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陳怡/暴力升級後,進退兩難的「和理非」——香港反送中運動現場觀察

反送中開始後,民間也主張「無大台」論述。攝於8月12日,香港。 圖/路透社
反送中開始後,民間也主張「無大台」論述。攝於8月12日,香港。 圖/路透社

自2014年的雨傘運動所見,香港社會運動份子的光譜就非常寬。意識形態上有本土派、泛民主派、左翼等;實質行動上,大致分為勇武激進派和和平理性非暴力派(簡稱「和理非」)。泛民主派和左翼一般主張「和理非」,而勇武派大致由本土派組成。1

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傘運失敗(某些人的定義)的因素之一,不少人認為是運動內部的分裂和矛盾。因此在反送中運動成型之初,勇武派和「和理非」派再次顯現矛盾時,為了避免重蹈覆轍,大家建立了一個基本共識,就是「不割席,不篤灰」,意即「不切割,不出賣」。

傘運中的「大台」(主要的號召平台)泛民主派,隨著運動的落幕,一直是本土派所詬病和攻擊的對象,尤其認為他們佔盡運動的光芒,壓制了其他力量的可能性。反送中開始後,民間也主張「無大台」論述,強調「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這項號召確實起了很好的作用,尤其在鼓勵民眾參與運動的自主性上。民間出現了很多自發性的運動,以各種形式表達反送中的聲音,如各區出現的「連儂牆」、網上及街頭百花齊放的文宣傳單、不同群體包括宗教團體、銀髮族、母親、醫護人員等舉辦的大小遊行集會。

「遍地開花」的結果,顯示了香港民間社會運動意識的進步,相較起五年前,大家更成熟了。

民間出現了很多自發性的運動,圖為醫護人員表達反送中的聲音。攝於8月13日,香港。...
民間出現了很多自發性的運動,圖為醫護人員表達反送中的聲音。攝於8月13日,香港。 圖/美聯社

百萬和平大遊行,演變成衝擊與暴力鎮壓

這場已進行兩個多月的反送中運動的時局變化之快,超越很多人的想像,尤其警察與示威者之間緊張關係的不斷升溫,更是震撼了世界的眼球。其實早在之前就有過幾次反送中遊行,直到69百萬大遊行,才第一次成功吸引國際的關注,證明和平遊行是有效的方式。

然而,隨著當晚林鄭月娥挑釁式地宣布「送中條例」將於612照常恢復二讀,漠視百萬民意而挑起少部分示威者的怒火,引發了這場運動第一次的警民衝突,就已看到香港政府在處理這議題上的不智。

這段期間外界對示威者的質疑不外乎「為何要衝擊」?作為「和理非」之一的我,雖然絕大部分的時間都堅持不衝擊的原則,卻對於勇武派的行動有複雜的感受。

不得不承認的是,如果不是612的衝擊,單靠和平集會,當天很可能如林鄭所願,條例已經強行通過。暴力衝擊的產生,追根究底,是因為香港政府讓示威者覺得和平的方式沒有用,政府的態度等於變相鼓勵了示威行動的升級。

那麼,615林鄭宣布暫緩修例工作,為何平息不了民怨?普遍說法認為暫緩代表日後仍有被重提的可能,他們希望是全面性的撤回。我和一些友人傾向認為「暫緩」其實已等同於「撤回」,局勢發展至今,要重提的時機是遙遙無期的。但我們不買單是因為,訴求已經不限於條例本身。

612我在現場,和許多透過直播目睹警察濫用武力情況的反送中示威者一樣,都無法接受違反警察武力使用指引的情況。因此就算條例暫緩這一訴求已如願,追究警方不當武力仍是必要的事。

況且會造成612的衝突,完全是香港政府漠視69和平聲音所造成的,應該為此負責任的是政府,而不是示威者。若我們接受暫緩就停止運動,等同於棄612被捕受傷的同袍於不顧。

香港赤鱲角國際機場集會現場。攝於8月13日,香港。 圖/路透社
香港赤鱲角國際機場集會現場。攝於8月13日,香港。 圖/路透社

「和理非」、勇武派各自為政

運動發展至612這個階段,焦點逐漸轉移,民間對警察濫權的憤怒,已遠超過修例工作本身。加上615第一位表達反送中聲音的年輕人從商場高處墜下,加深了香港人的悲痛之情,這也是616遊行人數達到200萬的主要原因。這股巔峰力量如何維持和轉化,就成了接下來運動成敗的關鍵。

621圍堵警察局的行動我沒有參與,原因很簡單。我在網上四處探聽詢問,沒有人可以明確告訴我活動的性質和界限。會不會衝擊?衝擊到什麼程度?有沒有撤退方案?有沒有被捕支援?沒有任何人回答我。

