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被民代忽視的技職:108課綱的成敗,不能只看高中教育

圖為俄羅斯國際技能競賽台灣代表。 圖/黃偉翔、WorldSkills提供
圖為俄羅斯國際技能競賽台灣代表。 圖/黃偉翔、WorldSkills提供

很多人說技職教育的弱勢在於媒體不報導、在於學生社經地位普遍較低,但我認為不只如此。

9月20日,立法院新的會期開議,剛上任的新科立委台大經濟系教授鄭秀玲,首次上台質詢就丟出108課綱議題。鄭立委質疑教育部高教司與大學招聯會,將學習歷程檔案跟考招制度連動,此舉將拉大偏鄉與明星高中差距。

鄭認為,政府投入450億推動十二年國教課綱,但她團隊仔細研究大學招聯會正在推動的事務,認為將使得明星高中更明星,偏鄉高中更偏鄉,納稅人的450億可能就浪費掉了。

被無視的技職教育

這樣的想法並不公允。事實上450億中,有另一大半的受益者是高職(即技術型高中)生,而高職也有它的108課綱,更有負責研議考招制度的技專招策會。作為民意代表,台灣至少有一半的人口畢業於技職教育,為何單憑高中教育、大學考招,就果斷認定政策的成敗?

我並非要說技職教育考招政策完全沒問題,而是一位位擁有話語權、政策影響力的人士,在做公共論述、思考決策時,超過一半學生就讀的技職教育完全沒被納入考量,是很不應該的事。

以學習歷程檔案來說,高職也同時適用,並且因技職生原有的競賽、證照等多元表現,加上具備產業地圖與在地鏈結的校定課程,學習歷程檔案的重要性、影響性不比高中低。

可以想見,過去多年來技職教育現場的聲音,總是難以合適地傳達到決策場域中。退一步來看,就讀技職教育學生大多也未接受社會學、政治、媒體等領域的相關訓練,也鮮少是擁有話語權的人士,難以跟政策場域語言對話,甚至更多時候還會聽到「教育部長官又不是讀技職教育出身」等對立言詞。

更麻煩是亂下藥方

技職除了圈內人的討論,民間建議鮮少被帶入政策場域討論,也無人傳達議題處境。更麻煩的是,就算被帶入公共討論,民意代表往往還會亂下藥方。剛遭註銷立委資格的高潞.以用,就曾對技專招策會開槍,質疑雖然有理,但方法卻難以說服大眾。

高潞.以用認為,技專招策會沒有設立法源,每年還收教育部一千多萬的補助,該「黑機關」居然還負責技專考招制度的研議。這樣的聲音一出,技職人大多反彈,因為在技職圈,招策會一直以來都是考招制度的研議單位。

高潞.以用提出質疑的那一年,技專招策會全名是「技專校院招生策進總會」,但《大學法》第24條第2項明定:「大學為辦理招生或聯合招生,得組成大學招生委員會或聯合會」,意指招生單位組成須為「委員會」或「聯合會」。在大學考招規劃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大學招聯會(全名「大學招生委員會聯合會」)、技專聯合會都是依循此法而設立。

細看名稱,技專招策會為「策進總會」,明顯不符合法源,而且真正依據《大學法》設立的技專聯合會,在現實運作中成了受技專招策會指揮的執行單位。基於此,高潞.以用堅持技專招策會應該解散,或整併到符合法源的技專聯合會裡。

然而,技專招策會的存在是有歷史淵源的。《大學法》在2005年修正時新增第24條,讓當時行之有年的大專校院聯合招生制度與單位法制化;但技專招策會是為了配合技專校院考招分離政策,早在2000年就成立,而技專聯合會則是配合《大學法》第24條第2項規定,於2010年成立。

因此,技專招策會角色定位就相當於「大學招聯會」,技專聯合會則相當於「大學甄選入學委員會」加上「大學考試入學分發委員會」,而技專測驗中心相當於「大學入學考試中心」。當然,現在技專校院招生策進總會已改名為「技專校院招生策略委員會」,以符合法源。

民意代表應多關注技職教育

當初高潞.以用想凍結「強化技職教育學制及特色」約5億6千萬的經費但未成,卻附有主決議,實務上教育部須給高潞.以用一個交代。不論如何,若當初招策會真被裁掉,恐怕後果不堪設想。

技職教育還有許多重要議題正在進行,例如高職的群科歸屬、跨校跨群跨科跨班的課程發展、《技術及職業教育法》的修法等。希望在新的會期,也是總統大選前的重要會期,民意代表們可以多為技職人發聲,並且要切中議題要害,而不是每次批評技職教育的就業率、升學率等表面議題,以當作對選民們的交代。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