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台山核電廠意外疑雲,對台灣有影響嗎?

田澤純一落選:確實存在的「田澤條款」與始終隱形的紳士協定

2008年田澤純一加盟美國大聯盟記者會。 圖/路透社
2008年田澤純一加盟美國大聯盟記者會。 圖/路透社

2020年的日本職棒正規季賽在11月初正式落幕。各球團陸續公開「戰力外」的球員名單,好騰出位置給新人。早先在10月底時,日職官方也舉辦職棒選秀大會,讓各球團依序補進新球員。在深秋漸冷季節,有的球員褪下球衣,有的則是享受首次穿上球衣的喜悅,總是幾家歡樂幾家愁。

其中,田澤純一,這位棒球迷耳熟能詳的名字也出現在這年選秀會上。過去征戰大聯盟多年的他,因為疫情導致小聯盟停賽而選擇回到日本,加入獨立聯盟之餘也勤於練習備戰。日職聯盟也因為田澤回國,特地廢除了當年因為他出走美國而設立的「田澤條款」1,鋪陳歡迎他回歸日職的氛圍。

只不過,最後幸運之神並未降臨,田澤未獲得任何一隊青睞。當下不少日本媒體都為之訝異,田澤本人也是略為意外,預定的記者會隨之中斷。當天光是記者就有36家、11架攝影機,田澤所屬的獨立球團還販售35席,一張要價4000日幣的「觀看席」來賺外快,但最終落選時,田澤也選擇隱身,後續也未有公開發言。

田澤純一沒有獲選,不少人認為是被「默契封殺」,也有人認為他在獨立聯盟的成績普通,加上年紀已高,完全不符合選秀新陳代謝的定義。更有人譏諷他過去看不起日本職棒,現在被冷落也是自找的。無論如何,所謂的「34歲日職新秀」終究沒有誕生,成為大家驚訝之餘,卻也不意外的結果。

田澤純一征戰大聯盟多年,因疫情因素選擇回日本打球,卻因投入選秀未獲選而黯然回到美國尋求機會。 圖/歐新社
田澤純一征戰大聯盟多年,因疫情因素選擇回日本打球,卻因投入選秀未獲選而黯然回到美國尋求機會。 圖/歐新社

田澤條款主角

回顧2008年,當時田澤代表社會人球隊ENEOS新日本石油拿下「都市對抗野球大會」冠軍,獲頒黑獅子錦旗。他在先發5場中拿下4勝,28局投球奪下36次三振,防禦率僅有1.27,這樣的鬼神般的表現,自然被選為大會最有價值球員,拿下「橋戶賞」。被視為幾乎是日職即戰力的田澤,卻在獲勝兩天後開記者會表明想挑戰大聯盟的決心。

為何要特地召開記者會說明?原因在於日本職棒的選秀規定,原則上高中生跟大學生球員,只要繳交「職業棒球志願書」,表明要參加職棒或是升學就業,職業球團的球探就不可干擾對方。不過社會人與獨聯的球員則是只要經由對方球團認可、再來是球員本人同意下,在打滿第二年就有職棒選秀資格。

過去也有很多社會人球員被探詢加入職棒意願時表態拒絕,原因在於母企業待遇好福利高(例如東芝或豐田),在母企業做到60歲時可能年薪都高得嚇人。田澤當初一度也想去日職,接受不少球隊調查,但他最後卻成為第一位表態拒絕日職,不留母企業還開記者會明講要去美國大聯盟的球員,當時所造成的轟動可想而知。

當年田澤被視為業餘球界最強選手,如果就這樣遠走他鄉,將來可能會讓選秀制度崩解。田澤原先被自動視為可選秀的球員,但他隨後也正式對日職提出書面聲明,希望能不選他。最終12支球隊「有默契地」跳過他後,田澤也放手去美國挑戰。

不過,田澤出走後,日職也立下被稱作「田澤條款」的明文規定,希望遏止業餘球員不經過日職而出走外國打球的行為。只是「明文規定」背後,卻也點出過去美日之間業餘球員互不挖角的「紳士協定」問題。