一場「無大台」的運動固然鼓吹了更多人的參與,但人數眾多的集會,在沒有領導單位給予明確指示的情況下,同時也代表了這場集會很可能沒有界線,變數非常大。若有以為和平的示威者去到現場,衝擊者無預警發動衝擊引起混亂,其他不願意參與衝擊的示威者,不見得在緊迫擁擠的情況下來得及離開。

後來勇武派和「和理非」逐漸有了默契,在接連幾場由民陣主辦的和平遊行中,勇武派都會等到大會宣布活動結束後才開始行動,避免和平示威者牽扯其中。

暴力升級,「淺黃」離場

71勇武派終於進入了立法會,期間多位泛民議員在前線力勸不果。接著整個7月幾乎每個週末在各處皆有遊行示威,714沙田新城市廣場的困獸鬥,721元朗黑社會和警察勾結證據顯而易見。85的三罷(罷工、罷市、罷課)最終也在全港七個地區,演變成暴力衝突。

隨著衝擊不斷升級,「和理非」之間也開始出現了分裂。「深黃」(黃絲的深度支持者)因為同情示威者,而透過婉轉的方式給予人道援助,比如開車到衝擊現場接走示威者、贈送餐劵、物資,甚至有者會上前線把受傷的示威者帶走。

但與此同時,有另一批「淺黃」因為不認同衝擊行動,而逐漸脫離運動的隊伍。當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勇武派和警察的暴力拉鋸,不多人留意到(或顧不及注意)這群人的流失。

民間對警察濫權的憤怒,已遠超過反送中訴求。攝於8月12日,香港。 圖/路透社
民間對警察濫權的憤怒,已遠超過反送中訴求。攝於8月12日,香港。 圖/路透社

「和理非」的原罪

自69第一次有示威者被捕開始,「和理非」(包括民陣、泛民)就一直是勇武派的攻擊對象,哪怕是在「不割席」的號召下,這股聲音都沒有停止過。69過後有很多小朋友質疑「我們被打被抓的時候你們在哪裡」,但明明當晚的直播鏡頭都清楚看到民陣召集人一直在現場緩和警察和示威者的摩擦。再聊下去,發現他們所謂的「你們在哪裡」是指「為何你們不一起衝擊」。

時至今日,任何一位泛民議員和民陣人士在所有的公開發言裡都清楚表明,香港政府才是暴力的根源。但在各個場合,都不難聽到勇武派對「和理非」的責難。

714沙田事件後的第二天,很多市民圍堵新城市廣場的資訊櫃檯,要求管理層就放任警察入內拘捕示威者作出交代時,林卓廷議員在現場指出,看到有疑似示威者持有一袋武器在現場出現而呼籲大家要冷靜時,即刻遭到在場和網路的勇武派支持者圍攻,說他「割席」。

每次的活動,一旦「和理非」提出和平離場反對暴力,即被扣上「割席」的帽子。

不溝通不合作

85當晚我一人四處遊走觀察,看到示威者在燒紙皮製造火堆,於是走上前禮貌詢問此行動的目的,放火的示威者冷冷地回我一句「沒有目的」就繼續。過了五分鐘我再次追問目的時,示威者中有人高喊「不割席」。

我立即表示詢問不是為了斥責,只是想了解他們行動的部署,但仍然得不到任何回應。隨後相信是示威者通報消防局,消防車到現場滅掉本來就已快熄滅的小火堆。當時我一度懷疑他們或許是希望藉由消防員在場,讓防暴警察有顧忌而不敢推進。

當消防車離去時,有大約十位示威者躲在消防車後跟著往前跑。這時旁邊的一些示威者指出,他們想把防守線推前,其他搞不清楚狀況的示威者試圖跟上卻不成功。最終,消防車離去,那十位示威者什麼也沒有做到,回到了原點。

這只是其中一個例子。在多次的觀察經驗中,勇武派只與各自的小群組為伍,任何提出問題的聲音都視為企圖「割席」,不溝通、不合作,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據熟悉勇武派的社運圈朋友透露,勇武派的力量其實非常分散,每一組大約十幾二十人組成,他們也沒有「大台」,唯一的共識是有大型活動時就一起出場行動。但具體行動策略和內容是什麼,同樣各自為政。

中共和香港政府說這群示威者被外國勢力操控,背後有單位訓練,這根本是最大的笑話。若真有外國勢力加專業訓練,還能呈現出這等組織水平,那這股外國勢力的能力也著實窩囊得可憐。

813示威者再次成功癱瘓機場,證明「和理非」一樣可以發揮作用。攝於8月13日,香...
813示威者再次成功癱瘓機場,證明「和理非」一樣可以發揮作用。攝於8月13日,香港。 圖/路透社

