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野保法

于詩玄/雲豹的文化重量(上):一段狩獵與人貓關係的歷史

于詩玄/雲豹的文化重量(上):一段狩獵與人貓關係的歷史

連日來,雲豹疑似「現蹤」的新聞登上新聞版面,「目擊」的阿塱壹部落排灣社群,更為亞洲雲豹(Neofelis nebulosa)發動募款,一時之間媒體爭相報導,也使雲豹成為近期台灣熱門話題之一。

特約作者
姜博仁/雲豹在台灣的前世今生:省思部落自然主權與雲豹復育

姜博仁/雲豹在台灣的前世今生:省思部落自然主權與雲豹復育

最近阿塱壹部落巡守隊員目擊雲豹,這樣的消息令人振奮,但也因為尚未有影像紀錄,難以證實。此次阿塱壹部落傳出目擊雲豹,可以思考的面向包括要怎麼積極作為與復育,才能確保雲豹在下個百年還會存續在台灣山林?

鳴人選文
石虎不說再見(三):石虎又來偷吃雞,農業和保育如何平衡?

石虎不說再見(三):石虎又來偷吃雞,農業和保育如何平衡?

石虎的處境固然令人憂心,農友的損失卻也是事實。日復一日的衝突下,農友失去了經濟動物,石虎也受了傷害,究竟這樣「互相傷害」的關係,有無讓雙方都相安無事的解決方法?農業與保育,能否共存共榮?

動物當代思潮
石虎不說再見(二):《環評法》外,石虎保育計畫的圖像在哪?

石虎不說再見(二):《環評法》外,石虎保育計畫的圖像在哪?

日前因為光禿一片的空照圖,引起社會關注的苗栗縣卓蘭鎮「石虎濕地公園」即為一例,由於開發類型不屬於《環評法》規範範圍,加上生態檢核未能有效落實,原意為「活化國土管理死角」的開發案,弄巧成拙賠上一片石虎自然棲地。

動物當代思潮
石虎不說再見(一):曾遍布全台的石虎,為何走向瀕危路?

石虎不說再見(一):曾遍布全台的石虎,為何走向瀕危路?

石虎在生態上扮演的角色很重要,因此這條石虎保育之路尚有多重的結待解。但倘若石虎保育做得起來,將會是台灣保育界重大里程碑;不僅如此,相信石虎的案例被廣泛討論之後,也能幫助台灣其他野生動物,一起獲得國人關注。

動物當代思潮
李奕萱/空拍機嚇到雪山小熊?空拍之前,你該知道的生態大小事

李奕萱/空拍機嚇到雪山小熊?空拍之前,你該知道的生態大小事

11月中旬,一部「小熊爬雪山」的影片在網路瘋傳,小熊不斷滑落、攀爬的模樣讓人憐惜,引起許多人的關注。然而,事後有文章指出,影片中母熊及小熊疑似受到空拍機馬達、螺旋槳的噪音驚擾,因此才會冒險爬上雪坡。

環境當代思潮
林均翰/難道就「降」嗎?——當台灣獼猴不再是保育動物

林均翰/難道就「降」嗎?——當台灣獼猴不再是保育動物

本月25日,林務局決議將台灣獼猴從保育類野生動物降級為一般類。這項決定後續所引發的問題,除了無法從根本化解人猴之間的衝突,更揭露出我國現行《野保法》對一般類野生動物管理之不足。

動物當代思潮
台灣獼猴自保育類下架(下):除名後一定要面對的問題

台灣獼猴自保育類下架(下):除名後一定要面對的問題

有一種網民聲音是「獼猴就是過度保育才會這麼多,如果沒有來個一物剋一物是不行的」,這樣的聲音通常會出自一些對生態學知識一知半解與不懂裝懂的網民。

顏聖紘
台灣獼猴自保育類下架(上):除名前沒被說清楚的議題

台灣獼猴自保育類下架(上):除名前沒被說清楚的議題

林務局的聲明中強調,就算獼猴仍屬保育類,也得以人道撲殺;就算獼猴不屬於保育類,也不得隨意撲殺。然而何謂人道撲殺?誰來稽查?誰來規範?誰來示範?

顏聖紘
帶貓狗進森林遊樂區,是對寵物的友善還是對野生動物的危害?

帶貓狗進森林遊樂區,是對寵物的友善還是對野生動物的危害?

若公共政策獨厚貓狗,是否也有違動物保護法「一視同仁」與野生動物保育法「以生態保育為優先」之精神?

顏聖紘
吳貓頭/「公開處決」不犯法?——好鼠壞鼠都是不該被虐待的老鼠

吳貓頭/「公開處決」不犯法?——好鼠壞鼠都是不該被虐待的老鼠

何以除了貓狗以外的「其他非人為所飼養」動物,就該被屏除到保護範圍之外?

動物當代思潮
發展人工養殖產業就能救得了食蛇龜?

發展人工養殖產業就能救得了食蛇龜?

食蛇龜的商業化養殖,能挽救這個物種從台灣消失?

顏聖紘
新增199種保育動物,對普羅大眾究竟有甚麼意義?

新增199種保育動物,對普羅大眾究竟有甚麼意義?

在加入199種保育類動物之際,會是一個告知公眾如何省思與調整日常消費行為的契機。

顏聖紘
在現行《野保法》框架下,管理野生動物釋放如何修法?

在現行《野保法》框架下,管理野生動物釋放如何修法?

如果知道當年是誰把綠鬣蜥放出去,造成近年南部的農業損失,那麼只向他求償二百五十萬元簡直就是太便宜了。

顏聖紘
管理不當放生行為(上)動物釋放行為有甚麼不同?宗教團體都沒進步嗎?

管理不當放生行為(上)動物釋放行為有甚麼不同?宗教團體都沒進步嗎?

只要社會氛圍持續關注,利益團體就不再能促成這個商業循環。

顏聖紘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