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陳怡/當反送中運動演變成無差別的政治仇恨(上)

攝於11月18日,香港。 圖/路透社
攝於11月18日,香港。 圖/路透社

(※ 文:陳怡,香港暴政見證者)

11月11日,反送中運動的暴力衝突再次升級,包括交通警察騎著重型機車惡意撞向示威者,警察對示威者開了三槍,警察和示威者的「戰場」第一次進入大學校園,示威者對異見份子淋煤油放火,皆僅僅發生在一天之內。

回顧反送中運動初期,示威者裡分為「和理非」及「勇武」派,這之間會有部分光譜重疊,但整體來說和理非佔多數。勇武派因人數偏少,一開始的力量是較為弱勢的,但這幾個月面對警方和黑社會勢力的攻勢下,勇武派不斷得到關注,而逐漸茁壯起來。

隨著示威運動衝突不斷升級,黃絲們的風向也明顯轉變。和理非因不如勇武吸睛而逐步失去話語權,部分和理非更因同情勇武,而自願性地壓縮自己的戰場,甚至加入支援勇武的陣營。在對港府與港警的信任全面崩解、示威衝突越發暴力與失控的情況下,部分和理非原來的原則——和平、理性、非暴力——已然失守。

攝於11月17日,香港。 圖/路透社
攝於11月17日,香港。 圖/路透社

「私了」和「裝修」文化的擴散

「私了」(私刑)文化的開始,大致是「721元朗襲擊」事件後。太多的證據證明警方事先早已知道襲擊會發生,還在市民去警局報案時落閘關門,是一場確確實實警黑合作的恐怖襲擊。香港警權的公信力,從那一刻起就已完全喪失。

示威者開始意識到不能在坐以待斃。這時候,他們「私了」一些實際傷害示威者的人士,比如刻意傷人的刀手和發動集體攻擊的幫派人士等。在警方執法無能的情況下,示威者只能靠民間力量去保護自己,面對惡意攻擊,反抗是必須且正當的。

後來,他們開始「私了」一些純粹路過但對他們政見和行為表達不滿的人。這些「私了」案件中,也不乏因誤會錯傷自己人(黃絲)或誤傷記者的例子。直到雙11,示威者向異見份子淋煤油點火;在16日中大示威者退場後有市民自發性清理路障,卻遭黑衣人毆打汽油彈攻擊。至此,「私了」文化在勇武派示威者中已失控,他們似乎忘了,暴政才是示威者的敵人,不是平民。

至於「裝修」(破壞商店)文化,同樣始於721之後。當晚有新聞片段拍到元朗區警司游乃強到南邊圍與白衣人談判,當時很多白衣人仍手持武器,但在場的警察沒有任何動作。事後游更睜眼說瞎話表示「沒有看到人手持武器,穿白衣不一定有參與攻擊事件」。之後雖然警方象徵性地逮捕了27人,卻始終未正式提告。香港的司法制度,在這個時候已經崩塌。

後來再出現集體幫派人士用刀手砍傷示威者後,勇武派選擇了自己「執法」,「裝修」那些幫派人士經營的麻將館和商店等。這個做法,我也是支持的。但後來,勇武派的「裝修」範圍逐漸擴張,只要是中資或公開表示支持警方執法的商店,也被「裝修」。

政治傾向始終是個人的自由,民主自由的基本價值是每個人都有自己信仰的權利。只要他們沒有做出傷害他人的舉動,不應該有人就他人和自己立場不同,而去危及他人的人身安全和財產。在初始,和理非就這些不合理的狀況會提出批評,要求勇武克制;但隨著勇武的壯大和整體氛圍的改變,這些都逐漸得到很多和理非的「包容」。

攝於11月17日,香港。 圖/美聯社
攝於11月17日,香港。 圖/美聯社

「區議會選舉」和「三罷」才應是和理非的主要戰場

示威者和暴徒的分別是,示威者是有清楚的訴求方向,理智,有底線;暴徒則沒有。

香港反送中運動受到國際關注,是從6月9日的百萬和平大遊行開始的。其後,政府漠視民意,且在612群眾包圍立法會時使用不當武力,而引發再接下來616的200萬和平遊行。在暴力政府和弱勢示威群眾的強烈對比下,才使得運動成功贏得國際的支持。

香港政府後來選擇冷處理,同時親中的幫派人士對示威者使用暴力,勇武也隨之激進後,和理非陷入了膠著狀態。再加上勇武常在和理非和平遊行集會後發動攻勢,使得「和平」的力量和形象逐漸喪失。

「不割蓆」的提出是為了團結,但是後來演變成任何檢討和反省的聲音都被扭曲為「割蓆」的情況。再加上勇武派受傷的情況越來越嚴重,有人中槍,周梓樂同學在警方清場期間在停車場內墜樓數日後身亡。示威者的情緒被推到極致,悲傷壓過了理智。

嚴格來說,墜樓原因至今未明,也沒有明確證據直接證明與警方有關,但在很多示威者心中,已經把這筆帳算到警察頭上。這使得很多原來理智的和理非也開始失守,出現了一些矛盾的言行立場。

攝於10月29日,香港。 圖/路透社
攝於10月29日,香港。 圖/路透社

其實以目前手中僅存的籌碼來看,和理非的主要戰場應是即將到來的區議會選舉,三罷和不交稅運動也應是他們要努力的方向。原本和理非也很重視11月底的選舉,還號召大家為了選舉要隱忍。黃之鋒不獲批准參選區議員資格後,其他成功「入閘」的候選人為了保住自己的參選資格,都選擇沉默。

10月底的選舉簡介會,黃之鋒和長毛梁國雄到場抗議,之後已入閘的梁國雄遭到批評,批評者認為他的行徑既有可能影響自己的選舉資格、削弱反對派的力量之餘,還有可能成為政府取消選舉的藉口。

當時的香港已經進入幾乎每天街上都有示威者堵路,「裝修」、「私了」,以及與警察發生衝突的情況,這才是政府最有可能用來取消選舉的藉口。但和理非卻置之不理甚至推波助瀾,反而指責只是舉布條抗議的梁國雄與黃之鋒。

雙11至今,學生以大學校園為大本營,堵路、破壞、放火,嚴重影響交通,使得港府有藉口派警圍攻「清場」。雙方局勢若如此惡化下去,月底的區選很大可能會被取消。但很多和理非竟然寧可放棄自己的「戰場」,跑去給勇武派搖旗吶喊。

小結

和理非一貫的原則理應是,用最低的武力成本來爭取最大的權益,以達到最少人傷亡的局面。牽制勇武,是為了不讓他們做無謂的犧牲,畢竟在與警方武力完全不均等的情況下,動武是非常吃虧的策略。勇武派的壯大,必然會繼續壓縮和理非的戰場;而和理非越退場,就會有更多勇武受傷、被捕甚至死亡。所以,和理非堅守本份和立場,才是對勇武派最大的善意。

和理非的退縮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如上所述,悲痛蓋過了理智。二是和理非很想卻沒有勇氣承擔更多的後果,所以始終無法發動整體性的罷工和不交稅運動。與此同時,看著勇武派每天在流血,虧欠感油然而生,只好給勇武派加油打氣,以減輕罪惡感。這完全本末倒置,也喪失了和理非自身的原則和責任。

▍下篇:

當反送中運動演變成無差別的政治仇恨(下)

攝於11月17日,香港。 圖/美聯社
攝於11月17日,香港。 圖/美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