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區惠蓮/夜裡的第一聲槍響:整裝待發的「香港之路」

一名香港示威者以彈弓反制警方攻勢。 圖/路透社
一名香港示威者以彈弓反制警方攻勢。 圖/路透社

(※ 文:區惠蓮香港資深傳媒人、文化工作者)

執筆之時,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在記者會中暗示,她會考慮實行香港法例第241章《緊急情況規例條例》,即賦予行政長官及行政會議權力,管制及壓制媒體、對市民財產進行沒收、逮捕及驅逐出境等;此外,她又表示所有香港法律,如果能夠提供法治手段去止暴制亂,政府都有責任檢視。若此例一實行,雞飛狗走,因為這等於賦予行政長官無限權力。

然而,中共黨媒《環球時報》卻馬上發文回應,指香港高度自治是必須保持的,又說中國沒有直接治理香港的政治和法律資源,如果取消香港高度自治,「那將意味着巨大的治理風險,包括香港很可能失去國際金融中心地位,而這些風險不符合中國的國家利益」。

這種一張一馳的威脅言論,先不管是否涉及中共黨爭的白熱化,香港民間的反應是「先轉換美金並提取戶口存款」! 中共對目前的處境有多害怕?看看反對曾偉雄出任聯合國毒品和犯罪問題辦公室行政總監、美國白宮聯署被黑客入侵、香港建制派議員匆匆赴美企圖勸止美國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就知道!

圖為25日香港「荃葵青」示威,警民爆發衝突。 圖/路透社
圖為25日香港「荃葵青」示威,警民爆發衝突。 圖/路透社

「香港之路」觸動中共敏感神經

究其實,正因《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的提出,證明出動解放軍是不可能的。

中共大概以為,香港人每年悼念六四那一幕幕血腥震壓的畫面仍振懾人心,會受脅於解放軍,然而在資訊流通的香港,港人這些年對解放軍的印象是搶購奶粉、於印中邊境和印軍互掉石頭,無功而還、在軍艦甲板上晾衣服的一群,明白出動解放軍不切實際,便再提令香港肉袒袒離開法治的《緊急情況規例條例》。

按筆者一個月前收到的消息,政府確有細心考慮,並不是順口開河放風,當然這也實非中共希望出動的招數;即使是放風,亦已足夠引起經濟上的嚴重傷害,並帶來更激烈赤裸的對抗。

然而在港府一錯再錯的錯判與對策下,相信局部實行《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特別是網路及媒體上——是可能的。但若真的如此,也正表示,中共港共已失去了對香港的管治安能力,他們將失去香港。

政府對「反送中」運動一直的對策就是暴力加碼的鎮壓,出動水砲車之餘,25日還開了實彈的第一槍。特首林鄭月娥8月24日於臉書貼文指出「大家都累了,對話找出路」來企圖緩和氣氛;無獨有偶,同一天,黨報《人民日報》一洗對示威者的「暴徒」稱呼,改為「我的香港朋友」,另一方面卻是施壓令國泰的員工被解僱的白色恐怖。這只是中共「敵進我退,敵退我進」的慣用技量,香港人一眼就看穿,原因是23日由21萬人和平手牽手組成60公里人鍊的「香港之路」,確實觸動中共的神經。

25日香港「荃葵青」示威現場,出現港警擊發實彈的首例。 圖/美聯社
25日香港「荃葵青」示威現場,出現港警擊發實彈的首例。 圖/美聯社

「香港之路」的原型就是1989年8月23日的「波羅的海之路」。這是波羅的海三國200萬人組成長約600公里的人鏈,是追求脫離蘇聯、各自獨立過程中的重要事件。

重要的是,當天立陶宛的人民揮動香港區旗,再次築成人鏈回應並支持香港的行動。與此同時,波蘭市民拍「Free Hong Kong」的YouTube聲援港人,這跟英美等國的聲援意義不同,因兩個都是經歷解瓦共產極權統治後獨立的國家,縱使香港人在反送中裡沒喊出「香港獨立」的口號,但《人民日報》的評論禁不住指這是台獨份子曾彷效的方式,故此「香港之路」性質為何是「不言自明」。其實,中共早就把要求落實「一國兩制」的人定義為港獨份子。按中共的邏輯,在香港勇於露面的港獨份子就有200萬,隱蔽的還有多少,尚未可知!

