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顏聖紘

找到人與動物的最適距離:《和動物說話的男人》評介

找到人與動物的最適距離:《和動物說話的男人》評介

上生物課時,大家可能都聽過「印痕行為」(Imprinting),最知名的案例就是「小鴨一孵出來時會把第一眼看到的移動物當成媽媽,並會本能地跟著牠走」。這個現象之所以知名,其實全拜《和動物說話的男人》作者勞倫茲所賜。

顏聖紘
因為很美所以無所謂?龍眼雞事件凸顯台灣在入侵物種防治態度的混亂

因為很美所以無所謂?龍眼雞事件凸顯台灣在入侵物種防治態度的混亂

如果您身處於生態保育、病蟲害防治與防疫及昆蟲學社群中,可能會注意到自八月中以來,在臉書上廣為流傳的龍眼雞訊息。由於這種昆蟲的顏色相當鮮豔,吸引相當多攝影同好的搶拍,但也引起生態保育社群的擔憂。

顏聖紘
科技部「博後六年條款」,是立意良善還是自以為良善?

科技部「博後六年條款」,是立意良善還是自以為良善?

修改一個作業要點其實並沒有什麼大不了,但是令學界光火的是科技部科教發展及國際合作司提供給媒體的說詞。那些說詞所顯示的是一種不食人間煙火、忽視知識領域差異、涉有干涉個人生涯選擇與學術自由之虞,卻又自認為「我是為你好」。

顏聖紘
台灣獼猴自保育類下架(下):除名後一定要面對的問題

台灣獼猴自保育類下架(下):除名後一定要面對的問題

有一種網民聲音是「獼猴就是過度保育才會這麼多,如果沒有來個一物剋一物是不行的」,這樣的聲音通常會出自一些對生態學知識一知半解與不懂裝懂的網民。

顏聖紘
台灣獼猴自保育類下架(上):除名前沒被說清楚的議題

台灣獼猴自保育類下架(上):除名前沒被說清楚的議題

林務局的聲明中強調,就算獼猴仍屬保育類,也得以人道撲殺;就算獼猴不屬於保育類,也不得隨意撲殺。然而何謂人道撲殺?誰來稽查?誰來規範?誰來示範?

顏聖紘
「特殊選才」拯救專才學生?或只是瀕臨崩壞的制度?

「特殊選才」拯救專才學生?或只是瀕臨崩壞的制度?

自104學年度起,大學招生委員會聯合會開始實施「特殊選才方案」以利大學能夠直接挑選具有專長的學生進入大學科系就讀,讓那些「具有特定知識、技藝與技術」的高中生免受各項考試之苦。

顏聖紘
高中競相找大學教授模擬面試真的有用嗎?

高中競相找大學教授模擬面試真的有用嗎?

我看了這麼多年的高中生面試以及模擬面試資料之後,我發現絕大多數的高中生會制式的參加由學校安排的諸多活動:不是「淨灘」、「當醫院志工」、「給獨居老人送點心」要不然就是「參加饑餓三十」。

顏聖紘
帶貓狗進森林遊樂區,是對寵物的友善還是對野生動物的危害?

帶貓狗進森林遊樂區,是對寵物的友善還是對野生動物的危害?

若公共政策獨厚貓狗,是否也有違動物保護法「一視同仁」與野生動物保育法「以生態保育為優先」之精神?

顏聖紘
從菲籍研究生上銬事件,談台灣社會對田野研究的不了解

從菲籍研究生上銬事件,談台灣社會對田野研究的不了解

不知道提到「研究者」三個字的時候,大眾的腦袋中會冒出甚麼樣的形象?

顏聖紘
我們為何成為貓奴:我們愛的是貓,還是那個愛上貓的自己?

我們為何成為貓奴:我們愛的是貓,還是那個愛上貓的自己?

貓咪這種天生的獵人習性,也使得許多受到入侵的島嶼的珍貴動物因此消失。

顏聖紘
發展人工養殖產業就能救得了食蛇龜?

發展人工養殖產業就能救得了食蛇龜?

食蛇龜的商業化養殖,能挽救這個物種從台灣消失?

顏聖紘
礦場植生復育真能復舊?或只是花大錢做公關?

礦場植生復育真能復舊?或只是花大錢做公關?

亞泥的議題紛紛擾擾已經有一陣子,相信徐旭東一定覺得非常莫名其妙。

顏聖紘
給自認魯蛇和無頭蒼蠅畢業生的不中聽建言

給自認魯蛇和無頭蒼蠅畢業生的不中聽建言

六月初左右是各大學的畢業典禮旺季。無論是各校或是諸多社會賢達都會在此時紛紛表達對畢業生的期待、慰勉與祝福,彷彿這些年輕人都準備好在辦理離校以後,就會兩眼發亮地步入人生的新頁。

顏聖紘
新增199種保育動物,對普羅大眾究竟有甚麼意義?

新增199種保育動物,對普羅大眾究竟有甚麼意義?

在加入199種保育類動物之際,會是一個告知公眾如何省思與調整日常消費行為的契機。

顏聖紘
在現行《野保法》框架下,管理野生動物釋放如何修法?

在現行《野保法》框架下,管理野生動物釋放如何修法?

如果知道當年是誰把綠鬣蜥放出去,造成近年南部的農業損失,那麼只向他求償二百五十萬元簡直就是太便宜了。

顏聖紘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