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中女中學生脫去裙子後,大人們到底在害怕什麼?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前幾天看到中女中爭取穿短褲上學的新聞,一時之間竟有點反應不過來。

從十多年前髮禁解除以來,我一直以為這些不合理的規定會一個一個慢慢消失,因此,直到看到中女中爭取穿短褲上學,我才驚覺這些規定仍然以各種形式存在於各學校之中。

錯愕之下有些慚愧,這些年來沒特別去關心這一塊,竟不知道還有許多學校有著各種不合理的服儀規定。

關於種種服儀規定的不合理之處,朱家安日前在〈穿運動短褲進校門會讓成績變爛嗎?〉一文中論述已備,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看看,這裡我就不贅述了。

我想討論的是另一個層次的問題。

從中女中校方先前的「臀型引人遐想」之說,到諸多支持校方規定學生服儀的理由來看,可以看出有很多教育者的心中,仍留有許多威權時代的影子。

事實上,許多人認為學生該穿制服上學,來自於某種對「秩序」的想像。整齊光鮮的制服,讓學生看起來有精神、有朝氣,男生穿起制服來雄赳赳氣昂昂,女生穿起來溫柔端莊,這幅和諧美好的教育想像畫,讓許多對教育懷抱理想的人充滿嚮往。

教育者希望透過種種方式,讓學生呈現出符合自己期待的樣子,這樣的心態固然可以理解。然而,這類明顯忽略學生主體性的教育思維,恐怕還是只能流於某種僵化權威,並沒辦法徹底建立或改變什麼。

那麼,究竟為什麼還有許多人不願意看到中學生爭取自己的服儀自主權呢?他們擔憂的是什麼呢?這中間反應的更大問題,在於許多人對於舊秩序的崩解,存在某種深層的恐懼。

記得前陣子某歌手曾說過:「台灣就是因為太自由了,才會這麼亂」嗎?這句話其實反映了許多人習慣於表面安定的社會狀態,卻看不見那些藏在安定表象背後的不公不義,一旦有人為了爭取某些尚未被實踐的價值,而擾動了這些和平的表象時,他們就會感到深深的不安。

這樣的心態在教育體系中會產生更嚴重的後果。過去許多教育者習慣用「學生的本分就是念書」這項觀念,將所有與課業無關的行為定位為「不守本分」,卻忽略了背後的價值衝突所反映的真正問題。事實上,如此掩耳盜鈴的行為,只能暫時滿足那些教育者一廂情願的想像,並無法貫徹教育真正的目標。

仔細思考這個問題,可以發現這些教育者的心態,和前面所述的對舊秩序瓦解的不安定感,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尤其在現在的教育體系之中,許多教育者和學生之間,仍然存在某種上對下的關係。因著這樣的關係,學生爭取自由與權利時,如果衝撞了舊有的秩序,那份不安就會驅使教育者開始以各種匆促草率的方式,包含用自己的「教育者」身分取得話語權等等,企圖去解決這些問題。

同時,我們也可見到許多教育者習慣以學生「思考尚未成熟」這一點,去否決任何學生所提出來的觀點或主張。或許,相對於學生,教育者擁有較多的人生經驗,也能在多數時候做出較符合社會價值的決定,但這並不代表教育者的思維就完全「成熟」,而學生的觀念一旦與之衝突,就一定是因為學生的思慮不周。

問題是,這些多過學生的「人生經驗」,有時非但沒有成為學生學習的助力,反而成為拒絕和學生溝通的擋箭牌。一句「我這麼做都是為了你好」,就扼殺了許多溝通意見的可能性,也規避了許多身為教育者應有的責任。

教育並不只是單方面傳授學生固有的觀念及價值,更重要者,是要協助學生能找到建立自己價值的方式。

每個世代的學子所面臨的問題各有不同,每個學生也都有其獨特的成長脈絡,面對這些,教育者如果仍以一貫的方式對待,不願意去仔細傾聽屬於每個學生不同的聲音,那只會產生更多看似冠冕堂皇,實際上卻在無形中箝制了自由的詭異觀念或規定,對於教育並沒有實質的助益。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