香港政府今日該已認清,運動之壯大持久、群情之凶湧要求直接民主,並非有一個幕後大老闆或政治領袖,這兩個月上演的是現實版的韓國逆權系列電影:防暴警察施放催淚彈後追捕兩個黑衫青年,青年逃到一家麵店內,老闆娘見狀二話不說落閘;屋苑的居民提供每座大廈的密碼予抗爭人士以便逃生;年輕人在防暴警察追趕逃命的危急之際,見到同道跌倒被上前的警察制伏,冒險回頭救人;在機場一名身穿便服的男子,看到女孩被警察粗暴推倒在地上,單人匹馬上前徒手奪去警棍反擊警察等。這一幕幕只有抗爭同溫層才會明白的默契,仿如元朝革命月餅內的字條,這個運動已經不限於能記認穿黑衫的抗爭者。

23日有21萬港人手拉手組成人鍊,人潮一路蔓延到獅子山上。 圖/美聯社
23日有21萬港人手拉手組成人鍊,人潮一路蔓延到獅子山上。 圖/美聯社

「香港之路」的原型就是1989年8月23日的「波羅的海之路」。 圖/歐新社
「香港之路」的原型就是1989年8月23日的「波羅的海之路」。 圖/歐新社

警暴團結了運動中不同態度的示威者

以200萬上街遊行的人來說,抗爭活動足以動員各區,且不少市民從目睹警察的濫權下,擴大了對勇武抗爭的認同,突破了一般人以武制暴的心理關口,是運動推進的主要原因;這一點從黑衫示威者進入商場得到商場內市民的夾道鼓掌歡迎,並喊起時代革命的口號,清晰可見。

這些日子下來,警察不只亂發射過期的催淚彈到老人院和街市,更與保安公司合作,不讓穿黑衫的居民回家,大廈保安在不通知情況下換密碼,住戶群集投訴,卻被警察帶走,並迅速翌日提堂、暴力地把路過同情示威者的居民壓在地上、濫權剝奪社工陪伴未成年驅捕者的權利。

更有甚者,有醫護人員透露多宗未成年的被捕者的X光片照出慘不忍睹的骨折情形;故意凌辱被捕少女,拖行致內褲當眾脫落;在不封閉的房間要求被捕女性全裸搜身等。香港已出現人道危機,需要國際救援!

在多場示威活動中,港警遭控對女性示威者施以性暴力,呼籲追究警察濫權違法。 圖/美...
在多場示威活動中,港警遭控對女性示威者施以性暴力,呼籲追究警察濫權違法。 圖/美聯社

警察的暴力歷歷在目,故市民強烈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隊濫權情有可原但卻被拒,原因則在林鄭近日的一場閉門會議曝光——據錄音檔內容,拒絕的原因是警隊「十分抗拒」!

這個答案我們並不驚訝,只是證實筆者之前文章的描述,香港已進入軍管並且大陸武警已混入香港警隊,並且不受林鄭控制。法國社會學家、浸大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系主任高敬文教授指出,北京已秘密地在廣東和鄰近省份調動人手增援人數約2千, 雖然警務處否認,但媒體包括筆者在前線的經驗,我們相信自己的判斷。

29日凌晨,大批解放軍進入香港,《新華社》隨即發文證實,並輕描淡寫指是香港駐軍的第22次輪換行動。這明顯是為了831沒有「不反對通知書」的遊行。前線勇武抗爭已經駕馭了催淚彈的威脅,已出現和防暴對壘,甚至擊退對方的場面,警察更用實彈槍指向記者及示威群眾,向天開槍。這一槍將是抗爭者準備流血的警示。特別中共急於在10月1日國慶之前平息示威,筆者可預告,幾近天方夜談,因為這次中共面對的是香港全民的智勇和耐力。

現時香港的局勢是警暴團結了運動中不同態度的抗爭者,不論是「勇武」或「和理非」都互相配合,使運動有足夠的人力、物力、士氣,遍地開花。8月5日罷工、罷市,當7區同時示威,銅鑼灣區被佔領多時未見防暴,可見只有3萬警力分配已顯不足,如民憤升級,一朝15區同步,特區政府可以如何應對?

政治問題以警暴解決,現在還考慮「緊急條例」的實施,已是直接影響普通市民的身家性命。香港人過往是從政治上抗拒中共染指香港事務,如今卻是從道德上、人道上厭惡中共。「自由之路」從來艱難,但中共對香港的軍管統治,卻令香港人正視每個人心裡的道德勇氣。

「自由之路」從來艱難,但中共對香港的軍管統治,卻令香港人正視每個人心裡的道德勇氣...
「自由之路」從來艱難,但中共對香港的軍管統治,卻令香港人正視每個人心裡的道德勇氣。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