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一個民族的誕生,願榮光歸香港

攝於9月13日,香港。 圖/路透社
攝於9月13日,香港。 圖/路透社

香港這三個月來有沒有抗爭者死亡?」可能成為中共能否保住香港的關鍵。

警方連同消防及醫管局召開記者會想平息市民的疑慮,然而會中卻不願播放831當晚的監視器錄影,只以圖片交代。事後,更有議員從消防記錄指出有關方面的誤導:由媒體及網民影片記錄追查失踪的三人,並不是有關部門記錄中的人,導致事情愈描愈黑,讓市民更加懷疑警方是否已控制了這兩個部門。

太子地鐵站外的白花每次清完又迅速擺滿,對於這三位失踪者,民間已無力得需要通過靈媒求證生死,聽來荒謬,其實沉重。執筆之際,網上也流出直播片段,指11日凌晨該已關閘的太子地鐵站,有做法事的人進出,直播中還聽到法事的音樂。

與此同時,有數據顯示從8月11日至9月9日為止,香港有26宗死亡個案。其中的跳樓個案現場甚少血蹟,而油麻地劏房揭命案中,23歲男手腳被綁、頭被套上膠袋,經警方調查後認為「無可疑」。有律師翻出過往警察判辦無可疑的個案,實為極有可疑,並且重要證物還不翼而飛

攝於9月13日,香港。 圖/美聯社
攝於9月13日,香港。 圖/美聯社

「被消失」也會發生在香港

在這次反送中運動的過程中,與其說香港已變成我們不認識的模樣,不如說我們現在才開始發掘香港——在紙醉金迷的國際大都會下潛存已久的黑暗和暴力。原來隨時「被消失」的事不只發生在中國,也會發生在香港。

還有許多我們無法查證的事,只要有留意網路消息的市民,均心裡有數。諸如有香港集中營之稱、靠近中國邊境的新屋嶺拘留室,不只沒有安裝監視器,還有被釋放人士指女示威者們被集體輪姦。消息似駭人,但從香港警察或大陸武警的強姦往績、鏡頭前男警員違規對女性搜身、新屋嶺30個被捕者受傷或骨折,甚至新屋嶺的被拘留者全體認罪的情形來看,都明顯有私刑的跡象。

筆者有理由相信這些在新屋嶺發生的事,是因為中共讓我們沒法找到證據控訴,而把這些駭人消息流出去,以阻嚇其他抗爭者。

攝於9月11日,香港。 圖/美聯社
攝於9月11日,香港。 圖/美聯社

「文革式」秘密警察

就在警察濫暴、警黑合作皆成為國際新聞之際,警方宣布將分發一萬支伸縮警棍予休班警員,並表示有關裝備的配置及使用上的細節,因內容涉及行動和部署,詳情不宜公開。

然而休班警員已疲憊不堪,如何仍有意願執法?消息一出,有民眾懷疑是將裝備分發給黑道或在港的解放軍,打算在香港市民日常生活中加入秘密警察,亦準備「文革式」的爆料熱線,讓民間舉報參與或支持抗爭的人。

9月8日,香港民眾發起向美國領事館請願遊行,原已獲警察的「不反對通知書」,卻在集會到一半時突然欶令終結集會。接著,一班防暴警察開始封鎖地鐵進行大搜捕,而當時示威者並沒有任何挑釁行為。至此,香港可說是失去了集會自由。

如果連香港兩名少女在路上喊了句口號隨即被捕,那這一萬名可不讓人驗證身份、卻持有標誌著香港警察的便衣警察,在生活上隨時執法的後果又是如何?中共不敢讓香港宣布戒嚴,卻行戒嚴之實;不敢讓解放軍公然鎮壓,卻喬裝香港警察躲在矇面的頭盔裡行兇。至此,香港可說是正式淪陷了。

