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港警暴行彷彿歷史重演?受難的香港人與「赤納粹」

攝於11月13日,香港中環。 圖/路透社
攝於11月13日,香港中環。 圖/路透社

最近發生一連串港警暴力殘殺人民的新聞,總讓我有種彷彿歷史重演的「毛骨悚然」之感。諸如香港15歲少女赤裸浮屍海面這類離奇命案頻傳;港警在地鐵站無差別毆打市民;大批防暴警察闖入香港大學校園、向學生發射大量催淚彈及橡膠子彈,並在大街上專門襲擊女性示威者等。

我常在想,假使過了一百年,那時的人們將會如何看待現在的我們?

在我看來,當今二十一世紀高舉「中華民族主義」(亦稱大中國主義),對外積極滲透擴張、對內強制民族同化、屢屢壓迫公民人權的中共政權,簡直就像是過去二十世紀初期曾經歌頌「亞利安」(Aryan)種族主義榮光、強調白人優越感至上的德國納粹(Nazi)翻版。

喔不!應該說是進化版,所謂的「赤納粹」(Chinazi,或另稱「支納粹」、「納粹中國」、「納粹中共」)。

而今香港人面臨中共施壓港警進行無差別抓捕、殺害、乃至莫名被墜樓(落水)身亡的處境,亦如同當年在德國納粹厲行「種族清洗」政策下遭到施暴和虐殺的猶太人。換言之,不久之後的香港,或將淪為中共治下的東方黎巴嫩。而香港人,亦將成為慘遭「赤納粹」屠戮迫害的新一代國際受難者。

攝於11月13日,香港中文大學。 圖/路透社
攝於11月13日,香港中文大學。 圖/路透社

獨裁者的進化

回顧以往,昔日的德國納粹,主要因當時西方各國採取「綏靖主義」的姑息而快速崛起。

今天的「赤納粹」,同樣也是因為有太多似曾相識的「張伯倫們」,因為覬覦著中國市場龐大的經濟利益而選擇妥協、自我噤聲。包括那些無法拒絕人民幣誘惑的明星藝人、民間企業,乃至跨足國際的好萊塢、迪士尼和NBA等娛樂產業。

甚至,還包括夾處其間受害最深的台灣人,過去一二十年來持續不斷輸出各個領域人才和資金到對岸,在尋求自我發展的同時,卻也無形中餵養並且壯大了「赤納粹」這隻失控的巨獸。

更令人髮指的是,新時代的「赤納粹」已不再如舊時的德國納粹,那般明目張膽地指派自家「黨衛軍」到處公開殺戮,而是在獨裁統治技術方面更為進化、手法更為細膩,要殺人根本不需解放軍出馬,間接收買在地黑幫人士,或者直接培養「中共代理人」(想想國民黨最新公布的不分區立委名單吧,只要明年國民黨拿到23%以上的選票,台灣立法院就會有支持香港警察對民眾開槍、公開向習近平致敬聆訓之流的立法委員了!)都將是更理想的方式;「毋須派兵」就能達到實質鎮壓、散播恐怖以及宣揚併吞的具體成效。

正所謂「時代是會進步的」,中共某些行徑比起納粹顯然更為瘋狂。譬如將一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監禁至死,且又在新疆套用人臉識別AI系統科技,建立自二戰以來最大規模的集中營。對於香港人,中共也開始展示納粹排猶的氛圍,手法和力度已直逼戈培爾的反猶宣傳。

攝於11月12日,香港中文大學。 圖/美聯社
攝於11月12日,香港中文大學。 圖/美聯社

攝於11月13日,香港中文大學。 圖/路透社
攝於11月13日,香港中文大學。 圖/路透社

人類文明史上最大的書災

除此之外,中共可能帶給人類的浩劫並不僅限於某些個體族群,還包括了更大規模的、在圖書出版領域的文明災厄。

舉凡過去希特勒「納粹焚書」或是台灣白色恐怖「查禁圖書」,大抵都能找到不少關於「禁書名單」這類的相關史料,今天我們甚至還能以「禁書的版本考證」作為一門可供探究的學術話題。但,在現今中共實施全面化的圖書審查制度下,未來人們針對「1949年後中國禁書」的相關研究將會比當前更加困難數百倍。

因為到時候除了那些被列入名單上的禁書,更會有大量無以數計的書籍雖然沒有被公開查禁,但實際上關鍵內容卻早已被不知不覺地刪節、竄改,甚至是在特定詞彙上,被細膩地調整為符合中共政治立場的用語方式。這就好像是電影《異形》中被植入異形胚胎的人類(宿主),雖然表面上看來與一般人體無異,但你不知哪一天就會有怪物破體而出。

對台灣人而言,我們或多或少都曾經透過電影看過、或者曾在書上讀過、想像德國納粹的恐怖,正因為有著某種距離感(包括時間與空間),所以能夠朗朗上口引以為鑑。

然而最弔詭的是,現實中,當我們身邊緊捱著另一巨大的「赤納粹」威脅時,我們卻很可能因「當局者迷」而渾然不覺。

攝於11月14日,香港理工大學。 圖/美聯社
攝於11月14日,香港理工大學。 圖/美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