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香港人心為何慢慢遠離「祖國」?寫在陳彥霖案之後

10月11日,香港民眾獻上蠟燭悼念陳彥霖。 圖/路透社
10月11日,香港民眾獻上蠟燭悼念陳彥霖。 圖/路透社

在15歲的少女陳彥霖全裸浮屍案發生後,香港警方表示遺體沒有可疑之處,解剖報告未出即迅速被火化,對於記者提問,警方更指死者沒有因「反送中活動」被捕,但未知有沒有因其他原因被捕

在學生與民眾要求之下,校方向學生公開陳彥霖於9月19日出現在校園電梯的監視器畫面,校方連續播放三次,卻被發現秒數異常跳動,且畫面都在電梯門打開的瞬間即停止。其後,校方更拒絕繼續播映,強制拔除設備線及外接硬碟。校方一連串異常的行為,令大眾懷疑監視器畫面恐遭剪接修改,網友更質疑此舉是為了掩蓋陳彥霖恐遭警方殺害的證據。

陳彥霖活躍於「反送中」抗爭,她沒有當場被捕,而隨著香港更換新的身分證、智能燈柱內建人臉辨識系統,此案件更彷彿在暗示民眾,政府當局可能會無聲無息地深入每個人的日常生活,任何人都有可能「被自殺」。

此外,除了讓政府暗渡陳倉的香港集中營「新屋嶺」,新建的「新疆嶺」也已準備就緒,即將啟用,新疆嶺是個反恐訓練基地和超級監倉,內部可容納約1萬5千人,早前更傳出香港警察早已前往受訓,學習如何以新疆手法管理香港。

近日,網路開始流傳1968年中共文革時期大量浮屍飄流到香港的新聞。 圖/區慧蓮提...
近日,網路開始流傳1968年中共文革時期大量浮屍飄流到香港的新聞。 圖/區慧蓮提供

中國」逐漸遠離香港人心

香港愁雲慘淡,網路上開始出現回顧1968年中共文革時期大量浮屍飄流到香港的新聞。現在已經沒有一個政府部門能制衡警隊,不時就傳出他們在街上隨意虐待、威嚇、粗言穢語對待市民,其中更包括孕婦和智能障礙人士,儼然是「三年零八個月」2.0版。為何是2.0?香港之於日本是外人,而在中共口裡,香港是他的孩子,那麼家暴就更不可原諒了,更遑論是慣犯。

日前一家台灣網媒問我,香港是否已進入備戰狀態?我的感覺其實比較像「佔領」,被皇軍佔領了,原來潛存已久的野蠻,現在開始現身,全面對付不屈從的人,借用朋友到台旅遊時一位台灣計程車司機的話:「就是一班到處吐痰的人,去統治不吐痰的人。」更重要的是,中國徹底成了「他者」,而這絕對是九七回歸後的事,香港本土意識的崛起以2003年「沙士事件」為導火線,這是「中國」慢慢遠離香港人心,關鍵的一年。

香港並不像台灣,有本省人和外省人的問題,因為絕大部份香港人均是經歷二次大戰、中國內戰、文化大革命逃難到香港的,很多時候都是在危急的情況下離開,無法把完整的家庭帶到香港,也因此造成了重婚的現象。他們在香港開創自己的生活,縱然生活艱辛,也會努力省下分毫,照顧家鄉的親人。大陸曾經歷過三年大饑荒,物資匱乏,許多港人都趁新春時帶著物資回鄉接濟親友。大人小孩為了迴避繳稅,便穿着三、五、七件大褸回鄉,然後脫下送給親友,自己則衣衫單薄地回港。這是香港人的集體回憶。

80年代中國改革開放,香港率先為中國引進資金、輸入現代化的發展、營運、管理理念。香港商人看準機會去中國投資,當然是基於商業考量,就如同首富李嘉誠憑敏銳的政治觸角,早就把大部份資金撤離中國一樣;然而一直以來無論中國各省發生什麼天災人禍,香港人從政府到民間(包括回歸前的)出錢出力、心繫祖國、刻不容緩地救濟,明居正老師指出,募捐的金額更是以億為計。香港人的愛國不是用嘴巴講的,而是投入感情、精力和經濟成本的。

直到2003年廣州隱瞞及封鎖沙士疫情,阻擋世界衛生組織官員訪查,香港無法預先防範,導致病毒進入香港,並從酒店擴散至全世界。其後世衛提出香港旅遊警告,香港人心惶惶、百業蕭條,各行各業大受打撃。期間共有1,755人染病,299人死亡,其中包括6位公立醫院醫護人員和2位診所醫生。

當年全城沉默,帶著口罩上街、上學、上班,家裡4個人,晚飯要放8雙筷子(1雙公筷),這個場景道盡了香港回歸之苦有口難言,既是人與人間的隔閡,也是港人對中國疏離的開始。2019年,港府在流感高峰期再禁戴面罩,是否會讓港中關係雪上加霜?