特首林鄭月娥宣稱要撤回「送中」條例,市民快速回應「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這三個月下來的「國家警察」治港,比「送中」條例更可怕!《路透社》公開更多特首林鄭月娥早前與商界閉門會面時的錄音,裡面提到政府對付示威者的手法未夠強硬,特別是對付媒體。並表示如果能夠度過這次修例的危機,便會進行大量改革,可見中共並無半點和解退讓的誠意。

事實上前線警察對媒體毫不友善,已不只一次故意向媒體記者丟催淚彈、水砲車更射向記者。在他們眼中,媒體和示威者是一夥的。更重要的是,在這資訊傳播迅速且方便的年代,無論是港媒、外媒,甚至市民都用鏡頭公開香港警察的暴行,引起更多國際關注。

攝於9月15日,香港。 圖/路透社
攝於9月15日,香港。 圖/路透社

必要的一戰

香港的抗爭者除了遊行示威,更是往中共的死穴打,要求美國討論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

中共外交部慣常指有外國勢力操控運動,另一方面染紅媒體及網軍作為黨喉舌,抹黑香港抗爭者,以似是而非的民族主義凌駕人性/人權,不理前文後理,剪輯片斷誤導大眾。很多人認為中共錯判了香港形勢而落得此亂局,其實中共錯判的是香港人。

第一代的香港人絕大部份是逃避戰亂、共產黨統治而來的政治難民,許多人對共產黨深痛惡絕,另一方面又惦念家鄉。他們赤手空拳來到,憑拚勁開拓自己及下一代的未來。他們面前要開拓的是新世界,要努力的是現實世界的溫飽,加上英國殖民之下,培育出來的大部份人是政治冷感。所謂六七抗英暴動只是中共導演出來的爛劇,那時候的香港人並沒有民主,大部份人也沒有追求民主的意識,但卻一直享有自由的生活。

及後中英談判中,香港人出現移民潮,其他人縱使心裡對六四的屠夫政權不信任,只要仍能保有自由的生活,大概也得過且過不會引起騷亂,努力賺錢向來是香港人的王道。九七的主權移交,一個文明國家的社會契約保險線失效,中共違約、沒有落實基本法中的雙普選,香港人也只是一次又一次行禮如儀地和平遊行。

及至2016年剝奪香港人的競選權、2018年「一地兩檢」進一步破壞基本法,香港仍未爆發武力抗爭,然而「送中」條例是在抹殺香港民主進程之餘,觸碰了香港人必需保有自由生活方式的底線,也毀掉了幾代人在香港建立家園的心血。因此,這是必要的一戰。

攝於9月12日,香港。 圖/美聯社
攝於9月12日,香港。 圖/美聯社

香港民族的誕生

這三個月來,香港人真實看到「黑警治港」對生命、尊嚴的殘害。追求自由本就是人性,從來只有極權政府才以民族主義凌駕人性/人權,以掩飾獨裁者的權力慾望。接受西方教育洗禮的香港人,不願被中國的民族主義綁架,此次抗爭不只觸及香港人的良知,更上升至道德勇氣的層面。

到了今天,香港人醒覺了,沒有落實民主,自由無法有保障,故五大訴求裡的「落實雙普選」將會是篤定不移的一項。

香港人在抗爭裡揮動港英旗、美國旗,而被五毛及民族主義指為「英國狗」、勾結外國勢力等等。別說中共、港共有多害怕美國通過法例,損害他們的財產利益,香港人只是對症下藥,游走於中美的矛盾中獲取生存空間。愈是用民族主義當作香港人頭上的金光箍,香港人愈會跟中國劃清界線。

這件事在連登仔女及眾網友創作〈願榮光歸香港〉中充分體驗出來,並被賦予「國歌」的別名。從編曲上就是國歌的格調,歌曲一發佈,廣泛得到香港人認同。因為旋律本身有如康德所說,達到「主觀普遍性」的宗教情調,而這種情調來自對自由的信念。網友自發分別在18區的商場頌唱,外國媒體紛紛報導。

香港民族誕生了,也許它早就存在,只是從沒有如此認真地看待自己而已。

攝於9月13日,香港。 圖/路透社
攝於9月13日,香港。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