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陳怡/除了同情,下一步呢?寫在少年中實彈之後

攝於10月2日,香港。 圖/歐新社
攝於10月2日,香港。 圖/歐新社

(※ 文:陳怡,香港暴政見證者)

10月1日,中國共產黨建政70週年的大日子,也是目前香港反送中運動暴力頂峰的一天。因民陣申請的遊行不獲不反對通知書,網友號召當天在香港六區,包括沙田、深水埗、屯門、灣仔、黃大仙、荃灣集會。

929的反極權大遊行,在沒有不反對通知書和雙方激烈衝擊下,146人被捕,96人被提告,還有一名印尼女記者右眼被橡膠子彈射中入院(於10月2日證實右眼將永久失明)。從新聞畫面可知,當日的衝突之激烈,加上網上開始有流言傳出在國慶當天會殺警,就已可以預期101的暴力程度。所以那一槍打在年輕示威者身上的實彈,雖心痛,卻不意外。

101的遊行不獲不反對通知書,在預知必定會有暴力衝突的情況下,我原本不打算參與遊行。但梁國雄、陳皓桓、李卓人、何俊仁四人以個人名義發起遊行,甘願冒被捕被告的行徑,感動了我。出於對「遊行示威是人民的權利,毋須警方批准」的認同,101我還是走上了街頭。

遊行從銅鑼灣到中環,雖有少數的防暴警察在沿途幾個天橋上駐守,示威者經過時會叫罵,卻未有正面衝突。新聞畫面上看到的激烈衝突場面,都是其餘六區集會的情況為主。

印尼女記者右眼被橡膠子彈射中,攝於9月29日,香港。 圖/法新社
印尼女記者右眼被橡膠子彈射中,攝於9月29日,香港。 圖/法新社

X光片的消息來源

下午4點10分,荃灣傳出有年輕示威者胸口中實彈的消息。畫面顯示他被警察近距離朝左前胸開槍,倒在地上。隨後,警方也證實該名示威者中了實彈。然而在送院後的短時間內,網上很快地流傳一張X光片,搭配上「子彈距離心臟只有三公分」的說法。

這則消息隨之被各國多家媒體報導,多數的新聞內容以「消息指」「消息稱」「引述港媒」帶過X光片的來源;也有報導使用「據院方人士指出」「有醫生傳出疑似病人的X光片」等字眼,消息看似來自院方。

此外,有報導針對X光片及三公分的說法提出疑慮,醫管局則表示這是「病人私隱,不作回應」。而少數願意標出來源的報導,指出X光片是擷取自telegram。換句話說,這張X光片很可能來自一個由許多匿名網民共建的網路平台。而至今,仍沒有確實來源證實,該X光片為年輕示威者所有。

先不論X光片涉及病例個資外流的疑慮,必須強調的是,我不是質疑示威者中槍的嚴重性。就新聞畫面所見,他確實是前胸中槍,「三公分」的說法也可能是真的,但大家對於消息來源真實性的忽視,已經到達一個危險的地步。

而這種盲目,就我觀察,已累積了一段時間。

攝於9月25日,香港。 圖/路透社
攝於9月25日,香港。 圖/路透社

荃灣浮屍「被」義士?

9月24日,香港荃灣海濱發現浮屍,警方封鎖現場後,死者家屬很快就到現場,加上家中留有遺書,被警方列為自殺案處理。但是因網上流傳幾張記者拍到的屍體照,顯示死者眼部出血,雙手呈現僵硬握拳的狀態,陰謀論開始不脛而走。

很多人憑著看《柯南》和《刑事偵緝檔案》多年的經驗,判定死者必定死前曾遭受毆打和捆綁,才會眼部出血和雙手握拳,並推出結論:這是一位被警察滅口的示威人士。哪怕資料顯示他是一位涉及多宗電話騙案的不法分子,民眾還是發起了到屍體發現的海濱獻上白花的悼念活動