開放自由行後,不僅壓縮了香港人的公共資源,更導致香港人權益受迫。 圖/路透社
開放自由行後,不僅壓縮了香港人的公共資源,更導致香港人權益受迫。 圖/路透社

開放自由行之後的香港

中國政府2014年發布的《「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裡竟扭曲事實,只強調中央政府對港伸出援手,並與香港簽署《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 ,接著就開啟了只對少部份人有利、加強香港經濟依賴中國、擾亂港人生活的自由行政策。中央政府掌握著每日配額150個的單程證審批權,進行「殖民政策」,這可說是讓本來井水不犯河水的「一國兩制」轉向中港融洽,更是透過意識型態和經濟慢慢滲透香港的人海戰術。

自此之後,香港民間的中港衝突不斷,不只是公共資源上的搶奪,如綜合社會保障援助、房屋、教育、醫療等,不文明的行為如隨地吐痰、小便等等,許多人更利用自由行走私人口,使得原來就擠迫的香港,假日更寸步難行、無處可逃。

強國遊客的素質世界聞名,但對香港而言,更多了一層意識形態上的欺凌,他們不是帶著平常心來旅遊,而是把消費當作救濟,掛在口邊最經典的是「沒有祖國,你們連飯都沒得吃!」他們就像暴發戶,展現的是從物質到精神文明的匱乏,不禁讓人感嘆,天若有情天亦老。

1989年後,香港無間斷悼念六四事件死難者,喊著「結束一黨專政」,很多人雖然對中共屠殺學生感到憤慨,但也認為愛國不等於愛黨,反共不等於反中;然而到了今天,兩地人民藉由殖民、自由行實際接觸後,大多數人開始意識到,香港人的權益一再受迫,「港人優先」的政策遂成為普遍共識。

過往泛民主派以「中國沒有民主,香港也不會有民主」 的維穩思想,間接把香港民主議程不斷延後,如今已被識破,香港之於中國只是個提款機,而中國之於香港則是擁抱自由民主世界的羈絆。到了現在,沒有人可以再輕易獲得議席,泛民主派也已沒有大中華派的空間。

香港民眾10月14日於遮打花園舉辦「人權法案集氣大會」,力挺美國國會於15日表決...
香港民眾10月14日於遮打花園舉辦「人權法案集氣大會」,力挺美國國會於15日表決的《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 圖/美聯社

緊急法的行使,代表基本法的死亡

「反送中」說到底就是「反中」,「中」的意思就是中共及其統治教育的那個集合體。隨著反送中抗爭持續發展,香港人的身分認同感來到九七年以來的新高,可說是本土運動的開花結果。

中共發動宣傳機器指香港人是英國狗、港獨,然而,本文列舉的事實才是香港人心不回歸的真正原因,再者,反送中抗爭多為九零後的年輕人,他們不是在英國統治下長大,根本說不上「親英」。

香港大部份人不談「港獨」,然而,如果港獨是唯一的出路,香港人是不會再因遙遠的民族情感而反對的。至於落實中港區隔的政策,不僅符合基本法的精神,同時也是香港人立場的最大公因數。

1983至1989年出任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的許家屯,曾引述當年的中共總書記趙紫陽所說:「香港的事情,我們少管,愈少愈好。」《許家屯香港回憶錄》的〈統戰之戰〉章節中談到,「港人治港」的原則,其中一項是「即使有少數隱蔽的,即秘密共產黨員以港人身份參加治港,他們也要執行基本法與香港原有的法律、規則。如果黨那時有『指示』,不符基本法與香港原有法規,他應拒絕執行。」 胡溫年代亦明白經濟成果需要政治制度改革的配合,獨獨習近平以其天縱英才倒行逆施,令人嘆為觀止。

如今緊急法的行使,即代表基本法的死亡,而基本法是國際公約,也是英美所強調的。香港人已處於人道災難的境況,秩序的重建尚須國際協力,將討論平台放到國際上展開。既然約已被毀,對誰都沒好處,香港、中國、英美是否該重新檢視,當初討論香港前途時,香港人缺席而帶來的錯誤?

攝於10月1日,反送中抗爭者在中共國慶當日焚燒國旗以示抗議。 圖/歐新社
攝於10月1日,反送中抗爭者在中共國慶當日焚燒國旗以示抗議。 圖/歐新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