碳發展路徑下,世界多國將減碳、再生能源發展目標接軌,設定為2050年的能源配比目標。在2050年達到100%的再生能源不僅是德國看守協會的目標,也是人類社會為了永續生存的重要方向。

再生能源跟上腳步,但缺乏減碳管制工具

台灣再生能源建置的推動與目標,已逐漸跟上世界的腳步,但因為評比的數據是看兩年前的進展,當時正值政黨輪替,由過去視再生能源為丑角的馬政府,剛轉換到重視再生能源的蔡政府,百廢待舉的太陽能、風力發電設置正重新開始,所以數據並不漂亮。

但若以今年跟去年做對比,台灣太陽光電的發電量倍數成長,此時再生能源的突飛猛進可能要到兩年後才會被評鑑所採納,也才足以呈現現在政府對於再生能源建置的改革決心。

至於減碳績效,環保署引用數據與哈佛大學的研究來證明自己沒這麼差,這也是清楚的事實。但回頭看看各排碳大國已紛紛祭出能源稅、碳稅等機制來控制碳排,在未來能源配比上,台灣也僅有2025年設定的目標與實踐路徑。但在巴黎協定的脈絡下,世界各國相繼列出2030年甚至2050年的路徑與策略,我國卻沒有更具體的進程與方法,這些才是評比倒數之後,政府應該深切檢討的,而非拿著評比方法來證明自己沒這麼差。

台灣的再生能源突飛猛進,但缺乏至2050年的具體能源進程與規劃。 圖/總統府Flickr
台灣的再生能源突飛猛進,但缺乏至2050年的具體能源進程與規劃。 圖/總統府Flickr

擁核人士打壓再生能源,完全背離世界趨勢

另外,部分媒體與擁核人士藉此批評蔡政府的能源轉型,更是大大扭曲了CCPI評鑑的根本核心價值。CCPI期待排碳大國能夠盡力完成2050年100%再生能源的目標,這些擁核人士卻只不斷抨擊台灣再生能源不成熟、不穩定、不可行,根本與世界趨勢背道而馳。

CCPI評鑑提醒台灣的溫室氣體減量還有許多待加強之處,也認為台灣政策落實度差,但並非否定現在2025年20%再生能源的目標,甚至應該更積極地促成再生能源發展,不僅是建置,更應該涵括能源開發的環境配套政策。請擁核人士莫再做井底之蛙,拖累台灣減碳的決心。

回過頭來,台灣的總統候選人們,應該如何更努力地跟上世界的腳步,為氣候變遷的減緩與調適多盡一份心力呢?

地球公民基金會在12月初提出了台灣面對氣候變遷的五大減碳方案,是一個務實且應該認真實踐的方向:

  1. 台灣必須訂出2025年到2050年間的能源轉型路徑及執行方案。
  2. 各政黨應承諾儘速推動課徵「能源稅或碳稅」,秉持污染者付費精神,讓排碳者負擔代價,以加速減碳進程。全體國營事業都應將氣候變遷訂為績效目標,逐年檢討達成進度。
  3. 強化中南部減煤、鍋爐更換、污染排放大戶減量。
  4. 全國應制訂交通運具全面電動化期程,針對空污嚴重的中南部縣市,政府應加碼提高電動汽機車補助方案,加速電動化。
  5. 將能源民主與公正轉型價值導入氣候政策,減少環境社會衝擊。

台灣的空污問題不是一時半刻造成的,但近五年來社會才開始重視,甚至成為政治攻防的主軸。雖然數據上看見PM2.5當量是在緩步減少污染的,但大眾仍然不滿意,我們總要等到大難不僅臨頭而是真實造成身體的影響後,才大力要求改善。

同樣地,氣候變遷問題對於島國台灣來說,我們不僅是人均碳排大國,更是潛在受災的第一線。越來越劇烈的異常氣候、不斷因海平面上升而被侵蝕的海岸早已發生在生活周遭,倘若到時才開始意識,才開始要求政府快速改善,都很難立馬成真。

所以,就從要求總統、立委候選人提出氣候政見開始,讓我們認真要求掌權者,必須對台灣的未來負責,不能再繼續對國際氣候政治無知,必須務實提出政策與方向;更不能因為對手無知而不好好面對民間社會的問題與質疑。縱使政策不同,都可以針對議題來討論,而不是繼續打模糊仗,不交出一份可執行與討論氣候政見。

身處島國台灣,掌權者對於氣候變遷政策,應該務實提出政策與方向。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身處島國台灣,掌權者對於氣候變遷政策,應該務實提出政策與方向。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