其實當日死者家屬在現場就已經強調過他並非「被自殺」,隨後死者的女友也曾向記者澄清他的死與反送中運動無關。但網上開始出現質疑其「女友」身份的聲音,甚至惡意攻擊她,更有網友要求死者家屬同意公開驗屍報告,還大家一個「真相」。死者家屬不同意,就是「被噤聲」。

同時,臉書上盡是不負責任的陰謀論。儘管有專業人士發文解說,屍體眼部出血和雙手握拳對溺斃的死者來說並不罕見,但很多人仍然充耳不聞。

攝於9月29日,香港。 圖/美聯社
攝於9月29日,香港。 圖/美聯社

勇武派的文宣策略:塑造悲情

早在荃灣浮屍前,網路上已充斥著很多未經證實的多宗「被自殺」,以及示威者在被拘捕期間遭受強姦等消息。

再次強調,本人並非認為以上消息全屬虛構,但在這麼一場聲勢浩大、局勢變化迅速的運動裡,面對強大的敵人,保持一定的冷靜客觀是先決條件。散播未經證實的消息去「鼓動人心」,只會製造更多不必要的恐慌。看著身邊不少同路人已經走向「不問真偽,只看立場」的境地,心有戚戚焉。

勇武派和和理非的「大和解」是張漂亮的牌面,但桌底下仍暗藏著矛盾。928由民陣發動的雨傘運動五週年集會在金鐘添馬公園舉行,而早在集會開始前,就已有不少勇武派一直在挑釁警方。集會過程中,他們佔領堵塞馬路,衝擊附近政府總部的防線。

警方在期間多次要求民陣處理,但民陣是一個沒有公權力的組織,加上在「無大台」的前提下,民陣沒有權力和立場,去阻止任何示威者的任何行為。終於,警方在給出「民陣無法維持秩序」的理由後,發出指示將在晚上8點半清場。

民陣為了顧及參加集會人士的安全,被逼提早結束集會(原訂於晚上9點結束),好讓群眾有足夠的時間疏散,保障大家的安全。

由於當晚人數眾多,加上某些方向的戰線已開啟,疏散的過程緩慢。我原來打算往灣仔方向撤退,但中途又被告知前方已經開戰,必須折返往中環方向離開。離開時人潮不少,某些路段窄,大家行動緩慢。這時,有幾位蒙面勇武派上來不斷高喊「大家趕快離開!你們走得慢,前線為了保護你們不能撤退會連累他們」。這番說法,我也不是第一次在網上看到。

勇武派在集會前就已經在挑釁衝擊警察防線,才會使得和理非不得不提早結束而狼狽逃離。原本這場集會是可以和平結束,且可以讓大家逐步離開,為什麼到頭來還是和理非的錯,甚至演變成是「勇武派為了保護和理非而不得不開打」?

攝於10月1日,香港。 圖/美聯社
攝於10月1日,香港。 圖/美聯社

鼓吹「勇武抗爭」,之後呢?

以上這番說法,就算放在香港朋友裡的同溫層也不受歡迎。因為勇武派在流血,所以「不管他們做什麼,我們都要原諒和包容」,而不允許有一絲質疑的聲音。流出來的血,確實贏得了很多人的同情,包括我。

只是我的疑問是,同情之後呢?

對於那些因為同情而捐錢,甚至給勇武派喊加油,自己卻在家裡絲毫無損,始終不會參與罷工和不交稅運動、實際癱瘓城市操作的人,「同情」只是一張廉價的贖罪劵。

不應該再有第二顆子彈射入任何一位示威者的身體裡。但我知道一定會有下一個,而且他很可能不會再那麼幸運地保住小命。如果大家繼續鼓吹和同情勇武,而不積極尋找其他方向的可能性,這是唯一且一定會發生的事。

攝於10月2日,香港。 圖/歐新社
攝於10月2日,香港。 圖/歐新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