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18歲先就業方案,是敲響技職缺陷的醒鐘?

18歲先就業方案所遭遇的困難,正正反映出台灣技職教育的虛弱體質。 攝影/記者杜建重
18歲先就業方案所遭遇的困難,正正反映出台灣技職教育的虛弱體質。 攝影/記者杜建重

技職圈內人士一看到18歲先就業的「青年教育與就業儲蓄帳戶」方案1,很直覺會拿產學攜手合作計畫、雙軌訓練旗艦計畫2作比較,並質疑為何政府不擴大辦理這兩計畫就好?我反而認為,這方案只是提供青年多一個職業試探管道而已,不需這麼嚴苛看待它。但另一方面,從此方案在落實層面所遭遇的困難上,應反思並審視現今台灣技職教育體質,確實有許多缺陷之處。(延伸:教育部勞動部各自為政,技職教育與職業訓練更加疏遠

擴大高中職就業率政策目標恐難達成

我最先關心的,就是這方案5千個名額都是哪些人?

根據教育部說明,徵選的應屆高中職畢業生自行提案後審核,但家庭間文化資本差異以及學生間能力差異,是否將影響提案的結果?還是最後變成作文大賽?錄取名額是否採取比例原則?例如新住民、原住民、高職(技術型高中,但仍以高職稱之)與高中……等各佔幾%?

說白一點,103學年度高中職畢業生總計253,501人,其中畢業後直接就業佔8.2%共20,901人,這之中普通科883人、專業群科14,717人、綜合高中950人、實用技能學程4,351人,可見原本就有遠超過5千人高中職畢業直接就業,是否這5千名額的補助都被原本就打算直接就業族群吸收,而沒有達到增加高中職就業率的政策目標?不是說這些先就業的青年不該申請,而是若沒達到政策效益,這18歲先就業方案就會變成單純的社會福利補助,或另類的綁N年替代役工作(但方案結束後還要面對兵役),就可惜了。

比起18歲先就業,政府更應加強國中小職業試探

再來,這5千名額要去哪工作?

根據了解,除了職缺須優於勞基法薪資待遇外,產業類別鎖定在:傳統技藝、農業、文創、工業、商業及「五加二」創新產業(亞洲矽谷、智慧機械、綠能科技、生技醫藥、國防航太、新農業及循環經濟)等。教育部特別強調此方案,要培養臺灣傳統技藝及區域產業人才,提升高中職畢業生就業率。

問題就來了,首先,高中畢業生在未分科系情況下,如何選擇要從事何種職業工作?而哪些技藝與具備發展性的正職職務,是尚未具備專業技術能力的高中生可以勝任或有興趣的?我們更應該加強的,是過去幾十年來政府政策對國中小學生職業試探的不足。

高中畢業生在未分科系情況下,如何選擇要從事何種職業工作?而哪些技藝與具備發展性的正職職務,是尚未具備專業技術能力的高中生可以勝任或有興趣的? 攝影/記者林澔一
高中畢業生在未分科系情況下,如何選擇要從事何種職業工作?而哪些技藝與具備發展性的正職職務,是尚未具備專業技術能力的高中生可以勝任或有興趣的? 攝影/記者林澔一

技專招生制度實務選才影響高職教學現場

相比之下,高職生或許狀況好一點,至少已有明確的科系專業,但以目前升學率破8成的職校,專業技術教學是否有落實呢?目前高三職校生具備的職能,真能符合業界所需的人才規格?

除了繼續在核心職能開發上努力,更須靠招生制度來改變教學現場狀況,也代表目前技專招生制度誘因結構設計上,「真正的」實務選才十分不夠,所以職校學習的整股力道往紙筆考試、非技術學習方向傾斜。(延伸:6成學生選技職代表「技職出頭天」?只是另類的升學捷徑罷了

技職教育實質定位仍不清楚

另外,還有一點值得深思,究竟是職缺先出來,還是5千人名單先出來?白話一點,若今天盤點結果,鑄造技術人員只有3個職缺,但卻有10個高職鑄造科同學申請,難道要剩下7名同學去做非鑄造工作?反過來,如果盤點結果是鑄造技術人員有10個職缺,但卻只有3名高職鑄造科同學申請,要請誰來填補剩下7個鑄造職缺?模具科?鈑金科?汽車科?機械科?即使高職早已從單位行業課程走向群集3後似乎較能跨領域,但以設計群為例子,包括美工科、陶瓷工程科、室內空間設計科、圖文傳播科、金屬工藝科、家具設計科、廣告設計科、多媒體設計科、室內設計科、家具木工科等,同一群各科所學內容差異不小,專業上難以跨科。

這凸顯了面對未來的產業革新,技職教育是否能快速呼應產業變化而做調整?更重要的是,究竟技職教育在高職端與科大端的定位是什麼?各自教育目標又是什麼?所對應投入的勞動力市場位階、職位又是什麼?這些在過去許多年來一直是個大問號,教育部不能總用「務實致用」口號來搪塞吧。

以我自己經驗為例子,XX科大機械工程系跟XX大學機械工程系訓練出來的學生在求職目標沒有太大不同,那麼又何須分科大與普大?商管、語言、電機電子、資工、資管……等領域科系都有類似的狀況。教育體系間差異、定位與該培育何種人才,值得深思。

階級複製與職涯發展性影響

最後,回流教育準備好了嗎?

