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林鄭「動議撤回」逃犯條例,真能平息反送中延長賽?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罷課,攝於9月2日,香港。 圖/路透社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罷課,攝於9月2日,香港。 圖/路透社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在9月4日正式宣布將動用議會「撤回」逃犯條例,5日也再度召開記者會表明自己的立場,承諾未來將走入社區,聽取民意,跟社會賢達請益研究。林鄭月娥在4日的影片中,語氣顯然緩和許多,並表示抗爭者所提出「雙真普選、獨立調查委員會、撤銷抗爭者控罪、收回暴動定性與徹底撤回修例」等五大訴求中,已先退了一樣。

與年輕世代徹底決裂

不過,對許多抗爭者而言,他們仍持續聲明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曾領導2014年雨傘運動、現為香港眾志秘書長的黃之鋒,對筆者明確表示:「香港民主運動,從我出生開始,已經超過30年。就算政府撤回逃犯條例,香港特首還是需要民選出來,所以我們會持續下去」。黃之鋒並認為,如果要徹底修補香港人民對政府的不信任,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察濫權暴力,是唯一的方法。

另外9月2、3日,位於香港金鐘的添馬公園也舉辦三罷(罷工、罷課、罷市)集會,現場聚集至少約萬名年輕世代,持續呼喊口號。筆者在採訪時,也遇到許多人表明「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從事建築業的24歲男性Hugo就說:「沒有什麼先退一樣兩樣的,要退當然是退全部。」21歲的蕭姓女大學生則說:「獨立調查委員會無論如何一定要成立,警察的暴力濫權太可怕。」

24歲從事圖像設計的陳先生則說:「特首就是香港公民的民意代表,如果這五個要求都不能滿足,憑什麼做我們的特首?」並稱「如果只滿足一兩個要求,(林鄭)還是不可以原諒。」在抗議現場,甚至還有市民高呼林鄭月娥是「賣港柒婆」,讓現場歡呼聲不斷。就算現在提出撤回逃犯條例,林鄭月娥與香港年輕世代的分裂,幾乎已無法避免。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9月5日再度召開記者會表明動議撤回逃犯條例。 圖/路透社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9月5日再度召開記者會表明動議撤回逃犯條例。 圖/路透社

林鄭政治判斷難以掌握

然而,林鄭月娥在這個時機拋出動議撤回修例,依舊讓不少香港人無法相信。照理說,林鄭本是可以直接宣布撤回的,但她所提到的「動議」撤回,必須經過立法會臨時動議後投票。而立法會目前三分之二由親北京的建制派掌握,泛民無法阻擋。不過最大黨民建聯在林鄭講話後,主席李慧琼已經表明「歡迎」,她也直說,現在宣布雖然太遲,但政府主動走前一步,總比沒說的好。

出身行政官僚的林鄭月娥,做事一直以來就有板有眼,不過在政治時機的掌握上,總有種讓人抓不穩的感覺。早在6月9日所引發的首次百萬人抗議時,如果林鄭月娥能夠先「暫緩」甚至「撤回」,並與市民開始對話,或許就不會有接下來的風波。當初「一地兩檢」正是立法會無視抗議、強行通過的前例,或許林鄭本以為這次也可以如法炮製。

然而,這次林鄭錯估了香港示威市民的韌性,在第一次抗爭後堅持要送交立法會二讀與三讀,並在6月12日的警民衝突中將該日示威行動定性「暴動」、卻無視警方以瞄準頭部方式擊發橡膠子彈,至此造成一切不可逆的後果。三個多月下來的消耗戰,林鄭不僅態度反反覆覆,時而柔軟時而強硬,讓人摸不著頭緒,反倒暴露一種被北京當局控制下旗子的感覺,讓人搖擺不定,只能任憑上頭指揮。

黃之鋒明白地說:「林鄭沒有任何政治判斷力,甚至她有沒有判斷力,我都是懷疑的。如果她有基本的政治判斷,就不會把事情搞成這樣。」當時參加三罷的23歲香港市民林小姐則說:「我對政府說的話都不太會相信了,就算讓了兩項(訴求),我也不太相信。」另一位23歲市民容小姐則表示:「以後特首承諾的話,所有都要有法律依據才行,如果只是說說而已,後來又變卦,真的很可怕」。

曾領導2014年雨傘運動、現為香港眾志秘書長的黃之鋒。 圖/作者自攝
曾領導2014年雨傘運動、現為香港眾志秘書長的黃之鋒。 圖/作者自攝

不要只想「發大財」

對於在撤回修例後,未來香港抗爭是否會繼續,黃之鋒認為:「林鄭6、7、8月都說不會撤回,現在撤回了,所以證明持續抗爭是有效的,我們會持續下去。」他也說現在是香港最團結的時刻,這場「沒有大台、沒有領袖」的抗爭,大家各司其職即可。未來他會前往德國柏林圍牆倒塌30週年紀念論壇、還有美國國會等演講,希望發揮自己的國際影響力,讓世界關注香港。

特別的是,筆者在香港採訪的這段期間,許多香港市民都會提及台灣現在的政治局勢,並意有所指地說,希望台灣人好好珍惜民主。如容小姐便對筆者呼籲:「真的不要一直想『發大財』,台灣很難得是你們是獨立,有投票權的。文明社會不應該只是有錢,金錢之外有很多價值是不能放棄的。錢再賺就好,經濟是有週期的,民權與人權,沒有的話就是沒有了。」

四位香港中學生在罷課當天,拿著一疊自己印的文宣在現場發送,16歲的L姓女學生與K姓男學生對筆者說,「我們是香港人,一定要出來保衛香港」,他們並稱五大訴求「退一兩項都不行,這是缺一不可的,直到最後一刻」。從2014年的20萬抗議到2019年的200萬人上街抗議,香港社會已然在下一代累積了更多能量,終於在反送中時再次對政府爆發。

可以顯見,林鄭月娥的聲明「撤回」,只是一個短時效的止痛針而已,在她本人沒有真正做到撤回的動作,並且走入民間聽取社會意見時,多半的香港民眾還是抱持著高度不信任。

有位香港資深記者曾跟筆者提到,香港有一句黑話「買單」,本來是結帳之意,但也有「找人算帳」的另一種意思,「香港這麼多人出來,是一種經年累月的爆發,他們出來抗議,代表這個單,林鄭你要買了」。

香港基本法規定特首民選,服務香港人民,同時也必須服從中央,但當這兩項起衝突時,就成了特首最棘手的問題。撤回逃犯條例後的延長賽,仍在持續中。

對許多抗爭者而言,他們仍持續聲明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攝於9月3日,香港。 圖/歐新...
對許多抗爭者而言,他們仍持續聲明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攝於9月3日,香港。 圖/歐新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