香港機場和平靜坐現場。攝於8月12日,香港。 圖/美聯社
香港機場和平靜坐現場。攝於8月12日,香港。 圖/美聯社

當「無大台」和「不割席」變成緊箍咒

正因為勇武派不受任何勢力操縱,泛民和民陣一直試圖對話合作都不得要領,只要提出想要和勇武派對談合作,就會很容易掉入「想當大台」的指控中。面對勇武派的激進,「和理非」陷入了被動的困境。

暴力衝擊吸睛,長期佔據鏡頭與世界的目光焦點,明明在反送中運動佔大多數的「和理非」卻被邊緣化,失去了關鍵性的作戰位置。無論他們有什麼行動,都很難引起關注和迴響。和平遊行,最終會因為勇武派的衝擊而被掩蓋;和平罷工,最終大家只會看到警察對勇武派的暴力鎮壓。

更難為的是,「和理非」不能要求勇武派暫停衝擊,否則又會回到「你想當大台,你割席」的指控。

我反對勇武衝擊,和人道主義一點都無關,只因無勝算。若雙方武力勢均力敵,或香港大部分人真準備好斷頭流血的革命,那其實並無不可。但目前的狀況,連罷工和不合作運動的參與人數都未盡理想,若只是罷工的付出都尚有很多香港人未準備好,何況是更大代價的暴力衝擊?

白白的「送頭」(送人去坐牢)等同於自我削弱作戰實力。目前為止,因這場運動被捕的人數已超過700人。據知情人士透露,這至少已消耗了勇武派一半的人數,他們同時也苦惱著沒有新力軍的加入。可預知的是,接下來的衝擊行動規模必定會陸續縮小。

前線女示威者(一說是救護人員)右眼中彈。攝於8月11日,香港。 圖/路透社
前線女示威者(一說是救護人員)右眼中彈。攝於8月11日,香港。 圖/路透社

中國官媒《環球時報》記者被圍。攝於8月13日,香港。 圖/路透社
中國官媒《環球時報》記者被圍。攝於8月13日,香港。 圖/路透社

當和平行動也「送頭」

811前線的女示威者(一說是救護人員)右眼中彈的畫面再次震撼了大家,812我和很多香港人一起到香港機場和平靜坐。當機場宣布取消所有航班,同時有消息指出有防暴警察分批往機場進發時,我選擇了離場。

因為癱瘓目的已達成,加上近期警察失控的情況看來,我認為和平離場是最明智的選擇,符合了「Be Water」的原則。一如既往,我們這群人再次受到了指責。但繼續留下來的目的是什麼?指責的聲音卻沒有予以有說服力的說明。

813示威者再次成功癱瘓機場,其實已證明了「和理非」一樣可以發揮作用。然而當有示威者用索帶把疑似公安的男子綁起來、搜查對方身份證明並公開、逼對方解鎖電話查看內容、制止醫護人員把受傷的男子帶走,最終演變成示威者被捕、警察拔槍指向示威者的局面,「和理非」再次被騎劫。

這件事嚴重觸碰了我的底線,尤其這段期間示威者對於警察濫用權力的指控猶言在耳,警察隨意侵犯人權對示威者的搜身、搜屋、拘捕一直為人所詬病。就在813這晚,示威者也對未經證實身份的人士,作出同樣侵犯人權的事。

在這之前,「和理非」已經夠兩難,一邊勸喻因不滿勇武派想離隊的同路人之餘,還要盡可能在「不割席」的情況下守住原則。勇武派的衝擊同時也成為了警方不批准和平遊行的藉口,這變相使得「和理非」的和平活動空間,不斷因為勇武派的行動而被限縮。

813民陣宣布將於818再次舉行和平遊行,強調「和理非」的強勢歸來,在記者會上稱「網民自己說這次不衝擊,大家當一次和理非」,企圖把話語權拿回來。成功與否,818勇武派肯不肯休戰是關鍵。

經過813,若勇武派仍堅持不對話不合作,我認為「和理非」要認真思考「不割席」的底線在哪裡。為這場運動付出的最多的人,不一定是鏡頭前被看到的那群。慷慨就義對運動的實際幫助是什麼?在不斷強調體諒勇武派的同時,可否回過頭請勇武派想想「和理非」的難處?

為這場運動付出的最多的人,不一定是鏡頭前被看到的那群。攝於8月13日,香港。 圖...
為這場運動付出的最多的人,不一定是鏡頭前被看到的那群。攝於8月13日,香港。 圖/歐新社

  • 文:陳怡,香港暴政見證者。本文為個人立場,不代表所有「和理非」。

  • 普遍觀察所得,並不代表所有個案,如上所述光譜之廣無法盡錄。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