2008年田澤出走後,日職立下被稱作「田澤條款」的明文規定,希望遏止業餘球員不經過日職而出走外國打球的行為。 圖/法新社
2008年田澤出走後,日職立下被稱作「田澤條款」的明文規定,希望遏止業餘球員不經過日職而出走外國打球的行為。 圖/法新社

過往紳士協定

日文「紳士協定」,中文也稱君子協定或不成文規定,是指兩方就爭執可能的範圍,採取互相默認理解的動作。

然而,紳士協定本來就沒有真正拘束力,所以一旦違反,基本上無罰則可循,因為連規則都沒有,自然「違反」就不成立。紳士規定一直以來就是遊走在灰色地帶,綜觀美日兩國過去在棒球上的紳士協定,追溯其歷史,就必須要回到1952年。

1952年,日本在舊金山和約後,脫離聯合國駐日盟軍總司令(GHQ)統治,成為新的獨立國,就在那一年,日本職棒也正式引進洋將登錄制度。起初一支球隊可以登錄3人,不過當初球隊找洋將門路不多,進入50年代後期,日本經濟開始飛躍成長,職業球隊才終於端得出更好價碼從國外找洋將。

1962年時,美國大聯盟底特律老虎隊來日本訪問,在10個都市打了18場表演賽,吸引超過40萬觀眾入場。當時一同前來的大聯盟主席福特·弗立克(Ford Christopher Frick),就在東京與當時的日職主席內村佑之展開會談。會中雙方聲明,對於兩國職棒選手交換表示樂觀其成,只要選手無合約,彼此都可以良性競爭。

不過,對於業餘選手,兩國則是表示「兩國雙方在獲得業餘選手上,可能會引起許多問題,應該要避免相關事情發生」。換言之,就口頭上,美日兩國職棒同意職業選手無合約時可以接觸,但是業餘選手的爭奪上要絕對避免。

然而,隨後1965年日職南海鷹跟大聯盟舊金山巨人隊,就因為合約糾紛爆發「村上雅則事件」。由於美日球隊對職業合約認知上有很大的歧異,也造成後來數十年間,日本不再有職業球員挑戰大聯盟,直到野茂英雄出現。

2013年,紅襪力克紅雀隊,登上世界大賽冠軍寶座。 圖/法新社
2013年,紅襪力克紅雀隊,登上世界大賽冠軍寶座。 圖/法新社

美日業餘定義

雖然說到田澤純一出現前,日本業餘球員沒有正式跨出挑戰大聯盟的案例,不過反之,在美國大聯盟則有幾個例子。1975年,當時被評價為全美第一左投,亞利桑那州大的班尼斯特(Floyd Franklin Bannister)就一度引起日職球團興趣。只是當日職跟大聯盟進行身份確認時,大聯盟也認為「獲得業餘球員對兩國來說並非最高利益,很抱歉我們無法承認」,最後班尼斯特進入休士頓太空人隊。

到了1979年時,當時被譽為大學生第一投手,夏威夷大學的日裔美籍投手德瑞克・辰野(日文名辰野靜男),雖然被聖地牙哥教士隊第二指名,但因為簽約金過低與自認實力超過外界評價等理由,最後毀棄指名,負氣東渡日本參加社會人王子大飯店棒球隊打球。直到1982年被密爾瓦基釀酒人第一指名後,才正式回到美國球界。

雖然中間略有小插曲,不過大體而言,美日雙方都還是維持著不選對方業餘球員的默契。只是這邊也衍伸一個問題,就是業餘到底是如何定義?美日兩邊看法卻也不同,日本現在廣義上仍將學生棒球、社會人與獨立聯盟視為「業餘」,不過美國看法單純,只將學生棒球視為業餘。

