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小英總統,別讓技職成為被遺忘的孤兒

實習生勞動權益無法可管?勞動部長指出,建教法只針對具有勞僱關係部分進行勞檢,只是...
實習生勞動權益無法可管?勞動部長指出,建教法只針對具有勞僱關係部分進行勞檢,只是不具備僱傭關係但有實質勞動行為的實習,政府就不需要進行專案勞檢? 圖/報系資料照

台中永采烘焙坊剝削實習生爭議仍不斷延燒。昨日立法院衛環委員會邀請教育部、勞動部專案報告,雖然教育部強調是個案,但事實上這僅是冰山一角!類似事件不斷發生,相關人權組織也接獲多起實習剝削申訴;而從這次事件中,我們可看到孩子未被妥善照顧外,更看見「技職成了部會間的事權太極區,被遺忘的孤兒。」

技職勞檢責任 部會互踢皮球

這次實習爭議最大重點,除了廠商私自與實習生簽額外的私約外,實習生的勞動條件檢查更是三不管地帶;想不到,學校找實習廠商時,教育部竟然從未主動跟勞動部確認業者過去勞檢紀錄,而勞動部也未主動知會教育部,導致教育部過去多年從未有系統性地排除不良業者。

技職孩子們於是成了事權漏洞下的犧牲品。

立委陳宜民指出,政府放任學生到事業單位卻沒有積極勞檢。印象深刻的是,勞動部長林美珠當場回說,

2013年建教生訂專法後,勞動部只針對具有勞僱關係部分進行勞檢。

難道不具備僱傭關係但有勞動事實,勞動部就不進行專案勞檢?

另一方面,教育部如何檢查呢?教育部國教署長邱乾國表示,每年會定期考核學校,每兩年也會同勞工主管機關調查建教生權益,「主要是以書面問卷詢問學生勞動條件。」

其實別說兩年才調查一次的誇張頻率,就以教育部委託台師大所做《104年度建教合作建教生權益保障事項調查報告》來說,回答幾乎95%以上都有遵守相關規範,只是這份調查可信度有多少?

教育部表示每年會定期考核學校,每兩年也會同勞工主管機關調查建教生權益,「主要是以...
教育部表示每年會定期考核學校,每兩年也會同勞工主管機關調查建教生權益,「主要是以書面問卷詢問學生勞動條件」,回答也幾乎95%以上都有遵守相關規範。 圖/截取至教育部《104年度建教合作建教生權益保障事項調查報告》

請想像孩子們在職場實習的身心狀況,實習分數掌握在校方與合作廠商,更有實習契約規定曠職3次就得勒令退學的規範,在制度設計上的相對弱勢,孩子被欺負時怎敢申訴?教育部政次長姚立德又怎能一直在質詢台上重複強調「可惜實習生被欺負居然沒告知訪視的老師」?雖然姚立德也強調是教育部在勞動教育的扎根不足,但須檢討的事情不只這些。

在質詢過程中,立委吳思瑤踢爆,雖然教育部說有78件投訴案,但事實上是0件!78這數字是人民透過教育部申訴部長信箱而來,「代表建教生、實習生根本沒使用專門申訴管道。」剛上任的姚立德當場也對此感到訝異。

吳思瑤更重砲轟擊,民國103年政府有研擬《勞動教育法》草案,但卻「卡在勞動部與教育部兩個部會誰要主責上互踢皮球」,以至於在行政院胎死腹中,到現在都沒有動靜。

技職成孤兒 名額兩邊砍

今年1月我獨家報導兩則消息,一是教育部主掌的106學年度四技二專技優保送名額被大砍18%,爲配合少子化政策;二是勞動部主辦的第47屆技能競賽提名上限從6個減少至4個,且是報名前十天才傳出消息。

兩部會左右各一拳,無不令投入培訓技職選手的師生、合作廠商痛在心裡。

當然,兩邊砍名額各有其部會立場考量可以理解,但能清楚發現

各砍各的,沒有跨部會橫向連結、以技職為主體的討論。

別以為砍砍名額只是小事情,你若是一位技職選手、甚至國手,你真心甘情願「投入」自己多年青春,就為了一個對技職、技藝相對不友善的社會拼奪牌?「投入」一詞還是正面用詞,在某種人生意義上更可以說是「浪費」!有數名技職國手跟我表示後悔為國爭光,因為不論奪牌與否,回國後無所適從,聽了真是辛酸,因為過去台灣缺少「將比賽技術轉化為業界所需職能的教育過程」,以及職涯規劃輔導。

此次爆出勞動糾紛的學生實習案件首次舉行調解會,資方卻未派代表出席。 圖/報系資料...
此次爆出勞動糾紛的學生實習案件首次舉行調解會,資方卻未派代表出席。 圖/報系資料照

在這樣的感同身受下,看著教育部也砍、勞動部也砍,培訓團隊士氣不被大打折扣嗎?以行政院立場,難道不擔心兩部會的作為,將導致社會對投入技術培養的風氣更加流失?更不用說此刻是重要的時間點,今年10月就有47位技職國手將代表台灣參加國際比賽,正面臨著成績恐怕被中國大陸超越的關鍵一年。(延伸閱讀:台灣技術人才培養格局狹隘——從砍技優保送名額談起

看著國外諸國都以跨部會力量訓練技職選手,也將選手放入國家人才培育的整體戰略之一,提供相對完善的職涯發展規劃,站在培訓團隊立場,看著國外認識的培訓團隊享有各種系統支援與肯定,自己的國家卻是如此消極,目前技職圈還有人願意投入心力培養選手,已是台灣的福氣了!(延伸閱讀:技職競賽窮途末盡?「相忍為國」的技職國手團隊們

去年中旬我就在〈教育部勞動部各自為政,技職教育與職業訓練更加疏遠〉一文中提出謹惕,舉了許多教育部、勞動部各自為政的現象。「台灣資源相對他國較少可以理解,但在有限資源中又因人為因素而沒有妥善整合、運用,那就實在太浪費了,更何況技職教育與職業訓練關係著台灣整個短中長期技術人力的培養。」

小英總統上任前後多次公開主張,技職教育應該是主流教育,此刻,請您與您的行政團隊拿出具體作為,讓技職成為台灣真正的主流,別讓技職成為被遺忘的孤兒!

實習單位提出學生打卡紀錄,強調並未讓學生超時工作;只是學生表示打卡紀錄為老闆代打...
實習單位提出學生打卡紀錄,強調並未讓學生超時工作;只是學生表示打卡紀錄為老闆代打,實際勞動時數遠高出打卡紀錄。 圖/報系資料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