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吳玟嶸/《國際橋牌社》的海上孤軍:黃國章命案25年真相未白

《國際橋牌社》還原1995年的黃國章事件。 圖/《國際橋牌社》粉絲專頁
《國際橋牌社》還原1995年的黃國章事件。 圖/《國際橋牌社》粉絲專頁

國際橋牌社》第六集開頭,採蚵人看到一具白衣屍體嚇得驚慌失措。畫面切換,一名婦女接到電話後話筒掉到地上。

雖然《國際橋牌社》裡某些故事是虛構的,但真實世界確實有發生這起案件:這具白衣屍體是黃國章,當時正在海軍服役,接電話的婦女是他的母親,陳碧娥女士。

在影集中只有演到記者調查命案,然後陳碧娥拿著他們查到的資料開記者會,控訴軍方不當管教。這篇文章要帶大家看完這個,至今仍在追尋真相的悲傷故事。

南陽艦魅影

1995年6月9日,海軍服役的艦艇兵黃國章登上南陽艦出海,卻沒想到這次出航是悲劇的開始。

當天半夜陳碧娥接到電話,說南陽艦出海沒多久,黃國章就失蹤了。與她見面後,艦長馮逸成判斷黃國章可能是逃兵,出海後就跳海游回岸上。正當大家著急尋找黃國章時,陳碧娥接到來自中國紅十字會的電話,表示在沿海找到有黃國章兵籍號碼的屍體。

「我要真相,他殺、自殺、意外都沒有關係,我什麼都不要,我就是要真相。」陳碧娥在知道黃國章死訊後,直至今日都是抱持這樣的想法。

她之所以如此執著追尋真相,是因為軍方給出的說法太過可疑,且許多證據指出黃國章的死因不單純。

因為中方只願意讓陳碧娥認屍,不允許將屍體帶回台灣驗屍,所以她能拿到的證據就只有當地法醫寫的驗屍報告,以及他拍的四張照片。

四張照片雖少,卻有許多疑點,比如黃國章屍體被發現時穿著軍服,但艦上的士兵都說黃國章失蹤前穿著便服;照片上可以看到黃國章頭上插著一根金屬針,一開始詢問軍方都表示艦上沒有這種針狀物品,但之後又有艦上人員在地檢署傳喚時承認有帆布針等。

這些疑點就足以讓人懷疑黃國章死因不單純,頭上的金屬針更讓人懷疑生前是否遭到虐待,而這其實不只是懷疑,因為南陽艦一直有管教過當的問題,黃國章案爆發後許多人向立委陳情,表示他們也都遭受過很多不人道的對待,甚至有民眾具名控訴。

在黃國章出事之前,他也曾因為被學長虐待而多次向家人求救,陳碧娥上艦了解後,副艦長將勒索、恐嚇、毆打黃國章的士兵叫來,最後處置卻是將黃國章調到其他單位,而沒有打算處理這些學長。

1995年,陳碧娥在時任立委葉菊蘭的陪同下召開記者會。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1995年,陳碧娥在時任立委葉菊蘭的陪同下召開記者會。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國家可以為黃國章做些什麼?

因為發現許多疑點,監察院也有介入本案,調查確定學長們不當體罰黃國章,且他失蹤後艦長沒有立刻採取海上搜尋瞭望工作,延誤了通報艦令部及返航搜尋的工作,耽誤救護時間等,因此通過彈劾南陽艦艦長長馮逸成。

監察院的調查也由記者江元慶寫成報導文學《南陽艦魅影》出版,是台灣第一本記載軍中人權的書籍。

雖然監察院的處置看似還了黃國章一個公道,但司法的追訴上卻遇到很多困難。首先,當時還是使用軍法體系審判,軍事檢察官無法證明黃國章是遭殺害,所以1997年以黃國章跳海自殺,全案不起訴。

看似已經沒有機會的黃國章案,卻因2013年洪仲丘事件爆發,當時成立的「軍事冤案申訴委員會」,將本案移交高雄地檢署重啟調查。

當時檢察官依照業務過失致死起訴馮逸成,但法官判決不受理,理由包含追訴權時效已經消滅、其中某樣證據是偽證、這個案子與1997年軍事檢察官不起訴確定的案件是同一個事實,如果沒有新事實、證據等,那就不能再起訴。

本案目前還是持續偵辦,儘管未來不一定有好消息,陳碧娥還是沒有放棄。「媽媽我一定會親手拔掉你頭上的鋼釘!」她曾這樣跟兒子禱告。

「媽媽我一定會親手拔掉你頭上的鋼釘!」 圖/《國際橋牌社》粉絲專頁
「媽媽我一定會親手拔掉你頭上的鋼釘!」 圖/《國際橋牌社》粉絲專頁

少了一個之後,還能做什麼?

追求真相這20多年,陳碧娥成立軍中人權促進會,協助至少上千件的軍冤案,只因為她不希望別人的孩子遇到跟黃國章一樣的事情。

這份心情與追尋真相的過程,也被拍攝成紀錄片《少了一個之後——孤軍》。2018年《孤軍》首映上,時任海軍司令黃曙光代表海軍,首次公開向陳碧娥道歉。

這些過程不一定可以釐清黃國章死因,卻讓更多人注意到軍隊裡的不當文化,讓更多人陪伴陳碧娥追尋真相。本文撰寫的當下,《孤軍2——友軍》即將製作完成,期望這部紀錄片能夠讓孤軍不再,集結更多友軍成為陳碧娥的後盾。

黃曙光與陳碧娥觀賞紀錄片《少了一個之後——孤軍》。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黃曙光與陳碧娥觀賞紀錄片《少了一個之後——孤軍》。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 文:吳玟嶸,法律白話文運動社群編輯,喜歡看推理小說,但其實更喜歡布袋戲。
  • 更多:FBIGWeb

▲ 喜歡法律白話文的文章嗎?點圖加入法白募資計畫,你的贊助,讓我們在法律白話文的路上不寂寞!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