其中,美國棒球體系沒有「社會人球隊」這個層級,因為學生畢業了,本來就是要找份職業謀生。對美國人來說,社會人球隊的球員本來就有正職工作,小聯盟球員也很多在休賽期間各自找工作,不像學生還沒出社會等完全零經驗,不能一概而論。因此美國當時的互不挖角,基本上只是不對日本學生棒球做出干涉。

而這樣的問題最後在當年的社會人田澤純一身上發酵。當年日職跟美國大聯盟抗議時,大聯盟也只回覆:「如果是個人職業選擇的自由、自身人權上想挑戰大聯盟的話,依法是都會被我們認可的」,間接打槍日職。而且論到底,為何日職聯盟當年有權跨界干涉業餘棒球界人士的挑戰?這也是相當令人玩味的。

但當年田澤確實有一度動心日職,所以讓很多球團的球探為爭奪他做足功課,並在老闆前說盡好話。結果田澤最後選擇大聯盟,確實讓很多球探灰頭土臉,有些球探12年後已經在球團位居高職,自然對田澤有戒心。就有當年採訪田澤的資深日本記者對筆者感嘆:「如果田澤今年回來,先說聲當年真不好意思的話,也許結果會不同。」

2013年紅襪隊封王,田澤純一興奮地往隊友上原浩治身上倒香檳。 圖/法新社
2013年紅襪隊封王,田澤純一興奮地往隊友上原浩治身上倒香檳。 圖/法新社

皇城內的和氣

而且2008年,當時日職陷入空前「人才流失」危機,前一年包括井川慶、松阪大輔、岩村明憲等5人,該年又有福留孝介、黑田博樹等5人出走,田澤純一又在這個浪頭上代表「社會人第一」出走大聯盟,最後逼得當時巨人球團代表清武英利聯合其他球團設立條款,目的也是為了防止日本球界人才外流失血過重。。

12年後,田澤再度回到日本,當年環境早已今非昔比,現在一流球員都以前進美國大聯盟為目標。然而有些球團還是忘不了12年前對田澤費盡心力,產生「田澤過敏」,因此都傾向不選,況且一位新人剛被選進來,就已經拿了棒球選手生涯最高峰的大聯盟世界大賽冠軍戒指,教練可能也不知道「從何教起」。

田澤歸國後,當初還是有數隻球團對他送出調查報告,只是在2020年肺炎肆虐當下,能打得成比賽已是萬幸,但日職話語權又回歸到幾隻傳統老牌球隊居多,大家也不想「破壞皇城之內的和氣」,12年前被集體默契下不被選,12年後狀況依舊重演,12支球團間的「紳士協定」依舊存在。

田澤最終還是決定回美國小聯盟試試,當然也遭到許多網友無情的揶揄。但就筆者來看,赴美12年的田澤,早已適應美式球風,就算回來日職,大概也會極不適應。2020年11月5日,日本公平交易委會正式發布聲明,表示當年的田澤條款有違反反托辣斯法嫌疑,曾要求說明。日職僅簡單回覆:「過去確實有,但9月已廢除」,並稱「12年來未有選手受到不利影響」,調查最後並未遭到裁罰。

一直以來,挑戰制度的人,最終也是孤獨的居多。如同當年的野茂英雄鈴木一朗等,到田澤純一也是。在講究合群、團結,還要時時刻刻「聞空氣」2的日本社會裡,田澤純一注定只能成為孤鳥。縱使他不適用過去確實存在的田澤條款,但依舊回避不了始終隱形的紳士協定,只是12年來的職業成就,他已經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田澤純一縱然不適用過去確實存在的田澤條款,但依舊回避不了始終隱形的紳士協定。 圖/路透社
田澤純一縱然不適用過去確實存在的田澤條款,但依舊回避不了始終隱形的紳士協定。 圖/路透社

  • 當年田澤純一赴美後,日職官方設立若業餘球員不經職棒後赴美,高中生回國要等三年才能有選秀資格、大學生與社會人則是兩年,通稱「田澤條款」。
  • 日文的「察言觀色」之意。

留言區
TOP