假想一下,一位18歲先就業青年回到校園,高等教育端的課程內容已經準備好接收這些孩子嗎?這跟技優生議題有幾分相似,真正重要的是方案過程與過後的輔導機制,甚至是否需要針對回流就讀的學生客製化教學,都值得進一步討論,否則這些由善意鋪好的道路,就會變成通往地獄的道路。(延伸:被放生的萬名技優生何處去?

況且,他們工作幾年後真有回到學校的誘因?透過36萬領取機制來導引?而在產業現實上,一位18歲先就業青年與大學畢業後再工作青年,未來成長性也不同,青年會不會18歲先就業後,就永遠卡在該階層而無法跳脫呢?或許對產業勞動力的供輸是好事,但對於還沒思考清楚的方案參與者呢?

青年會不會18歲先就業後,就永遠卡在該階層而無法跳脫呢?或許對產業勞動力的供輸是好事,但對於還沒思考清楚的方案參與者呢? 攝影/記者杜建重
青年會不會18歲先就業後,就永遠卡在該階層而無法跳脫呢?或許對產業勞動力的供輸是好事,但對於還沒思考清楚的方案參與者呢? 攝影/記者杜建重

工作後學力、學歷的銜接與轉換

如我先前專欄所提,「若要鼓勵18歲孩子別升學先投入就業市場,除了大學招生制度要更友善於擁有工作經驗的報考生外,這期間累積的工作經驗、技術士證,或其他證書等,如何與主流學歷相採認,並受產業端當作敘薪聘人標準,應是接下來多元人才發展時代應面對的問題。」

目前教育部已有《入學大學同等學力認定標準》,但在產業快速變革下,各行業的職能快速演變,技術士證內涵與分級定位也應隨之改變,所以此認定標準也該定期全盤檢討。總不能當吳寶春EMBA事件,或這次小英總統強推18歲先就業政策後,才來思考特定狀況下的學力與學歷轉換,應該重啟建立國家資歷架構的討論,或是全盤檢視目前學力與學歷的轉換機制。(延伸:18歲先就業?蔡英文先搞好人才培育的基礎工程吧!

就以吳寶春EMBA事件來說,當初關鍵是他只有國中學歷,再加上所持有的烘焙技術士證最高只開辦到乙級而沒有甲級,所以不能以同等學力報名EMBA,教育部便修正同等學力標準,增加「職類以乙級為最高級別者具五年以上工作經驗」而放寬。但還有其他更多狀況該統合,例如手工電銲技術士證只有單一級、餐飲服務只有丙級、石油化學只有乙級、職業安全管理只有甲級、西餐烹飪只有丙級及乙級、工業配線只有乙級及甲級……等,教育部如何針對各行各業的未來變遷狀況進行差別取用學力標準,同時勞動部技術士證內涵如何做調整,都值得去深入討論。

仔細、仔細、再仔細

如同前面強調的,我認為此方案提供青年多一個職業試探管道,應該去鼓勵它,因為難得教育部提出「讀書不一定是直達車般不斷唸書到碩博士,或許應該像區間車般,高中、大學畢業可以先就業,再視需要再進修」的價值觀。若能導正風氣且政策配套得宜,在技職教育系統,學生願意在高職畢業後先就業,等累積幾年工作經驗再進修,不論四技,或五專、二專再接著二技,這種間斷式學習才是最適合技術人才的養成過程。

但透過此18歲先就業方案,可以看出台灣技職教育還有許多基底工程該努力,雖然消息指出,方案細節年底才會研擬出來,卻能趁著討論此方案時回頭檢視現今技職教育體質上的缺陷與不足。在此方案研擬過程中,政府應思考得仔細、仔細、再仔細。

青年教育與就業儲蓄帳戶構想圖。 圖/取自青年教育與就業儲蓄帳戶
青年教育與就業儲蓄帳戶構想圖。 圖/取自青年教育與就業儲蓄帳戶

  • 該方案試辦三年,分為兩部分,每年職場體驗5千人跟志工體驗120人,前者政府不只協助媒合優質企業,更補助每月1萬元存入專案帳戶,最多補助三年,期滿可用在就業、升學與創業上。
  • 這兩計劃就是讓職校生每週3-4天在業界實習,1-2天再配合的學校單位上課,整合教育、企業資源,美意是希望訓練生能兼具理論與實務經驗,更能獲得學歷與津貼。
  • 單位行業課程:學生針對某一行業所需的知識與技能,施予明確的教育與訓練。以鑄造科來說,在單位行業制裡,就只專門學鑄造的範疇,並不像現在,還會學習其他機械領域的共同專業科目;群集課程:職業教育課程的一種型態,學生從此種課程所學的,不是從事某一單位行業所需的知識和技能,而是一個群集職業,也就是一群工作性質、工作環境極為相近的職業所共同必需的知識和技能。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